从父母临终往事,看丧事中民俗迷信与佛门孝道的迥异

含泪记录父母临终往事,解密丧事中民俗迷信与佛门孝道的迥异

“弟弟,妹妹,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香味。” 我正专心为刚断气的妈妈助念佛号时,突然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弟弟妹妹都说也闻到香味了。

妈妈临终前臀部的褥疮已腐烂好久,本应该是散发出臭味的,为何却飘出香味呢?当时我们姐弟三人都在专注于助念佛号,不可能去点香,而且是冬天的子夜时分,房门窗户都关的紧紧的。

这股香味来的很蹊跷,很神秘,至今不解。

2013年6月,妈妈被确诊为肺癌晚期,没多久病情就恶化到只能靠吸氧维持呼吸。看着妈妈被病痛折磨,我们姐弟心如刀绞,寝食难安。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妈妈病榻前为她播放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祈请佛菩萨加持减轻她的痛苦。

妈妈临死前一天,师兄来到我家,他告诉妈妈对人的生老病死要看开,要无惧死亡。提醒妈妈要记住人死后可能产生的境象,不要牵挂儿女,要一心念佛。

第二天,12月20日,妈妈突然奄奄一息已到了弥留之际。按老家“落叶归根”习俗,她要回到老家过世。我们赶紧联系车子送妈妈回农村老家。可是,回家的路有240多公里,而且有一段是异常颠簸的山路。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是能坚持那么久回到家吗?

我们一路念诵“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祈请佛菩萨加持妈妈能挺到老家。经过近4个小时的颠簸,我们到家时已是深夜10点多。我们立即扶妈妈坐到床上,想让她倚靠坐在床头休息一下再躺下。我轻声告诉妈妈“我们到老家了”。

此时,只听见妈妈深深叹了口气,就这样安祥的走了。我们姐弟眼睁睁看着妈妈撒手西去。

那时我真想扑到妈妈怀里摇醒妈妈,真想大声叫出来“妈妈,你不要走啊,不要走啊妈妈”。真想嚎啕大哭,但我们没敢那么做。

含泪记录父母临终往事,解密丧事中民俗迷信与佛门孝道的迥异

因为,学佛后的我们明白:父母或亲人临终时,儿女或亲眷最好不要大声的哭泣,哭泣声只会增加亡者的悲伤和对儿女亲眷的牵挂而使其迷茫,以致难以提起念诵佛号的正念而错失被佛菩萨接引的机缘。

因此,我们只能念诵“南无阿弥陀佛”佛号来掩盖内心无尽的悲伤,没敢哭出声。实在忍不住想哭时,就跑到屋外尽情流泪后再回来继续念佛。

依民间习俗,人死后要马上给亡者换寿衣,否则身体僵硬后就换不来了。其实这种习俗的做法是非常错误的。

因为,人刚断气时,地、火、水、风四大开始分离,痛苦万分。死者的灵知心识(俗称:“灵魂”)开始慢慢离开肉体。这时只要有人稍微触碰一下亡者的肉体,亡者敏感的神识立即会感觉到刺心的触痛。亡者会因为疼痛而生埋怨以致嗔恨,因为埋怨嗔恨而意生恶境致其堕入恶道。

因此,当妈妈坐在床上,倚靠着床头断气时,我们没有敢动她身体,而是让她保持原姿势。我们只专心念佛,祈请阿弥陀佛接引她往生极乐。

天亮后亲戚陆续赶来。当叔叔看到妈妈坐在床上,非常生气,吼着要求我们立即让妈妈躺平,马上换寿衣。不论叔叔怎么吼,怎么骂我们不孝,我们姐弟依然坚持要念诵佛号。就这样一直轮流念了18个小时后才停止。

事实证明,叔叔的担心是多余的,当我们在给妈妈穿寿衣时,她的身体显得非常的柔软,而且遗容也比断气前更好。这让我们姐弟在悲痛之余略感欣慰。

含泪记录父母临终往事,解密丧事中民俗迷信与佛门孝道的迥异

我们不想按老家习俗大操大办妈妈的丧事。习俗是要杀鸡宰鸭宴请亲朋,又是请来戏班,敲锣唱戏的,好像热热闹闹才是尽孝道,其实这样对母亲并无利益。

办丧事,宴请亲朋好友吃饭也是人之常情,但很多人不明白因果道理,错误的以为请吃饭就要杀鸡宰鸭,就要有鲜活海鲜,让亲眷感觉有面子。殊不知,这是一种错因果,添业障,对亡者大不利、大不敬的行为。

因为,所有在丧事中被杀的生命,这些命债会算在杀生者及亡者的身上,从而增加了亡者的罪业。这不是迷信而是因果的道理。同时请来戏班,敲锣唱戏的声音也会使亡者的中阴身感到不安,无法清静的闻听周边助念佛号的声音,而影响被佛菩萨接引的时机。

因此,真正希望亡者善逝走的祥瑞,就不能违背因果增添其业障,丧事应越节简越好。

亲人去世后,要尽量祈请高僧为其超度,或请来持戒清净有德行的出家师、正信佛弟子们为亡者念诵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说的《极圣解脱大手印》、《了义经》,或念诵传统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金刚经》《佛说无量寿经》等佛经,持续念诵佛号,那才是真正对亡者最有益的帮助行为,才是做子女对已故父母应尽的佛门孝道。而不是为了世俗面子而做违背因果的事。

直到妈妈被送进火化炉,我们姐弟才敢把压抑已久的情绪彻底宣泄出来,抱在一起嚎啕大哭。火化后连殡仪馆的工人都说,很少见癌症晚期死人能烧出这样漂亮的骨头。姑姑也颇有感慨的说“你奶奶和爸爸走的时候没有你妈妈安祥,他们走的时候都是大出血,非常的痛苦。”

记忆中,爸爸是由肝炎恶化为肝癌的。2001年端午节前一天,爸爸永远离开了我们。他走的时候非常痛苦,一声一声的大喘气还大出血。

我能感受到他的无奈与不舍。毕竟那时他才40多岁,奶奶还在世,白发人送黑发人。小弟弟才10岁,我才念高三。而这一离开我们就是阴阳两隔,他将永远离开他最亲最爱的人。他的这场人生之梦结束了,他再也回不到这个梦里的世界了。

爸爸的死让我们失去了顶梁柱,很长一段时间全家都笼罩在浓浓的哀愁中。我日日以泪洗面,身体开始变得更糟。那真的是久久无法忘怀的伤痛啊。

含泪记录父母临终往事,解密丧事中民俗迷信与佛门孝道的迥异

同是患癌症离世,爸爸妈妈的临终体征却迥然不同。爸爸临终异常的恐怖和痛苦,而妈妈则很安祥。这是为什么?

那是因为,妈妈重病期间闻听了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获得了无上殊胜的佛力加持,而让她放下了心中的执念,临终又有我们学佛子女陪伴在身边持续念佛号,按佛教仪式给她送终,并有许多师兄姐做功课回向给她。

而爸爸临终时我们家没有人学佛,在他饱受癌症病痛和内心煎熬的折磨时,他没有得到佛教方面的任何帮助。从这层概念来说,我们对妈妈尽孝了,而更大的佛门孝道是我们通过修行修法,由凡转圣、了生脱死后救渡父母、列祖列宗乃至多生累劫的父母亲人。

父母双亡让我真切感受到了人生的无常真相。我想起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顶圣佛法《极圣解脱大手印》中也告诫我们,人生就是一场梦,一生劳苦奔波,担忧,烦恼,一当断气死了,什么也没有了,这就是铁定的结局,死后就再也回不到这场梦中了。

事实就是如此呀。爸爸妈妈走后,还有什么是他们能够带走的呢?荣誉?地位?财产?儿女?他们带不走任何一个东西。正是佛家所说“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也正如妈妈临终前几天说了一句话:“我这辈子辛辛苦苦,省吃俭用,可是现在呢,这些都算什么?。”

多么痛彻的醒悟啊,只可惜醒悟的太晚了……。

(文:月儿静;编辑:左波  )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