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中山奇缘录(三)再续前缘

民间佛教故事连载:雾中山奇缘录(三)再续前缘

文/风云

(三)再续前缘

命运真是令人捉摸不定,明生一到川中地区上任后,就遇上了大旱,严格说已是连续几年大旱了,上一任官员没到任期结束,就辞官不做了。由于旱情民不聊生,盗匪四起,卖儿卖女,易子而食,明生悲痛得流下了眼泪。他一上任,就贴出告示:他将在衙门口跪地向苍天求雨,如若无雨,绝不起身。百姓们一片哗然,有人赞叹,有人怀疑,有人嘲讽……他们相信新上任的知府很快也会走的,没人管苦命的百姓。可是,第二天明生就身着官服,点燃三支香,供上简陋的供品,开始祈求老天开恩,降下“甘霖”。头一天,老百姓在跟着看热闹,叽叽喳喳,议论一片,但没有雨;第二天,还是没有雨,但有的百姓开始陪跪着,而很多人在旁边说风凉话;第三天,第四天,很多的百姓跪下了,他们含着热泪,陪着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明生大人。就在这时,突然狂风四起,天上乌云滚滚,伴随着雷电之声,一场“甘霖”从天而降,全城的百姓跪倒痛哭,明生却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川中的百姓“久旱逢甘霖”,喜笑颜开,可以种庄稼啦!大家对明生大人视若青天老爷。

好景不长。第二年,突然川中地区发生了瘟疫,大量百姓死去,明生急的是头发都白了,百姓们的流言四起,说知府大人无德,招致瘟疫,言官也参明生治理无能,导致瘟疫四起,致使灾民乱逃,请皇上治罪。看着逝去的生命,明生感到了人生无常,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时陪在他身边的只有贵生和年迈的母亲。他突然记起了十多年前,一位出家人给他的一封信,并告诉他到人生最困难时打开它,明生想现在是时候了,他打开信一看是一首诗,上面写道:

雾中山,南山南;

晨风夕雨松树下;

枯藤寂寥无常幛;

白发聊做少年狂;

晓风浙浙夜深语;

青山白云有是无。

如归如不归。

明生看着信,仔细琢磨,落款者应该是如归,是个出家人,应该称如归法师,雾中山,显然他在那里,看着信上前面几句话,他明白了,马上安排好衙门的事情,第二天一大早换上便服,立即动身前往雾中山,虽然川中地区离雾中山只有几十里路,但因不熟,因此明生费了很长时间才到,在雾中山的南边,果然找到了一颗松树,树下面的枯藤早已枯萎多年,盘踞在石头上,有一年轻人坐在那里,此时已是傍晚酉时时分,天上下起了小雨,明生赶忙过去躲雨,那年轻人开口问他:先生此来何意?明生赶忙回答:在下寻求拜见如归法师,不知您知否?年轻人突然伸出手,手里攥着一只麻雀,就说:你回答我这只麻雀是死是活?如果答对了,我马上告诉你;如果答错了,你给我磕三头,我才能告诉你。明生想了一下,说:麻雀是死的;结果年轻人张开手,麻雀飞走了,明生答错了,于是赶忙跪地磕头,等到他磕完抬起头时,年轻人突然都不见了,只有一个老僧如如不动的坐在那里,他一看,这不就是十几年前给我信和我一起放生的那位出家人吗?明生异常激动跪着喊了一声:如归师父!如归法师说:你来了?明生点着头,把自己经历的一切告诉如归法师,也把现在川中地区的瘟疫告诉了如归法师,如归法师看着明生,想到自己的童年,赶考,拜见恩师,恍然隔世,好像明生就是曾经的自己。于是二人促膝长谈,整整一个晚上,如归法师针对他的经历,也给他开解了“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谈着谈着,已是东方鱼肚白,明生突然望着远远的青山和天上的白云,刹那浑然一体,已没了青山,也没了白云,他在哪里?

他马上给如归法师顶礼,跪求学法,并且请如归法师除去瘟疫,救百姓于水火之中。如归法师说瘟疫好治,我给你药方,你回去抓药熬汤让百姓喝了,自然瘟疫可除;但你要学法,可得你每天从你住的地方走过来,每天学一句,然后回去,你愿意吗?明生说愿意,但得等我把瘟疫治好,并安排好公事,就来求见。如归法师就点了点头说,到时你到雾中山行园寺来找我吧!

明生回到川中,马上按照药方熬药分发给百姓服下,很快瘟疫被制服了,于是百姓对明生的感恩已是再造父母之情。由于瘟疫被制止,皇帝大悦,派户部拨发银两救灾,兴修水利,明生就安排姚贵生去负责管理救灾银两的发放和水利的兴修。自己则于子时出发,赶到雾中山已是寅时,学完一句法后,立即赶回川中,此时刚进卯时,因此并不影响他的公务。就这样经过了三个多月,学法已全部结束,最后一天,如归法师跟明生讲:你母亲很快就要过世了,你不要悲哀,我会超度她到极乐世界的;人生无常,今生是暇满人身,千万不要浪费了,可喜的是你善根深厚,自幼亲近佛法,加之德品善良,必为我佛门气象;到时你要丁忧,致仕,到行园寺接我衣钵。明生立即跪地磕头白言:吾母及吾自幼得光明寺方丈救护帮助,吾亦曾持诵经书,今得恩师传法、指点,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吾必谨遵师命,做一佛门惭愧修行者。

回到衙门时,突然看到很多人集在门口,上去一打听,原来是兴修水利的民工,他们到衙门抱怨现在的伙食越来越差,短斤少两,根本不够吃的,明生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就对民工讲:诸位暂且回到工地继续上工,兴修水利,这是关系我们子孙后代的百年大计,这个不能耽误,至于伙食问题,一定解决。明生就派衙役去找贵生,这时贵生正跟几位当地的地痞流氓在喝酒,赌博,明生严厉呵斥了他,回到衙门后,立即查账,发现救灾款被贵生贪污,兴修水利专款被挪用亏空,明生十分生气,贵生见状赶紧跪下求饶,并请明生的母亲求情。母亲告诉明生:贵生这孩子不容易,遭遇了家破人亡,念在他初犯,不懂事,就饶了他这一回吧!明生责令贵生把所有的钱补上,不够的最后明生拿自己的俸禄帮助贵生补上,总算把这件圆过去了!明生马上向皇帝写了罪折,请求皇帝降罪,就在这时,明生的母亲积劳成疾,很快去世了,明生又连忙写了奏折,禀告了自己母亲已去世,按规制应立即丁忧,并请求致仕,皇上看了两份折子,就下旨令明生丁忧、致仕。

贵生没处可去,于是就跟着明生一起到了雾中山行园寺,一起拜见了方丈如归法师。明生请求出家,贵生在一旁劝止,说人生富贵乃大丈夫所求,岂可忽视?明生丝毫不管,请求如归法师剃度。于是如归法师按照佛门仪轨给明生剃度出家,法号还是明生。当天,如归法师超度了明生的母亲,中午时分,就把明生法师叫到自己的房内,跟他讲:我给你剃度了,并超度了你母亲,这是我最后的因缘了,马上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我把我的师父果圆法师传给我的衣钵传给你,但愿你继承佛门“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的教诫,严持戒律,做一个真正代表三宝的出家人。你现在有什么要问的吗?明生法师赶紧跪地请求师父给予开示,如归法师严厉呵斥了他说:竖子,汝当晓悟,我本惭愧行人,哪里有资格开示讲法,那必为八地以上菩萨的度生事业,我乃凡夫一个,岂敢如此,如果今后有人未证言证,凡夫胆敢冒充菩萨,扬言为众生开示,此必为邪见之徒,汝当以此教授你之弟子。吾所能做者只是略为你开解而已,一定要“依法不依人”。明生法师立即跪地请求忏悔,并跟如归法师说:我第一次持诵《金刚经》时,就曾想如果能跟着佛陀释迦世尊学法那该多好啊!今生一定要好好修行,做一个惭愧的修行者,今生的大成就解脱,利益众生。愿到时我乘愿再来娑婆,跟随师父学佛,永远做师父的一名惭愧弟子!没想到,如归法师更是大为生气,严厉批评明生法师:你记住,佛陀住世,以佛为师,亘古不变。自古以来佛弟子皆称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虽然你拜我为师,惭愧的我教授你佛法,但你我皆是佛弟子也。如果你遇到更好的因缘,有比我水平更高的师父,一定要向他们求学佛法,须知佛法博大精深,浩瀚如宇宙,切切不可所知成障,让自己闭门造车,最后成井底之蛙,怜哉惜哉。如同历史上,许多佛弟子拜很多真正佛菩萨再来的祖师为师,学到了真正的佛法,而得大成就。但祖师们也一直告诫:大家都是佛弟子,故从来没有师弟子,只有佛弟子,凡有人敢称有师弟子者,必是邪师。汝当切记,并告知后人此一真谛。。明生法师顿悟,合十顶礼!如归法师告诉明生法师:你把师兄弟们全部集中在大殿里,大家默默诵经持咒,等到有三声钟声,你们就可以进门。于是大家就集中起来诵经持咒,过了大约一个时辰,突然屋里传来了三声钟声,大家赶忙跑进如归法师的屋子,只见如归法师全身放光已慢慢散开,突然一阵天鼓雷鸣,如归法师的身光顿然融入虚空,此时只留下了头发和指甲。大家一看跪地赞叹如此圣者实在伟大,当即把头发指甲供奉起来,供世人礼拜。

(未完待续)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