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让我成为四千万人中的幸运儿,圆了做母亲的梦!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是古训。

但凡哪对夫妻,婚后要是没能延续香火,那就是最大的不孝。所以不孕不育已成为很多家庭的心病,多少夫妻为了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遍访名医,寻求偏方,只要能怀孕,吃再多的苦都心甘情愿!

四千万人中的幸运儿 学佛让我圆了做母亲的梦!

回想当年,我也品尝过不孕不育所带来的痛苦和折磨!我28周岁才成家,那个年代算是大龄“剩女”了。婚后一直不孕。随着年龄的增大,急坏了双方家长。他们忙前忙后为我张罗,只要听说哪个医生好,我必定要去。家中更是中药、西药没断过,这个汤,那个汁也没少喝,可就是怀不上。婆婆还年年去拜神,祈求神灵能赐个白胖小子,结果也没求来。那个时候,我最怕提起的就是“怀孕”两个字,有时亲戚朋友间一个善意的关心,都会变成我的压力,逢年过节,基本不串门,不走动,把自己封闭起来,与世隔绝!

幸好先生是个学佛的,懂得因果道理,在这方面从来没给过我压力,可我自己觉得,人言可畏,不到最后不能放弃。于是还是想去医院做个彻底检查,看看病因在哪里。医生让我先查输卵管,要作碘油照影。其实我很怕,既怕疼,也怕真的身体有问题,所以出门前就到佛堂拜了拜,求佛菩萨加持自己一切顺利,查出自己真实的身体状况。几经排队,终于轮到我了。可谁想,医生看完我的某个化验单后告知,今天不能做碘油照影,说是体内什么活性不够,要我回家天天喝酸奶,喝到活性够了,再来检查。我想,没搞错吧,这一天喝一小瓶酸奶,那要喝到猴年马月才行呀?算了,既然不要我检查,不让我这么痛苦,那就随缘吧!从此,我就再也不去医院折腾了。

四千万人中的幸运儿 学佛让我圆了做母亲的梦!

虽然没去医院,但我求子的心念从来没有断过。我曾求过显宗的师父,也求过被讹传为“圣者再来”的上师,拜过塔尔寺,去过藏区,为藏区某寺庙的全体僧人捐过僧衣等,凡是听说能求到孩子的方法,我都努力过,可就是求不到。

我常常懊恼地想:“同样的方法,别人能求到,我为什么就这么难呢?佛菩萨难道就一点都不垂怜我吗?今生的我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呀?”那时的我心灰意冷,觉得再也没有什么办法了,既然命中注定没有孩子,那就认命吧!

从那以后,我不再东奔西跑,不再向外驰求,平时在家有空就闻闻法,看看法本,做做功课,每周末,组织大家来家里共修等,生活恢复了平静。我对自己说,如果超过35周岁,还没孩子,就去领养一个,毕竟有孩子家庭才圆满。

那期间,只要有机会,我最喜欢的就是做佛事。我曾养过一只放生时捡回来的刚出生的小猫,救养过一只在去某寺庙的路上捡来的受重伤的小狗,接纳过一只某师姐捡来的虎皮鹦鹉。先生也多次在菜市场购买那些被猎人捕捉的野生鸟儿等去放生。总之,只要跟小动物们有缘,我们夫妻都乐于救助他们,我们做这些事也乐在其中,内心也越来越怜惜这些小动物了。

其实现在想来,这些应该都是佛菩萨在加持我们多做护生利生的功德。后来,在随一位师姐去建立闻听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的闻法点后,因缘终于成熟,我自然怀孕了!那年刚好35周岁。

我在没有打针,没有吃药,没有医生的任何辅助下自然怀孕了。我无比高兴!同时我也明白了,自己这么多年不孕,都是因果使然。因果通三世,往昔的某种恶业,今生一旦成熟,怎么可能会怀孩子呢?!

四千万人中的幸运儿 学佛让我圆了做母亲的梦!

以往我不明信因果,只会向外驰求、摘叶寻枝。后来我放下一切,戒杀放生,大悲于众生,专心于佛事,践行佛陀教言积累善业功德,从因上不断下功夫,才得到佛菩萨加持下,而得到果的转换。这正是因果不昧的道理。

据2017年的《新京报》消息,我国不孕不育者已超4000万,每年约有1200万-1500万对夫妇会出现这样的问题。2016年的人民网有消息称,我国不孕不育发病率已占育龄人群的10%至12%,。不孕不育症正成为人类发展的一大威胁。幸运的是,我终于脱出了这个恐怖的群体。

我内心无限感恩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十方诸佛菩萨护法诸圣的加持、护佑,让我告别不孕不育,终于圆了做母亲的梦!

文/演化

注:内容来源于佛教新视野

       图片来源于网络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