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为我开启了一扇通往幸福的金门——上篇:彷徨转为淡定

46f200003b23f7d6f032

曾经我茫然无措

曾经我痛苦无助

直至

遇到佛法

彷徨转为淡定

痛苦转为安乐

上篇:彷徨转为淡定

记得儿时,我与佛结缘是源于某部电视剧,它的片尾曲唱“南无阿弥陀佛”,四个音调。电视看多了,我自然也学会了这首佛乐。放学回家,我边走边唱。经过池塘边,我还想着:为什么“南无”要念ná mó,而不念 nán wú 呢?因无人帮我解答,过后也就忘了。

长大后,受世俗染着,儿时的纯真已然消去。偶而去寺庙时,我也会合掌礼拜,随喜功德,但仅停留在表面的好奇阶段。

直到一场家庭变故,让我迫切想要逃离那种难以言说的痛苦和失落,才慢慢接触佛教。因缘和合下,我去到厦门南普陀寺,跪在佛菩萨法相前,向佛菩萨祈求家庭和睦,一切顺利。

46f5000013574da7a151

从南普陀寺归来后,没多久,我在一次饭局上,偶然听到朋友说学佛很好,放生很受益。

我就问她:“学佛能吃肉吗?”

她告诉我:“放生那天还是吃素为好,其他时间可以吃三净肉啊,但不要杀生。”

原来是这样,我之前误解了,原来学佛可以吃肉啊。虽然我平时不怎么爱吃肉,但要我一下不吃肉还真做不到。既然消除了这层顾虑,那我很愿意学佛改变现状啊。我赶紧问了佛堂的位置,第二天就去了。

到佛堂时,我还懵懵懂懂。一位师姐给我介绍了多杰羌佛降世皈依境。她问我,有没有听过维摩诘圣尊?我回答她,唐代的诗人王维,字摩诘,因为王维的母亲是位佛教徒,给他这样取名。现在想想,我当时的回答真是边际不着啊。(注:维摩诘圣尊是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降世,于两千五百多年前第一次来到娑婆世界,帮助释迦牟尼佛教化五百比丘及八千菩萨;虽然应化为居士身,实则是古佛,佛号为南无第二世多杰羌佛维摩金粟如来。维摩诘圣尊其智慧、神通表法高不可攀,无有任何圣者可及。维摩诘圣尊所讲的法与释迦牟尼佛说的一样是经,不是论,佛制中列为《维摩诘所说经》)。

当师姐介绍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我才知道原来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第二次来到我们这个世界!

就这样,我走进了佛堂,也开启了我学佛的幸福之门。当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无上殊胜法》时,我对修行、修法等佛教名词感觉很陌生。在师姐们的引导下,我下班后的晚上和周末持续去佛堂恭闻法音,一点一滴领受佛法义理。慢慢地,我理解了一些法义,知道要听从佛陀教导,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不杀生而行放生,也积极参与佛事活动。之后,我愈发喜欢去佛堂,也喜欢在佛堂做早课,在唱诵中我觉得受伤的心灵都得到了抚慰,心情慢慢转好。

46f400003456168a034e

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开示的法音后,我生活中的不愉快也逐渐消融。因为我学会了从因果的角度出发,理性看待问题,也渐渐少了偏执。

半年后,我正式皈依佛法僧三宝。在闻法之余,我恭请了《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什么叫修行》《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了义经》《藉心经说真谛》,以及六论等法著,再结合法音一起学习,日子过得充实且法喜充满。

回想这几年,有了师兄师姐们的热忱帮助,更有了羌佛法音的教化,我一步步从生活的困境中走出来,不再执着感情的牵绊,而期望修行、修法证了生脱死,得大自在。

2017年6月,因缘成熟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正式为包括我在内的众多弟子亲授皈依,并观当下因缘,授了三条戒律。当时,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还开示,以后十方诸佛都是你们的师父了,你们的法名就取名字中的后两个字,两个字的名字也就是法名,没有谁的名字是一个字吧……

当时,我真的既高兴又激动,因为我想拜佛陀为师,想了好多个日夜,在那天终于满愿了,而且十方诸佛都是我的师父!作为佛弟子,要自觉觉他,担挑如来荷担,才能报佛恩啊。

回家后,每每想到那一幕,我心里都暖暖的,动力随之而来。我知道自己有太多不好的习性,需要一一改正;有诸多的执着,需要一一放下。以前的彷徨,现在慢慢转为淡定,因为我有了人生的终极奋斗目标和方向。学佛路上,不忘初心,精进修行。

(上篇完)

文/筱七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