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师随机教化迷信算命弟子,揭铁口神断之江湖套路(上)

民间佛教故事:法师随机教化迷信算命弟子,揭铁口神断之江湖套路

编者按: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法著《极圣解脱大手印》中开示邪恶和错误知见共128条,其中“认不明信因果迷命理运气”与“认佛法与外道混修”以及“认怪力乱神为佛法神通”均属于邪恶知见,大家万万不可落入。

(上)

近京城处,有一北方小镇,京杭大运河正由经此镇而过。运河岸边有一码头,南来的船只多于此处歇脚,第二天再进京。故小镇热闹非凡,享誉北方,也由此云集了各路江湖异士前来卖艺谋生。

此镇的西边有座山,当地人称为“金山”。金山前有一条河流围绕,有风水大师预言:需在此金山前,深挖此河,变为水库,形成“聚宝盆”之势,必会财源滚滚,历经不衰。人们信以为真,就把河开挖成了一个巨大的水库,而挖出的土逐渐堆成了一座山丘,人们为图好彩头,就称此山丘为“新金山”。以前的金山,人们便习惯称为“旧金山”。“旧金山”上有第一座开山寺庙——修行寺,主持为释愧行法师。这位法师三藏通达,戒律严谨,惭愧修行,慈悲为怀,度化众生。他不仅带领众僧众精进修行,还培养了很多担挑如来荷担的佛弟子,于各地弘扬佛教正法,一时间人们无不赞叹其功德。

愧行法师的弟子甚多,各种根器的都有。有一位善根甚好,但却执着于世俗凡情的居士弟子,引起了法师的关注。这位弟子叫任幻,以经商为业,其饱读诗书也堪称仁义的“儒商”,但他对命理玄学颇感兴趣,每每谈起,眉飞色舞。愧行法师看到任幻把佛法与外道混修,如此下去必堕落无疑,便细心教示他要明信因果,修行为本,断除封建迷信,测字算命等外道之事。

而任幻呢,以前经常看到、听到命理先生的铁口神断,认为他们有宿命神通,艳羡不已。他常想:我师父愧行法师处处让我修行,要我修十善,四无量,六度万行,却从没有展现出神通证量,莫非他就是一个只会劝人为善,讲空头理论的法师?

愧行法师见任幻依然如此执着命理运气,决定应机教化,于是把任幻叫到方丈室。

民间佛教故事:法师随机教化迷信算命弟子,揭铁口神断之江湖套路

愧行法师问道:“你了解佛法的神通吗?”

任幻说:“我于经书处略窥一二,但在实际生活中,却从来没有见到寺庙的哪位法师展现过神通。可是一些命理大师却铁口神断,神通广大,这让我大惑不解。难道佛法是讲口头理论,不展现力量吗?难道佛教不主张有神通吗?”

愧行法师慈悲的看了任幻一眼说:“汝问差矣,世间上测字算命等外道之术绝不同于佛法的神通,世间的外道之术于佛法皮毛未沾,易狂惑众生,引人入邪,正如释迦佛陀开示:‘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而佛法神通是修行中的中转过程现象,亦是诸圣方便度生之所用,此为利益众生。我们修行人最终目的是证得了生脱死,不应执着神通。但是如果有人否认、反对佛法的神通证量,那他必为邪见谤佛之人,万万不可依止,否则必同担无穷黑业。”

看到任幻似懂非懂,愧行法师为了更好地教化他,就跟他说:“今天你跟我一起下山,到镇上去办点事。”

说完,愧行法师顺手带上一把雨伞,和任幻出门了。

任幻问道:“师父,今天天气如此晴朗,万里无云,又不下雨,干嘛要带雨伞呢?难道待会儿有雨吗?这不太可能啊!”

愧行法师跟任幻随意说道:“下雨,才有好戏看嘛。“

他们出门时天气还很好,等他们到达镇子的一条繁华路口时,突然狂风大作,紧接着下起了瓢泼大雨,街上的店铺纷纷关上了门窗。虽然法师和任幻撑了伞继续前行,但很快就被淋湿了。这时,任幻突然看到一家店铺开着门,打着“张良在世,铁口神断”的招牌。

任幻说:“师父,现在雨下得很大,我们到里面躲一躲吧!”

愧行法师说:“也罢,雨越下越大,只好打扰这家主人了!”

任幻敲门进去,只见屋内有一位道士坐在香案前品茶,他手里还捧着一本书,旁边侍立一童子。香案上有三枚铜钱,一个卦筒,以及一幅阴阳八卦图。

民间佛教故事:法师随机教化迷信算命弟子,揭铁口神断之江湖套路

道士清瘦,留着山羊胡须,颇有几分仙家道骨。

愧行法师说:“阿弥陀佛,道兄,今天偶遇大雨,故进店叨扰您啦。”

道士唱喏应对,并吩咐侍童看茶。

任幻观察屋内,看到墙上挂满了“铁口神断”“神仙降世”等牌匾,他觉得此道士必然非同凡俗,心中不由增添了几分好感。

此时,突然从外面进来一位年轻人,请求道士指点迷津。来人二十岁出头,怀揣着一些书纸,举止略有几分粗俗。由于大雨,他的前胸被雨淋湿了。

此年轻人操着山东章丘口音说:“先生,俺有一事,请您为俺指点一下。”

道士说:“你到那边搬个凳子过来坐下吧。”

年轻人听后,顺手把书纸从怀中取出,放在案子上,转身去取墙边的凳子。道士赶紧用一镇纸压住了这些书纸,此时恰露出一角,上面写有益母草。道士看了一眼年轻人的后背,并瞟了一下书纸,便闭目不语。等年轻人把凳子放好,规规矩矩坐在案前,刚想开口,道士一摆手制止了他。

道士直接对他说:“你老婆林夫人的病,需要再吃几服药即可好转。尊夫人由于劳累,加之生养时未及时调理,导致气血不足,阴气甚重,需暖阳补气,加之水滋润木,木得水长,由金而斫之,方可有效。故需向西方寻药,一定会药到病除。”

年轻人一听,立即跪下磕了三个头,大呼:“您老人家简直就是活神仙啊,感恩老天爷!道长,你我素昧平生,第一次见面,您就如此铁口神断,连俺姓啥都知道,未卜先知,真厉害啊。您所说的与我家的情况不差一分。谢您吉言,等我夫人病好之后,一定再奉上厚礼。”年轻人奉上卦金后,千恩万谢走了。

任幻看到此种情况“赞叹不已”,原来道士居然有如此神通证量,年轻人还没开口,他就知道的分毫不差,实在厉害。他正想准备向道士请教,这时愧行法师查觉了他的心思,严厉的看了他一眼,并对道士说:“感谢道兄的招待,雨现在小了,我们也要赶路回去了!”说完合十告退。

道士带着几分洋洋自得,稽首言:“无量天尊。”(未完待续)

文/东山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