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云高大师法中之王,了知弟子生死如掌中

e_di

刘惠秀生死自由肉身坐化

义云高大师传弥陀大法念佛法门精髓 刘惠秀临终前到极乐世界一游

千里外的师父竟然了知弟子生死如掌中 不愧法中之王

(记者宋文文西雅图报导)继义云高大师之弟子侯欲善教授修得净土法精髓大法往升极乐世界,此事正在温传热商之中,而八月六日佛教弟子刘惠秀又接着往生净土,而且没有八苦交加、四大分解之相,更厉害是说走即走,安详辞世,更令人惊奇的是以佛教界修行者达到的「高标境界,肉身坐化」往升西方极乐世界,当时天空并出现五彩祥云慢慢西迁。随侍在侧的丈夫林永茂感恩地说,妻子能倍极殊胜地坐化圆寂全都要归功于他们的法王上师义云高大师的传法和秘密手印,尤其是手印中心那个秘密往生种子字,实为重要。

八月六日上午九时五十五分圆寂的刘惠秀是以盘坐结手印的姿势灵魂归西的,一直到送到殡仪馆都是身体柔软盘坐结手印脸色安详庄严,家人特为她订制坐姿的棺材,世人称奇。

据刘夫林永茂表示,他们夫妻俩在修行的路上寻寻觅觅,拜过皈依过台湾和国际间很多法师修法无用,直到三年前找到义云高大师闻受大师的如来正法,当下大惊,才定下心来皈依于大师门下。但此时其妻惠秀罹癌遍访名医药石罔效,今年有幸拜见大师皈依门下,七月七日因妻虚弱不克远行,他自西雅图飞洛杉矶求见法王上师义云高,代妻求法但求解脱往生净土,原不合法度,幸师慈悲观照知妻可修往升大法,师佛务繁忙不克北上,因而破例传法于他,由他代传其妻弥陀大法念佛法门精髓及往升秘密手印,并告知此手印结上后,如果套了种子字,不可随便念南无阿弥陀佛,因为一当念诵,可能佛菩萨会马上现前接你,除非决定往升极乐方可念诵。妻得法后,以癌末之身一天四五次修法极为精勤。

七月九日义云高大师在传了林永茂弥陀大法后便到菩提精舍向寺内的法师们作开示,大师当即预言一位女弟子将于近期坐化往升极乐世界,当时并录了音,该录音法带并且已经送到世界各地听闻大师开示的佛堂道场了。

八月五日晚上林妻身体虚弱似大气不接即现死亡之相,林永茂自西雅图急电刻在洛杉矶的义大师请求加持助妻临终得往升极乐世界,请示是否该让妻盘坐结印准备往升 。但听电话那头法王上师说:「先让她睡吧,今天她走不了的,她明天才会走,今晚不会走了。」 林永茂担忧地向大师说:「不行啊上师!万一她在睡梦中走了,到不了极乐世界怎么办?」义大师以坚定的语气说:「尽管放心让她躺着睡,明天睡醒了才会走,今晚不会走的!」于是林妻便听师言躺下睡觉。睡到三点,林妻睡醒告诉其夫她刚去了极乐世界,极乐世界好美,美得无法形容。林永茂问妻:「是谁带你去极乐世界?」妻答:「不知道。」再问:「怎么去的?」妻答:「是坐毯子飞去的!」再问:「极乐世界有多美?」妻答:「有山有水,美得无法形容!」妻不让他再问就又赶紧做功课。

清晨五点林妻再度醒来说:「我要走了!我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然后便盘腿结往升手印。约莫半个小时过去,林永茂见妻已气断身亡进入中阴,急忙打电话找法王上师,连续打了二十几通皆无法接通,显然大师是关了机,于是林永茂急电大师的侍者KUAN,请求转达其妻已往生,请求上师紧急加持,由于时机紧急,KUAN急向大师报告刘惠秀师姐已往生的消息。不料大师竟笑说:「胡说八道!没这回事!佛菩萨接她的时辰还没到,她怎么走!」KUAN心想林永茂师兄在刘惠秀师姐身边看到师姐已断气,死了,往升了,难道这还不准确吗?但千里之外的上师说她还没走,由于近三年他基本上每天都在上师身边,因此他对上师所说的话是充满坚定信念的,他本想打电话告诉林师兄他们家师姐尚未圆寂,但由于不知林师兄电话于是作罢,继续睡眠!

直到早上七点五十五分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隆慧导师接到义云高大师的电话,大师说:「西雅图的刘惠秀同学现在还没圆寂,但很快就要圆寂了!妳安排一些法师去帮她助念做做法事。」当时隆慧法师马上通知了三座寺庙的出家僧众马上行动,果不其然,刘惠秀于八点多已入中阴的她又回转人间睁开双眼,直到九点五十五分才圆寂,当时天空出现五彩祥云消然吉祥渡往西方,历时一小时余才散去,菩提精舍的法师们都看到天空当时得艳丽祥云并且用摄影机将之拍下。这天正巧是刘惠秀的五十岁生日。

林刘惠秀盘坐圆寂后一直保直持坐姿,至为殊胜,此一消息马上在佛教界传扬开来,难怪以美国、加拿大等34个国家组成的美洲国家组织定论义云高大师掌持真正最高的佛法,果然他的佛法能使人生死自由,不仅在短短的时间内让弟子得以了生脱死,并且以实证从千里外斩钉截铁地分长期近期即期三次预言刘惠秀女士的圆寂状况,展现了真正佛法极其深沉的涵义,世界佛教界赞叹大法王就是大法王,佛法修证的伟大和佛法的真实不虚,尤其是林永茂说,若没有上师的真正净土精髓大法,刘惠秀短时间的修法那有那么大的功德得以往升西方极乐世界!更何况是说走就走,生死自由之坐化,他说在妻子身边的他,不如千里之遥的上师知道妻子的圆寂情况,这才真正说明了问题。他们家人商榷后,决定将妻安然保留坐姿,不再火化。

国际日报 2003年8月11日 星期一

2003-08-11 國際日報@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