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雕的美与工艺不止带来内心的震撼,更有学佛解脱的决心

本人从未受过艺术方面的专业教育,审美也谈不上什么深度,艺术鉴赏力更无从提及,加上是工科出身,所以遇到艺术品时,无非是人云亦云,或者就一句:“好,真好!这么值钱一定很好。” 但究竟好在哪里,根本说不出个子丑寅卯。

我有幸到美国国际艺术馆、华藏寺,以及H.H.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艺术馆参观,瞻仰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多件韵雕作品。初初观赏时,产生了从未有过的视觉冲击,以及扑面而来的美感,说不出奇在何处、美在哪里,真突显出自己艺术鉴赏的苍白感。随着观察深入,虽然没能在艺术上品味出什么,但出于出身的职业习惯,我对作品怎么做出来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继而滋生了一连串的疑问。

我们知道,雕塑,实际是分雕刻和塑造。雕刻是用原胚料,把不要的部分除去,再刻画、琢磨出想要的结构、部位、层次、细节等,最终完成一件立体作品。而塑造是散料注模成型,或散料逐步堆砌、粘合、刻画等工艺而成型的(非专业人士,仅能凭个人理解从工艺上粗略描述)。

据说佛陀是以钢化树脂为材料创作的韵雕,但佛陀以普通的材料,却创造出多件神奇的作品。我观察韵雕作品,只见重重叠叠,纷繁复杂。有的地方像石钟石乳,却比石钟石乳瑰丽奇巧;有地方像冰冻凝结的瀑布,却比瀑布多了无限的层次和纵深;有地方薄如纸片,又网洞密布,非断似连,延展如飘。围着韵雕,步步景不同;纵横俯仰,处处是绮丽。真是太神奇了!

关键是,这是怎么做出来的?!

如何构思整个雕塑?如何确定结构?如何准备材料?什么时刻,用那种材料?用多少?放哪里?怎么放?如何控时?怎样手法?什么次序?局部如何兼顾整体?整个作品气势宏大,稳重,但看细节却到处空空洞洞,薄薄细细,如何承重?看不出重心在哪里,看不出下部分怎么支撑得了那么大的上部结构?那么多的悬垂悬空部分重量如何分散、平衡?如此复杂的结构,先做哪里,后做哪里,如何前后兼顾?如何由平凡创出神奇,如何由物理结构的变化升华出艺术表现力、感染力、思想主题和意境?而看到神秘石雾的神韵,我就更加无言以述了。

考虑到此,我的思维彻底混乱了,太难了,卡壳了,进到死胡同了,显然不是我这个层次的人能想明白的。是什么样的思维层次,什么样的艺术灵觉,什么样的技艺才能创作出如此美轮美奂,如此绝美极品?太不可思议了!可以肯定的是,这绝不是普通人能创作出来的!我被深深震撼,彻底折服!

还记得当时被震撼后的砰砰心跳,我激动得无以复加,热泪盈眶,还担心被人看到,不好意思。之所以激动,是因为我深刻地知道,我遇到佛陀了!是值得我彻底信奉依怙,能让我脱离轮回苦难的伟大圣者!

其实在这之前,别人礼佛,我也跟着礼佛,别人听法音,我也跟着听法音,也曾在《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宝典》上看过韵雕的照片,也赞叹称奇过,但却从未像亲观韵雕并思考如何创作出来后所获得的深切认知和触动。这就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韵雕作品,是真正的佛法五明展显,是佛法超越凡俗无上智慧的实际体现,是佛陀住世的证明。当然,佛陀无须证明,不证明佛陀依然是佛陀。怎奈末法时期,众生愚钝,五明展显能让众生开化而信奉。而我,就是那愚钝众生中的一员。

之所以发现自己愚钝,是因为之前虽然知道佛陀来了,但只是停留在认知的表层。自己的变化也仅仅是在工作之余,生活之外,通过听法音,看佛书,增强了对佛教的信仰,多了些见识。我也庆幸过所获知见的正确无偏,因为来源于佛陀的亲自讲法嘛。可是,我却从未清醒、深刻地意识到,佛陀来了,而我生活在同一时代,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佛陀说:“末法时期,三界业海波涛汹涌,众生如盲龟更难以项穿荡动海流之木轭如牛鼻之孔。”可以想象,盲龟一百年才有机会随荡动的海流钻出海面一次,希望在看不见的情况下,自己钻出海面的一瞬间刚好碰到木轭,头部刚好可以钻入木轭上用来穿绳子像牛鼻孔一样大小的孔洞。大海辽阔无边,木轭飘荡不停,瞎眼龟看不见,百年一次机会,需要多么的巧合才能碰上钻进去,那是多么微小的机率啊!漫长的等待,无尽的煎熬,微渺的希望,无果的失望。一次次尝试,一次次失望,在无法计数的岁月里,无数次地重复,苦苦等待着那几乎让人绝望的希望。

那不是盲龟,那就是曾经的我,是未得暇满人身的我。

思及此,锥心般痛……

而今,末法时期,即便众生有心出离,魔强法弱,凡夫遍地充圣,妖邪骗子横行,如何寻正法、觅良师,如愿出离解脱呢?

不知是哪生哪世,或许多生累世,我们种下了天大的福缘。生在末法时期,却遇到了古佛再来,遇到了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降世娑婆!

遇到是遇到了,形式上皈依是皈依了,但却未曾真正意识到今生这次机会是多么的难得。那就是盲龟钻进了木轭孔,那是前际未来不会再有的,仅有的,唯一的机会!错过就永远错过了。即便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五千年后再来娑婆,可我们根本不知道在哪道辗转,又如何把握机会呢?

本来,虽然未陷“八无暇”,但也未曾得到“十圆满”,犹有遗憾。可怎知道,古佛来了,并且是真身降世,这人身转瞬变成“暇满人身”。不但如此,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还降世在中国,用中文讲法,用中文著书,让我们更容易接受,更容易明白,这是何等的幸运啊!已暇满的人身再次升级成了“暇满殊胜人身宝”。想盲龟之际遇,这“殊胜宝”是多么难得啊,当百倍珍惜!

佛陀于末法时期再来,以佛教法定“显密俱通,妙谙五明”之觉量展显于世,利根者早已坚定皈依,依教奉行。想我福薄根浅,累世积黑业,恶习今未改,三毒时涌,鄙陋粗俗,有何颜面亲近佛陀呢?但是,佛陀慈悲无尽,定当不舍众生。我只要真心用心闻、思、修佛陀所教,真正施之于行,并且今生坚定依止佛陀,必定成就解脱!

好险啊,有人险些视而不见错过这唯一的解脱机会。视而不见错过良机是可惜,而疑佛诽佛之人则可怜、可悲。可怜的是真正的佛法现前,疑其不真而错过;可悲的是,本来可以走上解脱圣路,却因诽佛谤法要堕入三途。此类人等,自不觉又何人叫得醒呢?

通过佛陀的韵雕我真正认定了佛陀,明白了此生机会难得,更应千珍万惜,我决心跟定佛陀。

愿似我有缘者也能深刻醒悟,与我并肩前行。

文/森铁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