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U病房的咏叹调

三伯哥进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已有二十多天。

ICU病房,一个人人谈之色变,闻之沉重的词。曾经高大健壮的三伯哥而今已是骨瘦如柴、器官衰竭了。重症监护室每日两次半小时的探望,让我更体会到人生如梦幻泡影的真谛

ICU里很安静,但却是病人与死神正在进行殊死搏斗,这里是一个没有硝烟的生死战场,是生与死,幸福和灾难的分水岭。生命在这里显得特别脆弱。这里每天都重复演绎着生离死别,循环不止。不是死就是将死,除了哭还是哭。一进ICU,导管、切管、电除颤仪等各种设备时刻为病人“恭候”着。无论是苏醒还是昏迷,病人从头到脚插满管子,不管以前叱咤风云还是权威显赫,来到这全都身不由己。

u=1047

室外的家属则是彷徨无措,一面担心病人,一面担心昂贵的医药费,没钱的更是忧愁不已。走进重症室,病床上躺着一排排苟延残喘的病人。他们的眼神有的恐惧忧郁,有的消极焦虑,有的伤心绝望,有的空洞木然……他们随业力牵引而茫然不知。一息尚存的他们是否明白人生醉梦无常,财产、地位、名誉、家庭、子女等一切即将不属于自己?一气不来两手空空,命赴黄泉,送进殡仪馆烧成灰,连骨头渣渣都不剩,所执着的这些世间名利即将与之分离。而我的三伯哥,也是这其中的一员。

三伯哥忠厚愚实,一辈子没有主见,大家都叫他老顺。他也是个老好人,不管谁家有体力活,即招即去。初一十五,他风雨无阻,必去我们当地寺庙烧香拜佛,念阿弥陀佛。但是,他也仅局限于此,不懂为何要学佛修行。我邀请他到佛堂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一起共修,他经常借故推辞。

陪护他时,我常和他讲:“你现在真正体验到生老病死苦的滋味了,要出离轮回求解脱啊。生老病死苦是每个众生必经之路,谁也逃不脱,从出生就踏上了光阴的电梯,我们以前被利、衰、毁、誉、嗔、讥、苦、乐包围,为我而执着,临死之际才明白人生如梦,无奈只得随因果业力在轮回苦海中煎熬。

shengm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开示世人:有情决定死,无情决定灭。面对无常,众生只有两条路:一条解脱路,一条轮回路。人生下来就有生老病死苦,每天都在前进、加速,一步步走向死亡,如果不学佛修行出离轮回,解脱诸苦,没人能逃过死神这一关。

三伯哥,你现在已了知无常、害怕无常,那就要有一颗坚定的出离心,牢牢把握最后的机会,向佛菩萨忏悔,因为业力障碍没有珍惜学习佛教正法的机会,错失良机。你更要忏悔往昔无知无明所造一切恶业,要生强烈愿望出离轮回。轮回实在太痛苦了,你要成就解脱,自己心中念佛、观佛,与佛菩萨三业相应。慈悲的佛菩萨不会舍弃任何一个众生,哪怕众生仅有一丝善根,佛菩萨都像爱护自己眼睛那样爱护众生,所以你一定要跟佛菩萨走……”

他听了,点点头,流下了眼泪,不知是忏罪的泪还是后悔的泪。由于他嘴里插着导官说不出话,只能点头或摇头示意。每到探视时间,我问他念佛观佛吗?他都点点头。但愿他能抓住这最后的极限,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u=36110

我为自己未能自觉而觉他而深感惭愧,为躺在里面等待死神召唤的所有随因果业力流离的亲人们难过。若我们能早日体悟无常迅速,生死事大,就不会像我三伯哥那样迷茫懵懂一生,临时抱佛脚了。若不明白生从何来,死往何去,人生的意义何在呢?

“一派青山景色幽,前人田地后人收,后人收得休欢喜,还有后人在后头。”这首诗虽拿地做譬喻,却寓意深刻,引人警醒。泛而言之,人所拥有的名誉、财富、地位等并非一成不变、恒久享有,若不能解脱,一朝无常所有这一切都跟自己没有关系了。我们一定要看破无常,放下执着,修行修法双运结合,以求早日解脱成就。我们的生命每时每刻都在减少啊,请珍惜当下,关爱身边的人。我们有缘才能相遇,无常来临,可能相见已无望。

文/葵心



聲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