嗔怒不文明行车20年,学佛后我这样改变自己

开车近二十年,我也算一名老驾龄司机。面对他人加塞、胡乱变线、强行超车等不良行车行为,我一直嗔心甚重。说有路怒症吧一点也不为过,我曾在行车途中看别人不顺眼,还与人动过手,为此在头上留下了纪念的“勋章”! 但是,我学佛后,慢慢放下了执着,情况随之改变。

u=3746

近期,我和一个几年未见的兄弟出游,过高速收费站时,发现ETC(不停车电子收费系统)道上一辆车尴尬地被挡在闸口前。司机想要倒车变道,可跟在他后面的那辆车稳如泰山、纹丝不动,两车大有对峙之势。见此情形,在旁道上的我很自然停下车,让出一个空位,以便让那位进退不得的司机变道走我这边。脱困后的司机感激不尽,按下车窗两次挥手致谢,我则双手合十回了个礼。

车开出很远,目睹全程且沉默许久的兄弟突然说了一句:“我的天,你这样的家伙居然成了好人?!”

此言一出,两人哈哈大笑。多年前我和他一起驾车远行,那时还没什么高速,国道省道县道都是人车混行,一路下来,不亚于一场“厮杀”。深感国人之大义凛然笑对死神,不管是BBA(即奔驰、宝马、奥迪的合称),还是五菱、哈飞、小昌河,个个气势恢宏堪比巴顿将军的装甲师,铁马金戈,横穿三道,行停自如,潇洒随性。还有那些骑着自行车、摩托车的“哪吒们”,疾如流星、见缝插针,而行人则好像自我感觉“金钟罩体”刀枪不入、车碾不伤,听到汽车鸣笛后那轻蔑一笑,真让当年气盛的我怒得脑门都紧了!五百公里路程我们下车干了两架,累计碎“敌车”灯一盏后视镜一侧,缴获摩托头盔一顶墨镜一副……

当年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甚至引以自豪,把这件事作为酒后吹嘘的谈资,津津乐道,脑袋后面的伤疤也成了我的“紫心勋章”。有次朋友们调侃说,有一个家伙,没开车的时候,斯文有礼、温良恭谦,一旦让他坐到车上去,从关门扣带打火启动那一刻起,除了他和他车上的人,旁边的车和行人都是魔障!

当时我心里一个激灵,这是我吗?

mp199

这样混沌的日子一直持续到2016年,因缘成熟,我恭闻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法音犹如清澈灵动的泉水,浇灭我心头炽烈的嗔火。慢慢地,我学着反省自身:之前的“路怒症”是不是太过于执着了?看别人的不文明行车,我就起嗔心,岂不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可怕的是,自我开车后,这一执着就二十年啊!如果不学佛,我可能依然浑浑噩噩过日子,以争斗好勇为荣……

越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我越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惭愧。今生我们所遇到的困苦、委屈,可能是许生造下恶因成熟后的显报;指着我们鼻子咒骂、责难的人,可能也曾被我们伤害过。如今因果现前,我们如何不偿还?有什么理由暴跳如雷?而且,有时候并不是对方无理,而是我们不对。如果我们不忍辱,一味执着谁是谁非,那无疑又在轮回柱上又打了一个结……

真正看破了看懂了,忍辱就不难了。因为忍辱,不仅仅是对别人,也是在赶走我们内心的魔障。我用九字诀“由他去,任他行,您先请”来提醒自己,行车需保持镇定,礼让他人。因为我深深懂得:

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

原谅别人,就是宽恕自己。

12-14053

一路上我和兄弟分享着这些年的心路历程,我如何执着,又因学佛而发生的种种变化。突然一辆小汽车既不打灯也不鸣笛,一把方向盘擦着我车头别过来。我一个急刹险险避过去,眼看那辆小车扬长而去。

我和兄弟相视一笑,异口同声说:“由他去,任他行,您先请!”

文/铁风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