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感冒的深思,谁才能引导佛弟子们轻松超越临终痛苦?

hjhjhhjjhh

死亡到底有多痛苦?为什么千千万万一辈子念佛的人临终时就是无法十念往生呢?这是当今许许多多尚健在的学佛人不曾思考或不愿意去思考或根本无法想象的问题。学佛的我也不例外,直到一次小小感冒的考验,才终于让我为自己敲响了警钟。

一个周日的早晨,我五点起床,准备去佛堂上供,不料下床那一刻,只感觉浑身异常酸软无力,只好再躺回到床上。再次醒来时,感觉喉咙火烧火燎地刺痛难忍,浑身发冷,酸疼无比,想张口说话都难。我企图挣扎着爬起来,可试了几次都不行。很想喝口水,可没有人帮我倒。我想默念佛号,可脑袋昏沉异常,根本无法提起正念。

我在想:“连小小感冒的痛苦都扛不住,都无法提起正念念佛号,那临命终时究竟是什么滋味?那时能念佛号吗?”这个念头令我不寒而栗。

我想起《圣僧铁记》一书记载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多杰洛桑老法王说的一段话:“…临命终时地水火风四大分解,六根神识散乱,八苦交加难忍,多少人在临命终时痛苦万状,挣扎呻吟。世间上说难听点就叫扳命,当然他的心念就会乱的。我见到过很多临命终时心念乱了,不能往生的人非常之痛苦啊!一生念佛,到最后要断气的时候,他‘哎唷!救命啊!’或者是挣扎啦!你说,‘快念佛啊!提起正念啊!’同样听到的是呻吟悲惨的凄叫之声,黯然失神之声,其实他早都心乱了,这个乱,不是你说提起正念它就能定住的,这要功夫啊!……比如说风大消散,或者风大停止,你可以自己马上做个示范,你用你的手把你的口、你的鼻子全部堵起来,不要多吧,只要两分钟,试一试吧!你看到最后挣扎的时候,你能一心不乱吗?那个滋味儿告诉你吧!只有全部痛苦的百分之三到四十的滋味,还有百分之六十的甚苦滋味还没有加进去……”

《正法念处经》卷六十七云:命终时,风刀皆动,如千尖刀刺其身上,十六分中犹不及一。古德也说,人生如活牛剥皮,死如乌龟脱壳,苦痛不可言状。这些不由得令我重新思考有关了生脱死的问题。

从古至今,学佛者哪个不渴望解脱成就啊!然而有目共睹的是,末法时期学佛者万万,而能得往生者难有其一,究其原因,主要是超越不了临终的痛苦、昏迷这道关卡,就连二十世纪西藏一位声名远扬,拥有数以万计弟子的大法王,临终时癌病缠身,也痛苦万状。

哎呀,大法王、大法师尚且如此,何况一个普通的学佛人呢?!都说净土法门念佛最简单最稳当,临终十念即可,可从古至今,多少人念佛号一辈子,却依然在临终时痛苦不堪,根本无法提起正念。为什么?

多杰洛桑老法王的开示揭开了这个秘密:十念往生的前提是要临终时能做到“一心不乱”,而要做到这一点是需要定力的。定力从何来?从如理如法的修行、持戒和修法中来!可惜,太多太多人连这个问题都没有弄懂。为什么没有弄懂?因为没有学到真正的如来正法,因为现在已是末法时期,真正的如来正法很多已失传了!

然而,我从《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中却见到了佛陀座下大量弟子轻松往生佛国的事迹。文章为世界各地的著名媒体公开采访发布,真实可信。这让我看到了未法时期璀璨的正法光芒。

以佛弟子赤烈尔为例。他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他的母亲往升极乐世界后,父亲也决心学佛,到极乐世界与妻子相会,但几次求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传法,皆因因缘未熟,没有求到。

1993年9月,他的父亲突然病倒,是胃癌晚期。赤烈尔将佛陀赐予的法水让他父亲服用,使他父亲直到圆寂都没有痛过!

腊月十八日,佛陀召见赤烈尔,于法台上心传口授大圆满精髓秘密法的仪轨、手印、法像、法器,要他赶快回去给父亲传法,并叫慧汉达师兄去护坛。受法后,他的父亲马上就精进修法。腊月二十日晚上九点钟,他的父亲像前两天一样,睡著念佛修法,突然翻身坐起,口中念佛,眼睛朝上看著,双手合十,准备结手印,谁知赤烈尔那杀猪匠妹夫不懂法义,为了往升后不动爸爸,硬把他压倒在床上,他再次爬起来,妹夫再把他按倒,反覆三次,最后,赤烈尔的父亲侧卧,以右手枕著头托住右耳,右脚伸、左脚微曲,面带微笑,安然圆寂。突然,赤烈尔妹妹全家人看见父亲的身体“唰”地放出雪亮的白光,整个屋子透亮,当时还以为有人照电筒,一查看,根本无人,白光是从他们父亲的遗体上放出来的,持续一分多钟。第二天下午三点钟,停放遗体的房间里,突然放出红光,遍屋通红,外面的人以为失火了,但又不见有烟,进去一看,屋子里全是红光罩著,几十个人都看见。

当晚七点左右(天刚黑),赤烈尔父亲的遗体上又放出白光,形成一条很宽的白带,围绕著他的遗体绕了好几圈——大圆胜慧,大圆满的道果,终于虹化大成就了,当时在场的几十个人都惊呆了!直呼太不可思议了!太伟大了!但是太可惜的是赤烈尔妹夫不应该把父亲压倒在床上,如他们的父亲坐著合法身印、手印,他老人家就会肉身化虹,只留下指甲和头发了。

赤烈尔的父亲学甚深大圆精髓法修法两天即虹化往生,示现很多殊胜境界,感化了很多亲朋好友。

以上只是事件的大概。西藏高僧大德们需要苦修数年才可能成就的大圆精髓法修法,赤烈尔的父亲仅学两天即能虹化往生,真是千古奇闻!然而,这就是事实!我稍稍了解了一下,如王笃川教授、四川唐全芳居士、刘惠秀居士、余林彩春居士和篮秀樱居士等的成就圣迹,有名有姓、证据确凿,往生佛国、火化出舍利的居士就达数十人之多。而这些人还只是居士!其实,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轻而易举地往生佛国的弟子何止这些!太多太多了!

这哪里像是在末法时期啊!不可思议!然而,冷静观察一下,目前,世界上除了佛陀座下的弟子,还有那个著名法王、大活佛、大法师座下的弟子能有如此之多的殊胜成就境?!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可怜得很!

是到了该让自己清醒的时候了:当今世界,谁,才有真佛法?谁,才能引导弟子们轻松超越临终痛苦?

文/妙文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