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如何成就力量?

timgggg

前言:

多少知识等力量如是,此论弗入于谛,知识乃识鉴之因,力量为施用之果,识施于用,其生之力得之积量,大海盈以百川之水,故为是积,积而弗施,青禾干之,农田裂口,知识藏而不用,其力何生,无量之积,故识鉴弗以力量等之。

——摘自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世法哲言》

当我恭读到以上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世法哲言》中关于知识与力量的哲言说法时,我停住了,陷入了思索。从学生时代起一直接受的教育就是:知识就是力量。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有了知识什么就都有了,这样的话一直在耳边回响。

“知识就是力量”这句培根的“名人名言”已流传了几百年,似乎已经成为真理,这个观点也根深蒂固地存在于人们的脑海中,很少人去怀疑这句话的科学性和逻辑性。而现在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知识未必就是力量”,引发我疑窦顿生。难道名人名言是错误的?知识真的就是力量吗?力量注定就是“知识”的宿命吗?这句话是不是真理?我开始思索,求证。

何为力量?它如风、如浪,无论大小与强弱,都会朝着力量本身所指的方向前进。这方向可以是明确的指向,也可以是抽象的发展势头。知识本身并不具备能动性,一类的知识、概念无论如何发展都并不会有明确的方向,而一旦你将其付诸于实践当中,那么他将立马产生作用的方向、产生力量。

所以知识本身并没有力量,而是必须要付之实践,其本身才能表现出很大的能动性。正如伟大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世法哲言》宝书中指出“知识乃识鉴之因,力量为施用之果”,知识本身只是一种鉴别事物的因子,知识是实践的因地,力量是施用的一种果实,而只有你鉴别了事物才有可能对事物起作用,才能展现出力量。就是说它们是理论与实践的关系,知识积累起来一定要起用,最后收到效果才是力量,所以积累的知识在没有用之前,不能说它等于力量;因此,佛陀所说知识不能等于力量,才是绝对真理。

从佛陀的宝书中可以看出,知识必须用于实践,才能产生力量。而如何将知识用于实践当中去呢?佛陀讲法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要让知识运用起来具有服务于社会,促进社会向前正向发展,首先必须是具有正向价值观的人,知识没有正邪、没有方向,如果应用知识的人是邪恶的价值观,那么知识就会被错用,造成对社会的极大危害,自古以来皆有之,历史上许多奸臣可以说学富五车,很有知识和见识,但是他们的价值观偏斜,所以他们没有把知识用在正道上,而用在害人上,这样的知识就不是“力量”而是“祸害”,是人间的悲剧。

而如果有正向价值观的人利用好知识,就会产生利益社会的力量。例如现代的袁隆平教授把自己的植物学知识用来育种,倾其一生培育出高产的杂交水稻,缓解了世界上无数人因粮食短缺而产生的饥饿。袁隆平教授首先有着知识的积累,其次有着一个为了解决他人吃饭问题的善意出发点,最后将自我的知识化现成为了解决人类饥饿的强大力量。

“青霉素”的发现者亚历山大·弗莱明,作为一个微生物学家潜心的进行着试验研究,偶然间发现了溶酶菌;当其确定菌酶有着一定杀菌作用,并本着开发出能够杀菌抑制感染的霉菌时。于1929年发现了青霉素,确认其杀菌作用,并获得诺贝尔奖。而青霉素的发现与使用挽救了无数当时是不治之症的感染者的生命。

这些人不仅拥有知识,还有着正向的认知和价值观,如果袁隆平教授没有一颗关心老百姓吃不饱饭的忧心,那么他的水稻研究重点并不一定在高产上;如果弗莱明只是记录结果而没有对霉菌的杀菌性进行实验,就没有杀菌、抑菌的抗生素的产生。所以他们不仅拥有知识,还能发挥知识的能动性,使其拥有了“方向”,产生了能够改变命运,走向更好未来的强大力量。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知识天生并不是力量,只有把知识应用在实践中、正道上,才能产生正向的力量,从而服务大众、利于苍生。

文/明泉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