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无常逝世,若不修行,我又将如何?

1529157856700527fb9e335

祖父逝世已经十二年了。当年他离开的时候,恰好是人间四月天,却没有黄昏吹着风的软,没有细雨点洒在花前,亦没有初放芽的绿和春的光艳。那个傍晚,灯光变得闪烁昏黄,室内哭声一片。我第一次,直面死亡。

祖父有着中国人勤劳不息的品德,可堪称“劳模”。他喜欢在屋前屋后种上果树。此外,还开辟了一片荒山,种上了一百棵桔子树。那时,我们家的水果有葡萄、李子、桔子、橙子、柚子。秋收之际,我还跟祖父抬着柚子散发给村里的乡亲们。祖父说,大家吃,满口香。村里有名的荷花池,也是祖父多年前去插的莲藕,泡发出来的荷株。一到盛夏,有的荷花盛开,有的凋谢露出了莲蓬,风吹荷动,香远益清,亭亭净植。

ereeee

更甚的是,祖父从农村信用社(当时农业银行的下属单位)退休后,本可以领着退休金悠闲度日,可他还是放不下田里的活,想着为子女和孙辈多创造收入,带着我们去收割稻穗、插秧、打谷。南方的秋天号称“秋老虎”,在户外呆久了阳光都会把人晒化。

祖父虽是个勤劳善良的人,但脾气暴躁,一点小事都容易点燃他的火星子。在家里,我们孙儿辈都喜欢亲近宽和乐观的祖母。读书寄宿时,每每打电话回家,若是祖父接电话,说两三句后,会请他转给祖母接听。有一回,祖父给我提意见了,说以后有事也可以跟他说。我听后,才发觉祖父 “吃醋”了。

yuyyyyy

就是这样一个爱劳作,勤付出,会吃祖母醋的人,年老时,也绵延床榻,被病体所累了。祖父脑溢血复发后,往返医院数次,依旧落下了口不能言,瘫痪的症状,一躺就是半年。好强的他,心里的痛苦可想而知。当祖父的病情持续恶化时,家人的想法是,祖父离开了或许是种解脱,就不会再在世间受苦了。彼时的我,还在上学,尚未开始学佛,也不懂六道轮回,除了担忧、难过,找不到减轻祖父痛苦的方法。

多年后,恭闻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你想过你死后的事吗》,我才知道原来人死了不是一了百了,经过中阴阶段,而后根据业力分道,进入三善道(天人道、阿修罗道、人道)或三恶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三恶道的众生多苦啊,畜生道的众生弱肉强食,还时刻面临被人类宰杀的痛苦;饿鬼道以饿为主,饿鬼的肚子比鼓还大,喉管却比针还细,注定要饱受饥苦,若有幸找到食物,吞到嘴里食物都变成幽闷的火焰,疼痛难忍;地狱道的众生更不用说,上刀山、下火海、进油锅、上人肉血磨,身体刀切两段,死了一道又一道……这些不是传说,不是凄惨无比能道尽的。而人死后进入三善道的机会呢,少之又少。再世为人,就好比针挑土,失去人身的机会就好比整片大地的土。又何况往生到阿修罗道和天人道的概率呢?

祖父究竟去了哪一道?至今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在学佛的第一年,就为祖父和往生的亲人递交了超度名单,祈求华藏寺的高僧大德在地藏王菩萨法会上为他们超度。

功课结束后,我也时常回向给祖父和往生的亲人,希望他们共沾法益,早得解脱。但由于我尚是凡夫,还在修行阶段,暂时也探究不到祖父去了哪一道。他是在天堂享乐,还是转世为人,亦或堕在苦趣?当然,不管祖父在哪一道,我都希望他能与佛法结缘,出离轮回,去佛土世界。因为那里有永恒的快乐,并且只有幸福喜乐,而无有痛苦烦恼,即使无明烦恼生起,亦能立刻转苦为乐。佛土世界也是每个修行人的幸福彼岸。

tyyyyyy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过往的岁月逝去了,再也调转不了头。祖父现也只能成为我的追思和怀念。有一天,我也会成为家人的怀念。或许某一个墓碑上会刻有我的名字,表示这个世界,我曾来过。再往后,墓碑也会无常,风化,消失。

人总有一死,这个关不好过,却是每个人要过的一关。我们在有生之年好好利用时光,把短暂的生命用得有价值,有意义,让人生出现不同的结局——了生脱死,不再生,也不再死,进入不来不去的境界,那就是对自我人生的最好交待。也许目前的生活状态,会影响我们的生命价值,但不论贫穷或富裕,普通平凡或高官厚禄,我们的生命本源都平等,法性真如平等。

修行人需紧紧盯着自己的目标——了生脱死,一切都会清晰明了,有章可循,有法可依。佛陀住世,以佛为师。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震彻寰宇,我们此时不学,更待何时?最后问问自己:你想过你死后的事吗?你真的想解脱吗?你依何解脱?当答案浮现,我们当下的修行与学法之路就近在眼前。

文/筱七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