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执着:陆游与唐婉一段感情的两种结局

z4xt6b144

前言:陆游(1125年—1210年),字务观,号放翁,生逢北宋灭亡之际,是著名的南宋文学家、史学家、爱国诗人。他一生创作二万余首诗词,流传于世的尚有九千二百余首,是我国现存诗作最多的诗人。虽然,他已无常离开这个世界,但诗作还广传于世。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熟知陆游,要从这首《示儿》说起,这是他的绝笔之作,临终前仍不忘兴国,想要一洗“靖康之耻”,北定中原。但南宋苟且偷安,偏安一隅,注定让他失望。于是,他寄希望于儿子,若能告知朝廷出师北伐收复国土,亦泉下安息。

作为古人,他活到八十五岁,几经沉浮官场,一生慷慨激昂,无奈死前空空,悲然落幕。难道他仅有壮志凌云的情怀吗?不,他还有缠绵悱恻的缅怀。

陆游曾因春游沈园,偶遇前妻唐琬而写下了闻名千古的词作《钗头凤·红酥手》: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感慨美丽的春景依然如旧,只是人却白白相思消瘦。永远相爱的誓言还在,可是锦文书信再也难以交付。罢了,罢了……萧索之情跃然纸上。

几年后,唐琬再游沈园,看到陆游的词作,情难自禁,和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琬满怀愤懑、压抑之情,极为深切动人。被黄昏时分的雨水打湿的了花花草草,经晓风一吹,已经干了,而自己流淌了一夜的泪水,至天明时分,残痕仍在。千种愁恨,万种委屈合并而成,衰做人之难,叹做女人更难。从昨日的美满婚姻到今天的两地相思,从昨日的被迫离异到今天的被迫改嫁,梦魂夜驰,积劳成疾,终于成了“病魂”,独自伤心。凄凉怨慕,彻夜难眠,咽下泪水,其心境之苦痛难以言状,同时也道尽了她对陆游的一往情深。就是这样对感情的执着,让她悲情难抑,竟然抑郁成疾,不久离世。

陆游和唐琬的爱情悲剧已成为文化界的研究课题,后人不由思考:这是人文悲剧还是性格缺陷?

这还得从他们的婚事说起。唐琬文静贤淑,秀外慧中,陆家以一支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订下了亲事,并郑重下聘。两人成婚后,诗词唱和,伉俪情深。

然而,年轻人沉溺于情,往往会耽搁前途。对于一个江南名门望族、藏书世家来说,这是大忌。陆母一心盼着儿子金榜题名、登科进官,怎容媳妇耽误爱儿的锦绣前程?加之,唐琬多年未生育,正是犯了七出之条。在陆母的强势干预下,唐琬被休弃送回娘家。尽管陆游与唐琬感情甚笃,在孝道面前,他也只能无奈屈服。前程与爱情二者择一,他没有争取就退缩了。

而后,陆母迅速为陆游聘了一位温柔贤惠的王氏为妻,而唐家也气不过女儿被休,果断把唐琬嫁给了青年才俊的宗氏子弟赵士程。一时,各自安好,陆游与唐琬成了交叉后的分离线,渐行渐远。如果没后来的不期而遇,两个人的故事,就不会演变成了三个人的纠缠。但缘分一说,实在微妙。

唐琬在赵士程的体贴下,渐渐走出了悲伤,一同游园。而陆游科举落第后,也踏着春光,外出散心。在沈园,他们邂逅了。这一次久别的重逢,让唐琬愣住了,不过她马上清醒过来,经赵士程的同意后,大大方方亲手分置了酒菜招待陆游,与夫并肩离开。这才有了陆游《钗头凤·红酥手》的问世和之后唐琬《钗头凤·世情薄》的感伤。唐琬最终也因这份感情的负重,相思成灾,执着成狂,抑郁而亡。

唐琬的悲剧在于她没有走出往日的情劫,陷于不可得而心伤,不能求而悲然,又碍于改嫁的身份压抑心情,强颜欢笑,最终枉送了性命。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心动著境即是魔,随缘分别则无定》说法有五十阴魔,其中“以内念为烦恼,即是我执魔”“以夫妻逆情而生烦恼,即是我执魔”正是应在了唐琬身上。她的心迟迟走不出与陆游的感情纠缠,找不到敞开的大道,封闭了自己,放弃了生存的机会。赵士程成了鳏夫后,此后孤身一人终生不复另娶,一世痴情。

而陆游呢,虽然感伤与唐琬的分离,但和王氏不失琴瑟和鸣,据《陆游年谱》记载,他们共育有七子。真是一面离愁,一面悠然。

而后经年,陆游再次重游沈园,才看到唐琬的和词,触景生情。虽然佳人已香消玉殒,但他面对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感慨万千。“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挥笔而作《沈园》: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

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

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

沈园柳老不飞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

犹吊遗踪一泫然!

烟雨沈园中,恍恍惚惚间,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缓步踱过伤心桥,踯躅在满地落叶中。已无斜阳,亦无画角,只有一个默然凝望断墙、柳絮的伤心人,凭吊年轻时的遗憾。

在陆游离逝世的前一年,他还以八十四岁高龄再次重游沈园,怀念唐琬,此情至死难忘。写下《春游》:

沈家园里花如锦,

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

不堪幽梦太匆匆。

他仍然念念不忘当日眷侣,这一梦长达半个世纪,虽然仍自感匆匆,美人作土,但他没有执着成心魔,依然坚强活着,所以才有了这么多宝贵的诗作传世。陆游与唐琬,爱情以悲剧收场,但人生却迥然不同。男方纵横官场,妻贤子孝,文学上还屡屡造就大成之作,而女方因感怀爱别离之苦早早离世。各自的性格不同,执念深浅不同,同一个故事,结局竟然千差万别!

感伤的,泪眼婆娑;执着的,芳华早逝;思念的,梦里相遇。遗憾的,文字造就。世事无常因缘和合,正是“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我辈正是梦中人,不知几何。人生短暂无常,平常心处之。不以执着为烦恼,不执于小情小爱,更进一步化烦恼为菩提,放大格局,活在当下,唐琬也许会改写生命的轨迹。

只是,世上没有如果,这段执着的过往,如今徒留世人评说。

文/南风知我意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