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咽癌晚期,我依靠《大悲咒》获得新生

hhhhjhhjh

“愿做菩萨那朵莲,修炼心法永无杂念,花开花落在你身边,前世今生的水莲,善因结善缘,慈悲大无边……”

屋外雨声潺潺,我躺在床上听着这首佛乐,脑海里呈现出佛菩萨大慈大悲救度众生的画面。想到自己虽然年纪轻轻,但却经历了生死考验,不由感触良多。如果没有佛法,不知道我的人生将会是如何?

学佛修行近一年了,受用非常大,每次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浑身仿佛滋生了新细胞,充满了力量。我对生命也有了新认识,明白了人生无常、六道轮回的道理,但我不再迷茫,知道今后的路该如何走,也有清晰修行的目标和方向,坦然面对人生。

回想我第一次与佛法结缘,那是2009年,我24岁,毕业工作一年,从事家电业务。当时踌躇满志,一心想做出一番大事业,不想辜负青春,更不想辜负父母的养育之恩。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一天洗澡,耳朵好似进水,几天都没好,去几趟医院检查,都说是中耳炎,吃点药打点针就好。可是,一个月过去了,患处还是没有好转,妈妈拖着我去医院做了CT检查,结果疑似鼻咽癌,很是惊心。

医生建议我去省附属医院做复查。几天后,我拿了复查结果,心里还安慰自己应该没事,然后递给了医生。

他愣了一下,问我:“是你本人吗?”

当时我看医生的表情知道有点不妙,回应:“是的。”

医生说:“赶紧办住院吧,越快越好!鼻咽癌晚期,早一天治疗,就多一天机会。”

当时我听到“鼻咽癌”吓出一身冷汗,心情沮丧到了极度。一想到自己这么年轻,不抽烟不喝酒,饮食健康,生活规律,我压根不相信自己会得癌症,简直难以置信!我又去省人民医院做了检查,结果还是一样,万般无奈之下办了住院。

治疗鼻咽癌最好的方法就是放射治疗。病房里有6位病者,我看到他们放疗后的身体憔悴、痛苦不堪,很多人皮肤都烧黑了,脸色发黄,出现掉发的情况,这难道也是我今后的下场?心里顿时好难受。这才懂得:拥有健康的身体是多么宝贵!

我不敢想象自己接下来会有怎样的结局,担心、恐惧布满心房的每个角落,尤其看到父母那悲伤的神情,更令人难受,我背着父母大哭了一场。幸运的是,在我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女朋友没有离我而去,她每天下班后来陪我,真的是患难见真情,也让我内心生起一股强大的支撑力量!

有天晚上,她来探望我,打开手机播放音乐,一首梵乐(梵音唱诵)娓娓动听,那旋律让我心生欢喜。询问之下,才知道是南无观世音菩萨的《大悲咒》。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大悲咒》,听了一遍又一遍,越听越想听,越听越舒畅。

之后,我每天起床就播放《大悲咒》,整个人神清气爽,精神抖擞。我按医生的治疗方案做治疗,该放疗放疗,该吃药吃药。当时病房我年纪最小,精神状态最好,病友说我跟没病一样。

40天后我顺利出院了,连我自己都很惊讶!我在网上查了很多关于癌症方面的各种案例,其中有人说到病人的心态对病情恢复很重要。我身体康复,与《大悲咒》有很大关系,《大悲咒》带给我喜悦和舒适,加上我配合治疗,因此很顺利出院了。

但我一直也没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得这个病。直到2017年,因缘聚合下,我恭闻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你明信因果吗》,疑虑顿开。我患病,是由于色身的地水火风四大不调,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再及我多生累劫所造的恶业在今生恶果成熟显现,自己造的业,杀的生,都是要偿还的,因果不昧啊!想到曾经被我伤害的众生,它们痛苦、无助,充满怨恨……曾经我对它们毫不留情,痛下杀手,今生我遭这点病痛算什么?偿还一点是一点。想到这里,几年的心结终于解开了,瞬间释然。

我现在还能活着,并且能学到佛法,是佛菩萨加持了我,这是多大的幸运呀!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如鸣钟一样震醒了我的内心,从学佛那一天起,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身心愉悦,也无比感动。我对自己说:今生一定精进修行,福慧达圆,上报佛恩,下化众生!

文:喜哥/默儿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