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无言,看得道禅师解迷津

9094d66a7af5d

(一)不良资产

某一妙龄女刚刚失恋,非常痛苦,她一想到和前男友的海誓山盟,便愈加悲伤,并且心有不甘,充满了不解和怨愤:

“我这么爱他,他竟然抛弃了我,去找别的女人。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这位女子一直背着迷惑的包袱不能自已。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一位得道的禅师,向他诉说了自己的遭遇和痛苦。

禅师就问她:“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女子回答:“我在单位是会计。”

禅师说:“那恭喜你剥离了不良资产!”

女子疑惑不解。

禅师接着说:“那个小伙子不再爱你,这对你来说就是感情的‘不良资产’。你失去了一个不爱你的人,就如同剥离了‘不良资产’,因此你赚了。那个小伙子失去了一个爱他的人,就如同因经营失误,导致 ‘优良资产’变为‘亏损’,你说你俩谁的损失大?”

女子一听,哈哈大笑,合掌感谢禅师指点迷津。

(二)无言

这是一位来自农村的大学生,多年的勤奋好学却疏忽于一时的散漫放逸。大四时,许多同学正忙着冲刺考研、考公务员,又或奔忙于投递简历找工作,他却迷上了网游。一有“组织任务”,他便翘课,然后义无反顾投入网吧,一阵“厮杀”,玩得天昏地暗!因此功课很快亮起了“红灯”。老师劝说多次无果,告诫他再这样下去,就要被退学了……他心里有所松动,但还是扛不住游戏的诱惑,深陷其中。玩游戏需要买装备,他的饭钱也挪用在上面,最后只好用泡面对付,没钱了反复向父母要!

某个周六,他良心发现,决定休整一天,暂时不打游戏了。此时,有个同学就带他去寺庙里游玩。进了寺庙,他的心似乎宁静了少许。一阵钟声传来,他若有所悟,便朝着钟声的方向走去。来到一间房前,房门敞开,一位禅师和他的徒弟在里面。

看到这个场景,他感到莫名的亲切,于是就向前拜见禅师。禅师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在慈悲目光的直视下,他突然感到非常熟悉。他忆起了大一时,父亲陪他来学校报到,在车站送别时,母亲那慈善的目光……

他的眼睛一下子模糊了,陷入沉思和愧疚。禅师还是无言地看着他。这时小徒弟突然持诵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的《极圣解脱大手印》:“……我的父母为了我们辛苦劳累病痛,无私付出,他们的心思精力全是为我耗尽的,应该说直至为我活活累死,由于他们业力伤生害命等的因果之报,使无始劫的父母一直在六道轮回中经历种种急剧痛苦,他们由于为了我而造下诸多罪业……”

他听了以后再也忍不住了!

他决定回家探望一下父母。经过一路的颠簸,到了村口,他顾不上喘口气,就跑回了家。家还是如往常一样,可是父母出门了。他突然感到饿了,就打开橱柜,里面有几个剩馒头和一碟腌咸菜,让他感到一阵刺痛。

于是,他到自家庄稼地里去寻找父母,远远就看到了母亲的身影。母亲正拿着镰刀割草,但是干不了一会儿,就直起身子捶一下腰。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再近一点,他便听到了母亲与邻居的对话。

“哎,今年不知这玉米能卖多少钱啊?现在粮食不值钱,靠这个过日子,还不得饿死啊?”

母亲说:“盼望能比去年多卖点,孩子他爸身体不好,不能出去打工,我们家就靠这点粮食钱,给孩子交生活费和学费了。孩子马上就要考研了……”

他再也听不下去了,偷偷抹了眼泪,坐上了回学校的列车。

一返校,他又去拜见了那位禅师。禅师仍然看着他,像往常一样无言,还是那样慈悲……

他也默默无言,流下了眼泪,磕了一个头,就离开了。

在路上,他打开了手机,给母亲拨了电话……

文/东山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