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对 《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 看谁的作品厉害》一文的评论

在此,我向林缉光先生道歉之外,随作些许肤浅的看法。

     林先生鉴定评判《梵高、齐白石PK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文论我看了,我是在1999年英国温布顿艺术学院绘画系硕士毕业,也学习从事鉴定中西画多年。梵高的艺境独立整个西方画坛,成为霸主,无人能及,是我崇拜的偶像。而在画评上,我还没有见到过对画艺评论判定得这么专业的,林先生的评论精辟,观点独到中肯,实为近年罕见扎实的艺术文评,本人颇为佩服。由于另外看到一些关于林先生的报导时,一知半解的我,被別有用心之人误导,竟然对林先生本人作出了一些误会的看法,我在此向缉光大师致歉。

     确实,林先生身为专业鉴定评判家,对梵高、齐白石PK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作品,立论不凡,资料详实,论据、论点、论理,所论述之观点,真实的反映了梵高、齐白石、第三世多杰羌佛艺术上的超凡成就及其画品德格。羌佛的作品,无论是水墨画还是西方之油画,长存于艺术历史的长河中,有如八大山人、陈子庄的画境,虽风格各异,却到了前无古人之境界。尽管是历史上的巨匠,作为PK的梵高和齐白石,画艺已达高峰,但在与羌佛PK时,大家都能一眼看出,羌佛的画作神形兼备,笔触功力十足,内涵极深,用笔活透自然,技法脱俗,笔笔见功,堪为世界画坛之瑰宝。梵高与齐白石,是各有所长所短。白石大师在传统的东方哲学思想融汇於笔墨上,中锋内含书卷气,画展老到童心,但短处是法变单纯。而梵高大师是天资悟性,写实功底较强,长处是施法颇广,且达到画我双忘、天人合一、脱掉凡俗之气,而成西方画坛魁首。但是把梵高、齐白石的向日葵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放在一起PK,实在是不恰当的!有几句话我一直说不出口,再三思忖后,从道德诚实而言,应该讲几句心里话,这是以我个人的观点评说。羌佛的向日葵与梵高、齐白石的手笔一比,稍懂一点画艺的人都能看出,两位大师的向日葵,从笔触、韵稚上,明显带有呆匠之气,还有那么一点拘谨,含储有标本的气息。

     有一位西方友人说:林先生在文章中的观点是东方人的观点,西方人不一定认同。一听这句话就是一个不懂艺术的人说的外行话,艺术根本没有东方人和西方人的观点,艺术是直观的世界语言,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好的东西是活透的、有生命力的,不好的东西是呆板的、死匠的,艺术之间相互对比鉴赏,不需要外加论评,就能看出好坏。好的东西,行家都难以临摹下来 ,因为技法、神韵含藏于艺术之中,难以捉摸;不好的东西,有绘画基础的人都能轻轻临摹,仿制相同,因为技法、艺境、神韵平淡普通。我相信东西方只要懂艺术的人,都是用眼睛和心灵感受到艺术的好坏差別,而不是像那位西方友人贬低有的西方人似乎看不懂艺术,而是取舍文字的说法来判断艺术的好坏。其实,西方人的见地观点是不低于东方人的境界,这是人类的共性审美观,不是危言耸听观,除非某一个人一点艺术细胞都没有,那还跟他说什么呢?什么都不用说了!

     我听说在加州柯文纳,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艺术馆,有一张羌佛画的《龙鲤闹莲池》,被法庭作证的评估专家评估价值为5900万美元,若能有人复制成功,可领取600万美金的奖。我不是想要领这笔悬奖,而是为了艺术的探讨。我去艺术馆实际临摹过这张画,果然非同凡响,最终体验到了羌佛的技法之高妙,我无法成功。梵高、齐白石的画我也临摹过,有亲身经历的体验,两位前辈的艺境,与羌佛的艺境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没有可比因素。

     我再次感谢林先生的论评中的精辟分析,令我有幸能够多了解学习到更多艺术的见地。

         关官豪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