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個人心得

真心誠意跟隨南无羌佛體學受用是何等重要!

2018年新年,部分真正修行學佛的佛弟子去拜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因逢佳節之慶,從年初一開始,他們隨行羌佛前往因緣之地,佛陀為他們說了兩堂稀有之法。格蘭德謙釋勒玉尊、旺扎上尊、莫知尊者說:根據法義因緣,釋迦牟尼佛當年與彌勒菩薩共聞燃燈古佛說法,釋迦佛陀因多聞一日一夜的法而提前成佛,那麼,這些隨行佛弟子聽聞了羌佛說甚深佛法,他們的法緣成就又當如何呢? 為了這件事情,特別進行了急速的年審考證測試,聖考結果得出結論:隨羌佛...

别抱怨人生的裂痕,那恰是阳光照进来的地方

假如你怀孕五个月,胎儿有问题,你会怎么做?不少人都会说打掉吧。 假如生下来,后续的治疗费会让你一贫如洗,乃至负债,你会怎么做?更多人会说打掉吧? 今天说的孩子就是在妈妈肚子里五个月就知道是软组织病,现在三岁多了,他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因为爸爸说:生下来! 三个字,一锤定音,姥姥姥爷,妈妈都听从了。 出生后,看到右胳膊比小腿还粗,爷爷大发脾气,指责为何瞒着他,从此不闻不问。      ...

我心中的自然

      刚懂事的时候,人活的是比较自然的。       记得一次,我去了海滩,当时晴空白云,清澈碧波,海滩上几乎没人,在海边的滩涂上,一个约五、六岁的小女孩清纯甜美,欢笑着一路奔跑,在放风筝。     小手牵着一根绳,风筝随风渐渐飞向远方,沙滩上留下了小女孩的清晰的脚印,定神凝望,小女孩的背影在夕阳下缓缓变小,溶入于整个海滩、阳光之中...

生日的变迁,让我感受到了学修如来正法的幸福

一、50年代的生日--2毛钱梨干 儿时的生日至今记忆犹新,小时候盼望过生日就像盼望过年一样,生日当天妈妈会给我一个惊喜的礼物,那时妈妈会给我2毛钱让我去买喜欢吃的东西,两个哥哥都羡慕我,围着我、讨好我,我飞快地跑到火车站前的水果摊买上一大包梨干,高兴的分给全家人,那时的2毛钱是很值钱的。 于是过生日就成了我向往的日子,现在想起来真有些可爱又可笑。 二、60年代的生日--新作业本 60年代,国家逐步发展,人们的生活有所...

无肉不欢的人,疫情期间如何改变成一个素食主义者?

一日三餐无肉不欢的人,缺少一顿都不成, 特别炖五花肉,连吃稀饭都可以吃上几俩,不但能吃厨艺也有一手。 这就是以前的我,一个无肉不欢,连做梦都想吃肉的我! 时常饭桌上摆的全是肉食,素食对我来说可有可无,有时候我连续几天一片菜叶都不粘! 常言道:“祸从口出,病从口入!”因为我长期爱吃大量的肉食,引起肠胃消化很不好,只要食用凉的~酸的~冰的食物,紧急是制命疼痛,造成饮食不佳营养失调,严重缺少维生素,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有时...

没有学到真佛法,出家也易盲修瞎练——壹乘比丘出家30年的感言

近日,世界佛教总部发布20200103号公告《学的不是本尊认可的经书法本,难以成就》,首次向全球佛教界公开指出,祖师们传承下来的许多传统课诵法本存在严重问题,乃至僧侣们天天在大雄宝殿唱诵的《佛宝赞》《赞佛偈》竟然也掺杂了邪见语句,是被混进僧团的魔子魔孙修改过的法本,我们却全然未觉,天天在殿上做早晚课,礼拜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等佛菩萨,以为在修行,却不知是整天对佛菩萨打妄语,未证言证,实属罪过。 这份公告犹...

我学佛的受用

我非常有幸结缘上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亲说的如来正法,恭闻法音是我每天的必修课。 我是一个60多岁的老人,从小因为父母重男轻女的观念,我就没有进过学堂,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其余什么字也不认识。 2014年非常有幸前去香港大屿山参加了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法会及《藉心经说真谛》首发式,因看到佛陀从空中降到法钵中的甘露实况录像,心里无比激动与喜悦,我虽然不识字,但也义无反顾的恭请了《藉心经说真谛》宝书,我当时就想“这个宝书就是佛菩萨...

等待中的选择,疫情下的黎明

   一场疫情,把我原本的生活节奏全打乱了。与往常一样的温哥华之旅,因此蒙上了一层 “纱幔”。 2019年12月底,我与先生飞去加拿大温哥华,与儿子相聚。在温哥华,我们漫步在蓝天白云下,呼吸着清新空气,观赏花园般的街景。更另人高兴的是,加拿大也有佛教共修中心,我们可以与同修们一起学习,一切都非常和谐、融洽。 可十几天后,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回国的航班被取消了,我和先生只能在加拿大焦急等...

疫情冰冷,但人间有情

2020年春天,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肆虐,医院人满为患。 我长期生活在美国纽约,工作是医院护工,护理病人。由于缺乏有效防护,我本人也身感不适,持续高烧长达两个星期,温度在37.8℃以上(华氏100度以上),并伴有咳嗽。严重时,咳嗽剧烈,我还有昏迷的症状。 去就医时,医生听我说有持续发烧、咳嗽等症状,根本没让我检测,就说我感染了新冠病毒,并拒绝为我看病,只是让我回家休息,也未开药。 我惶恐不安,又惊又怕,求医无门,心里的...

疫情故事:滞留美国的我终于回国了

2020年3月,我搭乘了从洛杉矶飞沈阳的航班回国。因为受新冠病毒的疫情影响,许多航班停飞,此前我已滞留美国一个多月。 与往常的热闹气氛不同,飞机上呈现一片静谧。大家都戴着口罩,警惕地保持距离。我找到座位后发现一袋干粮已放好,起飞后顶上的灯就关了,乘务员中途不再服务。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有人为了防护,竟然能不吃不喝不上洗手间。我的鼻梁被口罩磨破了,时不时要松一下。当我起身去洗手间,借着过道昏暗的灯,看到好几排人穿着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