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学佛修行

u=3854216083,2315077684&fm=214&gp=0

不明因果巧计行骗,学习如来正法挽回破碎家庭和人生

蒙蒙烟雨笼罩着这个城市,也湿润了我的心。回顾以往骗低保,那是一段让人感慨和忏悔的“黑历史”。 我是一个小市民,个子不高,但肩挑生活的重担。我的丈夫曾在煤矿被砸伤过,因而不能干力气活。三十年来,我一直照顾他,还要去饭店打工挣钱养家。丈夫呢,在家料理家务,偶尔也去朋友那里干点轻活,补贴家用。总体来说,我们的日子朴素又平淡。但是自从国家办低保开始,我每天都想着如何占便宜,低保每个月有六百块,白给谁不要呀! 我的条件不符合办...

hzbizx5

更正——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農曆正月初五:第五道答案)

圣德高僧们的重要答覆 世界佛教总部咨询中心回覆求证者们的提问 农历正月初五 第五道答案: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对我们这次的提问回答,提出了看法,羌佛说:「你们回答大家的提问,口口声声要求合法规『送菩萨一表』,强调内密灌顶『金刚丸显圣』,篇幅裡很多这些名词,你们提到这麽多的显圣境相,这不是我要的学佛修行,我不是说你们强调法规不好,不会认为你们説得神玄,在佛经上释迦佛陀説的显圣境相公案,比你们说的多,也比你们说的神威玄妙,...

20150920013532_8655

34岁却罹癌晚期,她如何延长了生命?

我叫姚娅希,今年34岁,家住四川省成都市。曾经留学澳大利亚。先后获得工商学士学位,翻译硕士学位、市场营销硕士学位。 2017年9月前我曾断断续续学习外道有四五年时间。在遇到如来正法之前,从未系统拜读过什么佛书,接触过什么佛法。虽然妈妈在家里供着佛像,我们到寺庙也会虔诚跪拜,但也只停留在“烧香拜佛”阶段,对真正的佛法,真正的修行一无所知。 2017 年9 月,我先咳嗽了一段时间,后来又咳血。到成都市第六人民医院体检,发...

u=1047

ICU病房的咏叹调

三伯哥进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已有二十多天。 ICU病房,一个人人谈之色变,闻之沉重的词。曾经高大健壮的三伯哥而今已是骨瘦如柴、器官衰竭了。重症监护室每日两次半小时的探望,让我更体会到人生如梦幻泡影的真谛。 ICU里很安静,但却是病人与死神正在进行殊死搏斗,这里是一个没有硝烟的生死战场,是生与死,幸福和灾难的分水岭。生命在这里显得特别脆弱。这里每天都重复演绎着生离死别,循环不止。不是死就是将死,除了哭还是哭。一进...

素食,马拉松,学佛修行的奇妙互利

素食,马拉松,学佛修行的奇妙互利

我并不是一个天生的素食爱好者。直到有一天,我恭闻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深深明白一切众生都是我无始劫以来的父母亲人。三个月后,我慎重决定终生吃素。这不是一个偏执的想法,而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因为我不再忍心吃众生肉。 一些朋友担心我的身体素质会因为吃素而变差,虽然我再三讲明吃素对身体的好处,但生猛海鲜对他们的诱惑仍然非常大,他们不能理解。直到我成功参加了马拉松比赛,他们开始有了“小困惑”,原来“吃素的人”并不是“吃...

34rty

一道道彩虹托起被放生的鱼儿

每年的1月19日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日”,为庆祝这个全世界唯一一个由政府指定的佛陀日。1月14日,我们举行了放生活动。 天公也来作美。持续了一周的雾霾突然散去,久违的湛蓝碧青如洗。气温回升到10度左右,温暖如春。 淀山湖,湖水清澈,水质优良。正是放生的好地方。 水桶中,黑鱼,鳊鱼,泥鳅……,这些刚刚从屠刀下解救出的小生命,还在惶恐和躁动中,四处串游,上下扑腾,它们似乎要撞破这囚禁的四壁。...

老实人杀人只因两笼麦田!是非之争真的重要吗?

老实人杀人只因两笼麦田!是非之争真的重要吗?

“人争一口气,树活一张皮”千古流传,好像不争口气就是没骨气的表现。其实,生活中是是非非,纷纷扰扰。我们绞尽脑汁辩论是非,大事小事非弄个曲直方圆,却忽略了由此而引发的愤懑与祸端。 说起是非,也许只是一个不经意的小误会。 说起是非,也许只是别人无心的小过患。 说起是非,也许只是一次搬弄口舌。 不在意,忍辱对待是非,它就会像风吹草动,雨打芭蕉一样瞬间倏忽不见了;你在意,它就会像星星之火,燃成燎原之势。 说个故事,雾鸣山的一...

cibei

面临绝境的小老鼠,轻轻揭穿我的假修行

“那是什么东西啊?一动一动的?” 我很好奇着。此时我正在上班的途中,在我前面不远处有一个东西在动来动去。走近后,我吓得几乎想逃离,那是一个涂满厚厚强力胶水的纸盒,上面粘着一只小老鼠。它在拼命地挣扎,我明显地感受到了它的恐惧和痛苦,或许它已意识到了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其实我不太喜欢小老鼠甚至可以说有点怕它,但看到它痛苦的样子,我想必须帮它摆脱困境。我环顾四周,先把它移到一棵大树下,这样就算有车子经过也压不到它。然后,我...

3257632

佛法帮助沉迷网络的我 找到珍爱生命的最佳选择

我对文字很喜欢,看到有字的东西,都会多看两眼,这是从小就养成的习惯。 记得每到寒暑假,我会翻箱倒柜找书看。那时农村比较少书籍,家里有书的话,真叫“珍藏”。爷爷有厚厚的《封神演义》《说唐演义》《说岳全传》《水浒传》等书收在木箱里,那是我的最爱!不认识的字,我就跳过去,囫囵吞枣般只为故事情节而读。家里订的报纸,有连载故事的,我一期也不放过。后来,家里的看完了,我跑到邻居家找书看,小人书、《故事会》等统统“一网打尽”,真是...

乡愁不再是离愁,父慈子孝在正知见下闪耀

乡愁不再是离愁,父慈子孝在正知见下闪耀

在深冬严寒中,我回到阔别许久的故乡,那一如既往熟悉却又稍许陌生的一切,映入我的眼帘。老树的枯藤与残叶在风中摇曳,似乎在诉说岁月的无常,我也深深感到时光如水东流逝。 到家后,我坐在屋内跟母亲诉说旅途的点滴,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咳嗽声与脚步声。我猜想着父亲的变化,或许遍布白发,或许身背佝偻,然而他进门的一刹那,令我大吃一惊——父亲似乎变年轻了,比以前更显活力。寒暄几句后,父亲又开始了忙碌。 此时,记忆模糊了双眼,我依稀想起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