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慈悲

67560e72

父母和弟弟放生蟒蛇的行为,让我惊叹

很多人看到蛇就已经心惊肉跳,但如果您在山上看到一条两米多长的受伤的大蟒蛇,您会是什么反应呢?跑?抓?放?我父母和小弟的行为,让我惊叹。 五月的一天上午,由于菜园浇水的水龙头不出水了,小弟猜想可能是哪处水管破损入了空气才出故障,于是就顺着水管一路排查。走到小溪与菜园地的交界处时,他突然发现草丛里有情况。仔细一看,吓出一身冷汗,好大一条蟒蛇!一动不动地蜷缩在那儿。奇怪的是,这么大动静了,它竟然没有逃走? 父母闻迅也赶来查...

fddd3

放生会成立四周年,回顾救助生命与慈悲心的增进历程

前言:不杀生而行放生是佛教十善之一。放生是修行人慈悲与修行的具体表现之一;放生是集财布施、法布施和无畏布施为一体的方式;放生是人们增长福慧,培养慈悲心的好方法。 2018年南无观世音菩萨圣诞日,也是放生会成立四周年的日子。这天,放生会的服务人员早早来到放生地点,布置壇城,供奉南无观世音菩萨法像,摆供。大家一起念诵放生仪轨,给物命做皈依、忏悔,诵佛号与经文,并给它们洒上法水,与佛法结缘。这天我们放生了很多怀孕的母鱼,还...

143746458

得益于佛法的力量,告别亚健康

以前的我是个特别倒霉的人。从小到大,养花花死,养动物动物死,就连非常好养的乌龟也都能养死。甚至连我家附近守车棚的狗都讨厌我,每次见到我,总得对我龇牙咧嘴地怒吼一通才罢休。 我的倒霉还体现在健康状况。大病没有,小病不断。小小年纪腰膝酸软,一年到头,天天都感觉浑身软困乏力,还特别怕冷,一到冬天仿佛整个人被放到了冰库,穿多厚都没用。医生说我是先天肾气不足。 倒霉的我,亚健康的我,常常萎靡不振,只能整日活在慵懒之中,工作、生...

20140

当别人挑衅时,学佛修行人如何面对及处理?

一位无名行者在渡船上过江,突然身旁来了三个地痞无赖,挑衅以图谋利。他们以恶言攻击行者,但行者并不理会他们。三个地痞无赖见行者不上当很是生气,一人上前往行者身上吐唾沫。行者依然不生气,淡然地说:“我可以轻易打倒你们三人,但我不会这么做,请你们自重!”地痞无赖们见挑不起事端更是生气,又一个无赖上前多次往行者身上吐唾沫,行者淡定地望着海面。尽管这些人如此羞辱行者,但行者竟像没事一样。对此,三个无赖感觉很无趣,只好作罢! 虽...

1314

一样的婚礼,别样的喜宴

“哎呀,这竟然是素食啊,素菜还可以这么好吃?” “真的是全素,听说还专门请了广东的大厨掌勺,食材很多都是空运的。” “这样的素席婚礼可时髦了,人家明星张杰、谢娜的婚宴就是全素。” “以后我儿子结婚也可以这么办,大气、好吃又有面子……” 听着婚礼现场的来宾七嘴八舌的议论、看着大家喜笑颜开的笑容、感受着幸福和睦的温馨氛围,我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地。阿弥陀佛!儿子婚宴不杀生但又让大家都高兴,这一直是我的心愿! 既要不杀生...

cibei

面临绝境的小老鼠,轻轻揭穿我的假修行

“那是什么东西啊?一动一动的?” 我很好奇着。此时我正在上班的途中,在我前面不远处有一个东西在动来动去。走近后,我吓得几乎想逃离,那是一个涂满厚厚强力胶水的纸盒,上面粘着一只小老鼠。它在拼命地挣扎,我明显地感受到了它的恐惧和痛苦,或许它已意识到了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其实我不太喜欢小老鼠甚至可以说有点怕它,但看到它痛苦的样子,我想必须帮它摆脱困境。我环顾四周,先把它移到一棵大树下,这样就算有车子经过也压不到它。然后,我...

403d0001113e6eac7901

从“携程亲子园”事件看如何消除社会乱象中凸显的“心灵雾霾”

近日,充斥各个媒体头条的是既“辣眼”更“辣心”的携程亲子园“组团虐童”事件,其令人发指的行为,引起网民的义愤填膺。俗话说:“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不禁想问这些参与“虐童”的老师,难道你们没有孩子吗?这些可爱的小孩子有什么错? 这个事件一出,人们把愤慨的焦点集中在了这些人的残忍上,感到义愤填膺。而我认为,对这些“虐童”人,人们不能仅是扬汤指责,更应该以“新视野”来深入挖掘其背后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 当我在反思这个问题时...

43480004a08b1f4251c3

人生之旅一朝无常,转眼成空,回家吧!

已是初秋,天气转凉,夜晚与丈夫——斌在北岸公园散步。 晚风,尽显温柔本色,犹如娇嫩的小手轻抚我的面容。我享受着这份惬意,让心灵自由呼吸,有道不明的清朗与舒爽,脚步也轻盈了。 放眼望去,公园里并不冷清。人群中不乏天真烂漫的孩童、英气勃发的少年、潇洒刚健的青年、成熟稳重的长者,还有步履蹒跚的老人。他们是跃入我眼帘的风景,亦是人生之旅的缩影。 沿着公园栈道前行,宽阔平坦的湖面在夜色中显得静谧而深沉。湖对岸,灯火闪耀,灿若星...

8856019_8856019_1435147125341_mthumb

儿子急病,我们亲眼见证了伟大佛法真实不虚的加持力

2017年9月3日,儿子王玥珩开始发烧。最初时高时低,用了退烧药也不见效。从9月4日看第一个医生到9月8日晚医生发出信件要求入院医治,整整六日发烧不退! 入院当日我因工作未能送孩子去医院,是由孩子的母亲,我的妻子陈一慧送去的,据妻子讲,入院当时已高烧39度以上,医生进行了紧急处理,并旦安排了X光检查和抽血检验,结果查出肺部感染了不知名细菌,所以才会高烧不退。 当晚我去医院守护孩子,整晚孩子都不断在39度左右徘徊,医生...

3c6f00025ca92b9cb587

放生成瘾,见到自己往昔的父母将被杀,我岂能不蛮横?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瘾”。这种瘾上来时是很难控制的。犹如当烟民的烟瘾上来时,没有抽上一口会浑身不舒坦。 而我最大的瘾与众不同,那就是“放生”,我见不得人家在我面前杀生。只要看到有生命将要被杀,我的“放生瘾”就会发作,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或霸道或蛮横或不讲理,也要救下生命。 1、 有一年,我在哈尔滨市松花江边放了一些泥鳅和鱼后,坐在岸边欣赏松花江风光。忽然看见一个人捕到了一条泥鳅。急了,赶紧对他说:“请你把这泥鳅放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