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搜尋結果

依關鍵字 "学佛".

不是上不上网护法的概念,而是学佛能不能成就的问题!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什么叫修行》,其中讲到“菩萨应照菩提心”的修持,要修“无畏护法菩提心”:“一切妖孽恶魔施以破坏佛法,导致破戒残害众生让其痛苦时,我将持以正见,不惧魔之恶力而挺身保护佛法,维护众生慧命。”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学佛》中也告诫行人,一当失掉无畏,就犯了根本戒,不可能解脱成就,如有妖人、坏人毁坏佛像、焚烧佛经、破坏正法、诽谤污染佛菩萨,佛弟子...

严歌苓的成功之路,与学佛人的“成功定律”

美国心理学家格拉德维尔一直致力于成功心理学研究,他提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理论:一个人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掌握技能,跟“练习”的时间长短有关。一般说来,一个人如果想在某一领域取得成就,他至少坚持一万小时以上。 中国有句流传甚广的话:十年磨一剑,与此理论也不谋而合。 芳华》的作者严歌苓,她的成名之路就离不开“一万小时”的成功定律。军人出身的她,始终保持着军人的作风和职业化的写作训练。她从事写作四十载,每天开足马力,按时按点...

原生家庭的痛,她依靠学佛 “治愈”了

有一个小孩,喜欢独自玩,可以一个人玩沙包,踢毽子,跳房子,编花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阳光明媚、碧空如洗的日子,她看到别人偷摘自家果园里的橘子,也只敢伸出半只脑袋张望,心想:他怎么还不快点走?却从不敢呵斥一声,吓退来人。 有一位女士,喜欢跟朋友相聚,组织户外活动,徒步、爬山,脸上常常洋溢着八颗牙齿的笑容。她还喜欢沉浸在书本的世界里,让文字引领思维,探索未知的领域。一缕阳光,透过窗户,跳跃在手中。 这两个场景说的其实是...

我“以柔克刚”带领丈夫和家人学佛了

不知不觉,我学佛修行已经六年多了,因为是直接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进步神速,我和家人都获得了法益,法喜充满。下面就是我真诚的分享。 (一)爱钓鱼的丈夫放下了鱼钩 六年前,我丈夫常常跟邻居们一起钓鱼。我好说歹说,他都听不进去。我能眼看家人这样漠视生命吗?由于价值观不同,我们老是吵架。 女儿劝我说,爸爸他不学佛,你就慢慢开导他,我也会“见机行事”的,我们一起劝他不杀生而行放生吧。 想想也是,哪个众生没无明造过业呢...

年轻人学佛,学到乐观豁达,笑对人生起起落落,有何不可?

年轻人学佛,学到乐观豁达,笑对人生起起落落,有何不可? “年纪轻轻,学什么佛啊!”我常听到身边朋友如是说。在人们印象里,似乎学佛是退休后修心养性,消遣时光的事情。 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掺和到一群大爷、大妈的群体中诵经拜佛似乎有点异类,犹如在“广场舞”里看到年轻人一样,感觉怪怪的。为此,许多年轻人也就“望佛止步”。 错!大错特错!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著《世法哲言》有云:“惊世之道,捷然取之,由缘未熟,时久淡之,群或...

学佛修行,是我人生的分水岭

在未遇到佛法之前,我内心深处总有着莫名的空虚,找不到人生的方向和目标,做什么都觉得不是我想要的。我也曾想象着将来老了,也许会像路边跳广场舞的大妈一样,无所事事,或者进入老年大学,学学画画,了此余生。不曾认真思考过,人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为了什么,内心充满了无奈和迷茫。 长年以来,我身心极度疲乏,精神萎靡,连走路都觉得吃力,躺在床上,自感如行尸走肉活死人一般。我时常羡慕别人一家三口,外出散步,说说笑笑,但这对我来说这些都是...

【视频】华藏学佛苑2019年学习班第二期集锦

华藏学佛苑学习班学习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亦依娑婆世界教主 释迦牟尼佛的教戒,致力於将佛陀的正法正确无偏地传递给大众,期望学人依教修学後,受用法益,早日福慧圆满,解脱成就。培养行善积德,互相尊敬爱护,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的学人,促进社会和平吉祥,利益人类。 学习班学习时间为两周,课程内容严依佛陀正法教戒,融合传统丛林生活制度,营造生活活泼愉快,戒体精严的修持环境。每期学满合格者,颁发结业证书。 『2019年学习班...

好了伤疤忘了痛,妻子两度鬼门关,我终明白学佛解脱才是人生出路

(1) 我叫廖文雄,我太太叫黄小冰,是一位贤妻良母,我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一家人过着幸福的生活! 2015年底,我太太去医院检查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已经转移淋巴,及两边的肺都有好几处肿瘤,已经无法做手术了。医生私下跟我说,大概还可以活半年,如果化疗,有可能可活一年左右。但做化疗太太身体承受不住,她太瘦弱了体重不到70斤,所以我们只能保守治疗了。 为此,太太三天两头去医院住院抽胸腔积液。听说什么保健品好,什么药好,就买来...

黄泉路上无老少,不能等事务轻松后再学佛

老杜是商场上叱咤风云一位老板,家资颇丰,吃穿不愁。他觉得自己打拼多年,是时候享受生活了。于是把大部分生意交给儿子打理,自己主抓大局。心宽体胖后,他迷上了搓麻将,约上朋友、客户天天到麻将馆报到,而且一旦搓起麻将来,可以说是六亲不认。 有一次母亲住院,他都没心思管,最后还是趁下午某个麻友缺席的空档到医院看了一眼母亲,然后又火急火燎占位去了。自从迷上了麻将,老杜不在麻将馆,就在去麻将馆的路上。 他的太太是一位佛弟子,就常劝...

学佛的我撞进了抑郁的漩涡,这样走出来……

真是羞愧啊!学佛多年,自以为快乐的我最近竟然患了抑郁症。那种压倒一切的伤感袭击着我,内心晦暗的阴云,挥之不散,我原来的快乐已荡然无存。 我还要如此抑郁伤感吗? 冬天的太阳软弱无力,热爱太阳的我得不到丝毫温暖。 身边的沉默的伙伴没有语言,如同魅影。 我极尽全力的想,也想不起什么事情能再让我振奋,倒是一堆难缠晦涩的事情,鬼魅一样的缠着我,缠着我的思维: 想起孩儿的叛逆;想起丈夫曾经的背叛;想起朋友关键时刻的抛弃;想起官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