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中国画

说说“叶公好龙”式的佛弟子

拉珍     在「老百姓」的文章「到底在抗拒什么?」中,看到「难道佛教徒个个都是叶公好龙吗?」这句话,想了很多。     叶公真的是喜欢龙,你不能说他假喜欢,起码看起来是那样,无论亲戚朋友,外围的人都知道他醉心于龙。龙的雕塑,龙的画像,龙的故事,无一不收藏,房间里的柱子也全都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假设放到二十一世纪的现在,可能有龙图样的笔、本子、衣服、包、音像制品、各类小装饰品大...

关于《“四明行、四暗行”考验弟子,不是圣者,即是邪师》的补充

拉珍 《“四明行、四暗行”考验弟子,不是圣者,即是邪师》发表后,有行人提出:“‘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师五十法颂’二部法中所定之师,也是以您此篇讲解之法义标准来量师吗?” 郑重告知广大行人,首先我们必须弄清楚三个问题:什么是法?什么是戒?什么是鉴规?由于篇幅关系,此处最简单最粗略地讲述什么法,戒和鉴规就不在这里讲了。法,是必须建立在缘起、仪轨、本尊、护法、观修、咒语、手印、愿力、回向等之上的系统修持,这才是法,少了以...

佛教理论的两面性

拉珍 昨天,宁玛巴法王贝玛诺布仁波切圆寂了。在为贝诺法王的成就解脱而欣慰的同时,更惋惜娑婆佛教界又少了一位学识渊博、戒行清净的大德。故而祈请法王早还人间,再转法轮广渡众生。看到这些大德们的离开,心中颇多感慨,回朔佛教在娑婆弘传以来所经历的种种变迁,深感众生与如来圣教法缘之日益衰减,故今特书“佛教理论的两面性”一文以醒世人。 释迦佛陀佛教理论建立之初,没有两面性,只有独一理体,如释迦世尊所说三藏理论,是处于佛陀的境界中...

鉴别圣德的级位

拉 珍 这段时间,网上大量出现大圣德大菩萨的称号,产量还越来越高,可是一拿出来质量检验,我的天哪,千分之九百九十九都是伪劣产品,可就是有那么一些愚顽者口口声声说某某人是大圣德,或他的师傅某某是什么大菩萨,甚至听到百无一能的人大言不惭称他早就知道自己是某某大菩萨化身云云。前几天翻开几本现在的所谓佛书,又是一堆当今的这个大圣德那个大菩萨,更可笑的是有些无知人还整天张菩萨、李菩萨的称呼那些会胡乱编讲几个佛教术语的人,好像这...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说 世法哲言 十三

凡事應三思之弗覺,體實而再行之,不可聞言而從,亦不可聽之否虛,三思之下實施無道者,當進而窮根之研,欲覓高天彩虹而遇烏雲之佈,則疑于霞輝之弗成也,是為過失。       古人有「三思而行,再思可矣」之說,實際上,光「三思而行,再思可矣」是不夠的,在三思之後,還要具體去實踐以觀察真實效果,這也就是說,我們絕不可以聽說一件事情就立刻不加思索地去辦,而必須要加以認真思考和實踐,但同時,又不能聽到...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说 世法哲言 十

唯誦文章是無知,文學之才唯附實,而今大學四書五經,為文弗施者,收之弗能養其己,放之不利其眾或,唯誦何益之有,施詩文于社會之用,造益利眾者,是為轉知化實也。 在社會中有這樣一種偏見,往往認為一個人有知識、有才華,就是人才,實際上這是很大的錯誤。任何人,不管他知識有多麼豐富,才華多麼出眾,無論是古代通讀四書五經的飽學之士,還是現在的大學生,如果不能把所學的知識付諸於社會的實踐,這種人都是不能被稱為人才的。因為,只有把所學...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说 世法哲言 九

赴約者奔往為事,中遇道障之退,更便速前也,車擋雖倒掛之行,而在更利前行之策也。 在日常生活中,凡是與別人商約好的事情,我們就要按時去做,要照著約定的條件去履行,並爭取把它辦好。實際上,要成就我們的事業也是一樣。但是,往往在我們在前行的途中會有很多障礙,舉例來說,上學時要讀書、認字、寫作文,有的句子造得不對,有的作文寫的不好,有的數學做不了,但是我們必須要努力完成這些作業,並且要做好、做完美,最後達到目的,順利畢業。又...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说 世法哲言 一

必識己方立人,何以故也?己之諸癖自難于解,如瞻己背終弗所見,為外人頗觀,己藏己過乃人之常性,過甚則或離而不願同謀,識已得之其弗覺,愧而求知,格得其德,方可立人,人皆敬之而助也。 必須認識自己才能真正成為一個人,這是什麼道理呢?為什麼我們首先要認識自己才能真正成為一個人呢?雖然我們現在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人,但有的人做的很多事情連動物都不如,有的人的本質可以說根本不是一個人的本質。因為有很多人都不了解自己,所以只有認識自...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国画《石榴》,引发对生命中真谛的思考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国画) 没有硕果累累的再现、看不到青枝绿叶的描摹、找不到细节的刻画,整个画面简单的几乎不能再简单了。奇怪的是,这幅画你看过一次却很难忘怀。画面的语言极为精炼,布局极其巧妙: 三五条苍辣厚重的线条,七八笔象征着树叶的笔触,老辣拙实的笔墨写出一枚满身飞白的石榴,石榴裂开的嘴里含着晶莹剔透的红宝石一般的颗粒,(这是整幅作品的画眼所在),暗喻着艰辛沧桑与收获的辩证关系。 整幅画面触目惊心,不禁让人感...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国画《独石红头》,静穆超凡格高境大的伟大艺术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国画作品) 似鲲鹏像秃鹫,又非鲲鹏非秃鹫,暂且就称它为灵鹫吧。 它通身墨色乌亮斑驳,犀利的眼神,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呈现出曾经沧海的无言抽象,或许刚刚从万里归来吧,羽毛还有些凌乱,一双利爪紧紧钳抓着红石,支撑着略显疲惫的身躯,孤傲的目光凝视着远方。脚下的红石,如宝石似美玉,晶莹剔透美艳醉人。仿佛应证着仙禽不落无宝之地的古老传说。 此画的作者是怎样的人格,有着怎样内在的精神世界?才能塑造出如此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