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佛法

疫情冰冷,但人间有情

2020年春天,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肆虐,医院人满为患。 我长期生活在美国纽约,工作是医院护工,护理病人。由于缺乏有效防护,我本人也身感不适,持续高烧长达两个星期,温度在37.8℃以上(华氏100度以上),并伴有咳嗽。严重时,咳嗽剧烈,我还有昏迷的症状。 去就医时,医生听我说有持续发烧、咳嗽等症状,根本没让我检测,就说我感染了新冠病毒,并拒绝为我看病,只是让我回家休息,也未开药。 我惶恐不安,又惊又怕,求医无门,心里的...

转载:呼吁书—–致:面对疫情所有渴望伸出援手的人

面对每日新闻里不断上升触目惊心的疫情数目,面对身边触目惊心的疫情状况,面对美国纽约、加州等城市空荡荡的商场和大街小巷,此次疫情的严峻程度可见一斑。我们必须以最严肃的态度去面对此次难关,决不能掉以轻心。同时,我们也要以最乐观的态度去面对生活,尽管困难重重,我们仍将携手共渡。 我们知道,许多海外华人都有一颗热忱之心,在国内发生疫情时义不容辞的筹购了许多口罩,快速的邮向国内。现在,纽约,加州等城市也陷入困境,我们同样渴望有...

拿杵上座法會 高僧們出難題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谁能单手提悬420磅13秒钟?     華府新聞日報 2020年2月15日A7新聞 前言:由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學佛修行要修暇滿殊勝海心髓和最勝菩提空行海心髓,諸惡莫做、眾善奉行,利益眾生,這才是正事,不贊成拿杵上座的考試,聖德們為了讓羌佛支持拿杵上座,就故意設了一個陷阱,請羌佛來觀禮,結果羌佛來了,就造成佛陀無法推託,只得出面解難。 金剛大力王拿杵上座的標準是上超30段,為最高頂峰...

人间真的有净土吗?

有人说:“世界屋脊”之称的西藏,拥有湛蓝的天空,清澈的湖水,气势雄伟的布达拉宫,还有转山朝圣的信众,好似“人间净土”。 有人说:新疆的喀拉峻,静谷雾秀,百溪涌汇,芳草萋萋,繁花斗艳,被人们喻为天籁之地、世外桃源,好似“人间净土”。 有人说:云南的香格里拉,远离都市喧染,宁静而安乐,每寸土都是画,每条河都是歌,好似“人间净土”。 但人们不知道究竟何为真正的净土。 恭读过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法著——《学佛》,我们就会知道,...

念佛号相应出现的奇迹

“人有诚心,圣有感应。”相信很多人在特别无助的时候祈求过佛菩萨,希望得到护佑,事实上也是如此——诚心祈求就会相应得受用,我就真实经历过,还不止一次。 (一)美国丢手机,祈求中寻回   有一次在美国逛街,我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原本拿在手里的手机不见了。 同伴提醒我:“你赶紧想想:刚才去哪里了?”  我回忆了一下,手机丢失前,我先去了服装店,后去了包包店,好像有拿手机出来拍照,可依稀记得又放回口...

封城前,外甥女从武汉回来了

一场新冠肺炎的疫情,让人们闻“疫”色变,我家也经历了一场惊魂。 1月22日,我老伴因身体状况,要去上海复诊。而我家里有八十岁的母亲需要照顾,姐姐说让她女儿英子来照顾外婆。我想太好了,真是及时雨! 当外甥女英子风尘仆仆拖着行李箱赶到,我才知道原在杭州工作的她,下半年转到武汉工作了。这可是疫情重灾区呀,武汉封城前约有500万人离开,英子可是那500万分之一啊!万一她是病毒感染者这么办?我们全家可都接触了啊!普通人还能扛,...

学佛受用:子宫肌瘤消失了

2017年11月20日,我在汪清县林业局医院和妇幼保健院检查出子宫肌瘤。同年12月6日,我去长春吉大一院复查,子宫肌瘤确诊无疑。 医生说病情很严重了,要做手术,切除子宫。当时我的心里充满了压抑与烦躁。 由于多种原因,我没做手术就从长春回来了。但我心里总有挂碍,担心病变。在这期间,我仍然不间断共修闻法,精进做功课。    2018年12月23日,润德师来汪清弘扬佛法,慈悲的润德师让我服用了佛教丹丸和...

车站辩论佛理遇殊胜法缘,原来我一直被误导却不知

俗话说:“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确实如此。 作为一个已有20多年学“净土法门”的“老居士”来说,我一直以为自己学了很多,懂的也很多。每次到师父庙里,在师父很忙时,我简直就是师父的“代言人”。对于同修提出的疑问,我都能答。因此,同修们都尊称我为“大师兄”。面对同修的赞誉我都谦虚的说“惭愧惭愧,我还修的很差”,但心里却美滋滋的,欣然领受。 直到那一天因送好姐妹贵姐回惠州,在动车站候车室遇到一个“高人”,我与她辩论一下佛理...

他人生死危难之际,作为陌生人你会伸出援助之手吗?

近日,张红医生在飞机上紧急救助七旬老人,用嘴吸尿的新闻震撼人心。大家纷纷赞其“医者仁心”。有人感叹说,为老人吸尿儿女尚且不能做到,何况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有职业道德的医生真可敬可佩! 面对生死选择时,我们是否都能像张医生那样,放下自我的利益和挂碍,以他人为重呢? 就在这个新闻发布的前一天,我也遇到了一件考验人性的事情。 那晚,清风拂面,万家灯火,我漫步在回家的路上,行至地铁站觉得有些饿了,于是到餐馆点一碗斋面,津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