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学佛分享

一代國師為何生了人面瘡?

唐朝高僧悟達法師因德行高深,深受唐懿宗尊崇,遂封他為國師。 唐懿宗賜予沉香木寶座,他歡喜而坐。 一日國師膝蓋上突生人面瘡,劇痛無比,卻找不到原因? 後來他終於明白人面瘡生起,是因貪坐皇帝賞賜之物,遂將其舍掉不要! 這時突然人面瘡說話:“是你把我殺的”,就講述了原委,“我每天到那個時候劇痛難忍”。 我一世一世的都想來報仇,你不是出家就是做官,又報不到仇”。 一直到這第七世,你竟然又出家成了高僧,我痛苦無比,看來我又沒有...

我願承擔因果報應的敘述

――本文轉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再次來到這個世界上,其崇高的道德、五明智慧都是找不到第二個聖者能與之相提並論的,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至於常被人們引以為奇的聖境界,在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身邊更是隨時隨地都發生的,我們隨侍在三世多杰羌佛的身邊久了,看得太多了,往往對這些聖境都習以為常、甚至有些麻木了。但是,我在這裡要說的兩個事情,不是因為都跟我本人有關,而是直接牽涉到娑婆世界所有眾生...

罕见奇事,腊梅夏开且连开15个月

“高标逸韵君知否, 正是层冰积雪时。” 本应在寒冬腊月凌寒而开的梅花,却在盛夏俏立枝头。错乱了季节绽放不说,还连开15个月,超越现有科学认知。 虽然有人会从不同的角度来解读,但这如同在白雪皑皑的寒冬听到河边挂满雾凇的柳树传来了夏蝉的叫声,实在是前所未闻,神奇的令人不可思议! 公元2000年腊月,时 释隆慧大法师将购买的一盆腊梅,供奉在南 无 羌 佛的法钵坛城。时值梅花季,这盆梅花开出红,白两色的花朵。大约一个月后凋零...

“糊涂”不难得,心境博大自然成

清代书画家、文学家郑板桥文采斐然,书法潇洒自然,奇秀雅逸,又擅长画兰、竹、石,世称“三绝”,尤其是他“难得糊涂”与“吃亏是福”的处世哲言脍炙人口,广为流传。 据传,“难得糊涂”有多个版本流传。有一种是说:郑板桥在山东潍县任县令时,看到“衙斋无事,四壁空空,周围寂寂,仿佛方外,心中不觉怅然”。他想:“一生碌碌,半世萧萧,人生难道就是如此?争名夺利,争胜好强,到头来又如何呢?看来还是糊涂一些好,万事都作糊涂观,无所谓失,...

送別小哥哥

小哥哥 請原諒我曾抗拒見你最後一面 我不忍 見你躺在冰冷的棺木裡 再也看不到這個世界 我默默為你祈禱,為你誦經回向 淚眼中 我一遍遍叩問 難道你真得離去 不久前我們在一起開會 你坐在我的身邊,發表你的工作見解 言簡意賅,鏗鏘有力 如同你豪爽的性格 還記得嗎 幾天前我們還在單位門口相遇 人群中,我一眼認出你 你戴著白色口罩 疫情防控期間佩戴口罩本是尋常事 不知為何我卻心中一驚 腦海中閃出一個莫名的念頭:小哥哥,你生病了...

修行要在细微处反思,说的多做不到是“数他人珍宝”,危险

算起来,我学佛有一些年头了,曾一度自认为学了很多佛理,修行也很虔诚,时常和佛友们探讨空性理论,觉得自己认知、见解还很不错。直到有一次在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时,佛陀说“不要数他人珍宝”,这句话惊醒了我。我突然理解到,一直以来喜欢跟他人分享什么空性啊,般若啊,不仅是在“数他人珍宝”,而且是落入“认空谛说理,离实修行持”的邪恶知见而不知,甚至是误人慧命,自背罪业。 佛陀讲的法性真如的境界是在告诉我们有这样的圣境界,是...

我是这样破除他的所知障的

前几天,我得知李强教授住院的消息,便前来探望。他妻子告诉我说:“凌晨两点左右,我听到书房有异样的声音,推开房门,可怕的一幕映入眼帘:丈夫瘫坐在地上已不能说话,我赶紧送往医院,一检查,脑出血,需要立刻手术。” 李强教授多年从事绿色养生疗病专业研究,参加过无数次公益绿色养生讲座,曾多次在人民大会堂授课,在国内小有名气。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信佛,而且号称儒、释、道三修,然而,他哪里明白,他学的并不是能解决生死轮回大事的真正佛...

我在正年轻的时候,学佛了

“你怎么年轻,竟然学佛了?” 这是很多亲朋好友表示好奇,而经常询问我的一句话。 在他们的印象里,皈依三宝,念佛、学佛是退休人士或老年人才做的事。对于我年纪轻轻就学佛,绝大部分人感到很惊讶。 而我这样回应:“学佛不是老年人的专属,所有人都应该学,而且越早越好。因为学佛能让我们明信因果、弃恶从善,做一个更好的人,最重要的是,学佛能解决我们最大的一个问题——生死大事。” 佛门中有句话,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那就是“佛度有缘人...

两个乳气活鲜的小孙女,竟成了六旬奶奶的学佛良缘

 耳旁突然传来了六字大明咒的声音,是妞妞在念诵。怎么回事啊?我有点奇怪。再仔细一看,原来马路对面有一只被车轧死的老鼠,妞妞在为它诵咒,这个小小的善举让我大为惊喜,妞妞在种善因啊,她有一颗怜悯动物的心。 我的两位小孙女妮妮和妞妞非常活泼可爱,她们不仅让我享受到了天伦之乐,还让我打心眼里感到欣喜,甚至有点“嫉妒”。因为她们从小就能跟我一起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比我之前生活的条件好太多了。  我...

两位医生让我明白了爱语沟通

修行处处是道场,上午九点多,老父亲打来电话,让我赶紧过去一趟,他因脑缺血头晕得厉害,电话里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很虚弱,我的心不禁提了起来。老父亲有陈旧性脑梗塞,如果发作是很危险的。我急忙把手头的事情放下,打车到父亲的住处。一路上,我不停地念诵佛号,祈求佛陀师父加持老父亲千万不要犯病。 到了父亲的住处,一进门,父亲就说:「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不难受了,我不想去医院了。」 听老父亲这么一说,我放下心中的石头,稍微松了一口气。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