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拉珍文集

愚 人 可 怜

拉珍 这两个问题本不想回答,但毕竟众生可怜,只能尽力帮助他们建立正知正见。 一.佛法与民族 有人向我提出来,说有一种舆论,似乎觉得密法只有纯正的藏族喇嘛才懂,只有藏族人才配当仁波且当法王,一说到哪个仁波且或法王是汉人,就皱起了眉头,鼻子里就有一种不屑的气息。而听到这些言论的非藏族佛弟子,也常常没了底气,觉得自己理亏似的。这简直是一种愚痴至极的想法,有这种思想的人,如果是初入佛门尚可原谅,如果是老修行,就简直不配做佛弟...

实证圣量派掌握生死易如反掌之间

拉 珍 前几天,有位叫“遍修心行”的行人在部落格留言,希望我能助他纠正一位“学佛网友”的邪见。下面这段内容摘自那网友写给他的一封信: “……比如有个称拉珍的网上行客,最近写一篇文章主题说佛教理论的两面性,‘理论知见体悟派’和‘理论实证圣量派’,道理上看起来似乎没有一点儿错,但是她拉珍话说得斩钉截铁气势逼人,她凭什么就能代表理论实证圣量派指手画脚呢?再说实证圣量这个东西,确实是在书上写得不少,可是有多少人亲自见过呢?大...

鉴别圣德的级位

拉 珍 这段时间,网上大量出现大圣德大菩萨的称号,产量还越来越高,可是一拿出来质量检验,我的天哪,千分之九百九十九都是伪劣产品,可就是有那么一些愚顽者口口声声说某某人是大圣德,或他的师傅某某是什么大菩萨,甚至听到百无一能的人大言不惭称他早就知道自己是某某大菩萨化身云云。前几天翻开几本现在的所谓佛书,又是一堆当今的这个大圣德那个大菩萨,更可笑的是有些无知人还整天张菩萨、李菩萨的称呼那些会胡乱编讲几个佛教术语的人,好像这...

修行人不要忘了目的——解脱

拉 珍 《鉴别圣者的级位》刊出后这段时间,从各种渠道传来不少询问。有的人很高兴找到一个清楚鉴别真假圣德的方法;有的不相信文中坦白剖析的佛教界圣者队伍现状,认为言过其实;有的人通过金刚力表法鉴别,恍然明白了很多真相,对某些妄称大菩萨的活佛法师感到失望,同时也为自己的成就前途担忧,不知该何去何从;有的人却认为身为弟子,总拿这个标准那个标准去衡量师傅,是不是不妥当,会不会引起反感?还有的人就文中的一些具体法义提出了学术知识...

撕开他的画皮

拉珍 在撕开画皮之前,我想提醒诸位行人思维一件事,“蓝台印证”只是佛法智慧五明中工巧明的一个小部分,几年过去了,没有一个诽谤者能做下来,乃至根本不敢去印证。他们为了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用尽了一切卑鄙手段,却就是拿不出佛法智慧取得“蓝台”的成就,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是披著画皮面具的妖魔,妖魔当然生不出佛法智慧来。 《举起你智慧的金刚锤六——砸破寄居者的壳》刊出后,我发现有些行人对寄居者的概念依然重点不明,故今作一个提要补...

痴呆人才会用假文证公开出书

拉珍 自从《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面世以来,社会上,尤其是网路上,恭敬赞颂学习者多不胜数,但也时不常的冒出一些反对者,诋毁者,他们略施小计就蒙毒了稀小愚人,分不清东南西北,众生愚痴可怜!妖魔的手段其实很低愚,我是说他们耍手段的水平其实非常之低下,可为什么有些人还是那么容易就被动摇?因为根本不是修行人,所以没有智慧乃至连聪明都没有。我先请大家想一件事,打个比方,假如是你,今天你持有某大德发给你的,任命你为某某仁波且转世的...

通往天国佛土之路

     拉 珍 前几天,不经意在Weekly World News(每周世界新闻)网站看到一则报道,美国航天局近日公布了一张十六年前哈勃太空望远镜拍摄的照片,当时哈勃太空望远镜出现故障,修复之后,传回的第一张照片是千变万化的色彩和亮光,再经调整焦距,传回的第二张照片出现了天国城市!航天局的专家们全都惊呆了,他们鉴定后确认那片城市绝对是天国:“因为据我们所知,人体生命不可能存在...

“四明行、四暗行”考验弟子,不是圣者,即是邪师!

拉珍 最近有位行人写信给我,提出了一个很原则的问题,他说“金刚上师对弟子有四明行、四暗行的考验,要达到怎么样的师资道量(金刚力)的金刚上师才能有资格对弟子实行‘四明行、四暗行’的考验?” 这成了一个严肃而必须弄懂的问题。 自古以来圣德们考验弟子,都是为了观测弟子善根缘起,测量法器之大小,以便实施胜义内密境行灌顶或胜义内密灌顶等不同佛法,但这不是随便哪个上师都能做的,必须是佛陀和等妙觉菩萨、大摩诃萨,起码要登地菩萨以上...

初行者的自我保护

拉珍 前几天与版主有一番谈论,言谈中,版主对娑婆佛教界鱼目混珠的现状忧心忡忡。他说:“尤其那些当上师当师父的,有识无识之士兼有,有德无德之人皆备,有证量无证量的都在,而一般初初学佛的人,佛学知识浅薄,佛学常识欠缺,是圣是凡分不清楚,还没来得及擦亮眼睛,就往往被一些妖邪之辈带向了歧途。那么,这些初行者,到底怎样做才能保护好自己的慧命不受妖魔侵害呢?” 版主提出的是一个蛮大的课题,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楚的。所谓魔,分内魔和...

所知之障 害人至深

拉珍 愚昧的缔造者是无知吗?不尽然。例如当我们第一次置身于言语不通的异国他乡,扑面而来的所有知识你都会像抓救命稻草一样紧握不放,那时,对于那个陌生的环境,你彻底无知,但你求知,因为生存的压力,你会敞开胸怀迎接所有新来的知识,因此你很快就不再无知。而愚昧的缔造者常常是知识。当人们对一种事物有所了解掌握之后,所掌握的知识往往变成高高的围墙抵挡新概念的碰击,总是用固有的知识作为标准衡量,不符旧者,立刻排除。但固有的一切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