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個人心得

无肉不欢的人,疫情期间如何改变成一个素食主义者?

一日三餐无肉不欢的人,缺少一顿都不成, 特别炖五花肉,连吃稀饭都可以吃上几俩,不但能吃厨艺也有一手。 这就是以前的我,一个无肉不欢,连做梦都想吃肉的我! 时常饭桌上摆的全是肉食,素食对我来说可有可无,有时候我连续几天一片菜叶都不粘! 常言道:“祸从口出,病从口入!”因为我长期爱吃大量的肉食,引起肠胃消化很不好,只要食用凉的~酸的~冰的食物,紧急是制命疼痛,造成饮食不佳营养失调,严重缺少维生素,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有时...

没有学到真佛法,出家也易盲修瞎练——壹乘比丘出家30年的感言

近日,世界佛教总部发布20200103号公告《学的不是本尊认可的经书法本,难以成就》,首次向全球佛教界公开指出,祖师们传承下来的许多传统课诵法本存在严重问题,乃至僧侣们天天在大雄宝殿唱诵的《佛宝赞》《赞佛偈》竟然也掺杂了邪见语句,是被混进僧团的魔子魔孙修改过的法本,我们却全然未觉,天天在殿上做早晚课,礼拜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等佛菩萨,以为在修行,却不知是整天对佛菩萨打妄语,未证言证,实属罪过。 这份公告犹...

我学佛的受用

我非常有幸结缘上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亲说的如来正法,恭闻法音是我每天的必修课。 我是一个60多岁的老人,从小因为父母重男轻女的观念,我就没有进过学堂,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其余什么字也不认识。 2014年非常有幸前去香港大屿山参加了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法会及《藉心经说真谛》首发式,因看到佛陀从空中降到法钵中的甘露实况录像,心里无比激动与喜悦,我虽然不识字,但也义无反顾的恭请了《藉心经说真谛》宝书,我当时就想“这个宝书就是佛菩萨...

等待中的选择,疫情下的黎明

   一场疫情,把我原本的生活节奏全打乱了。与往常一样的温哥华之旅,因此蒙上了一层 “纱幔”。 2019年12月底,我与先生飞去加拿大温哥华,与儿子相聚。在温哥华,我们漫步在蓝天白云下,呼吸着清新空气,观赏花园般的街景。更另人高兴的是,加拿大也有佛教共修中心,我们可以与同修们一起学习,一切都非常和谐、融洽。 可十几天后,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回国的航班被取消了,我和先生只能在加拿大焦急等...

疫情冰冷,但人间有情

2020年春天,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肆虐,医院人满为患。 我长期生活在美国纽约,工作是医院护工,护理病人。由于缺乏有效防护,我本人也身感不适,持续高烧长达两个星期,温度在37.8℃以上(华氏100度以上),并伴有咳嗽。严重时,咳嗽剧烈,我还有昏迷的症状。 去就医时,医生听我说有持续发烧、咳嗽等症状,根本没让我检测,就说我感染了新冠病毒,并拒绝为我看病,只是让我回家休息,也未开药。 我惶恐不安,又惊又怕,求医无门,心里的...

疫情故事:滞留美国的我终于回国了

2020年3月,我搭乘了从洛杉矶飞沈阳的航班回国。因为受新冠病毒的疫情影响,许多航班停飞,此前我已滞留美国一个多月。 与往常的热闹气氛不同,飞机上呈现一片静谧。大家都戴着口罩,警惕地保持距离。我找到座位后发现一袋干粮已放好,起飞后顶上的灯就关了,乘务员中途不再服务。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有人为了防护,竟然能不吃不喝不上洗手间。我的鼻梁被口罩磨破了,时不时要松一下。当我起身去洗手间,借着过道昏暗的灯,看到好几排人穿着白色...

疫情故事:我的“闯关”归家路

2020年春节前夕,我与家人从西安驾车前往海南与亲人团聚喜迎新年,没想到,此番海南之行成了非想之行。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在全国蔓延开来,使得这个春节异乎寻常,举国上下齐心协力进行抗疫阻击战。 作为一名佛弟子,我也做功课祈请佛菩萨加持,祈愿疫情尽快消除。在这紧张的气氛中,我不能再久留海南,2月15日早上6点,我们动身离开海南,前往西安。 当时路上非常安静,空无一车,我们知道回程这2300公里在任何省都不能停留,只...

二十天共修之下,大家都现了“原形”

去年冬天,暂别了喧嚣的城市,摆脱了琐事的牵绊,我与同修们来到山清水秀的温泉之乡——温汤镇,闻法共修,别有一番滋味。 二十天,相对漫长的学佛生涯来说,只能算是短暂的瞬间,但因生活环境、学习形式的不同,我获得了多年学佛过程中未有的受益。 此次共修中,我们恭闻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东行说法》系列法音。我深感这套法音是专为敲醒我等愚痴众生而说。佛陀讲法深入浅出,契机契理,字字玑珠,句句中肯,直击众生的要害,这是我之前不曾有过...

大家若能互让三尺,何来死伤惨剧?

2020年 3月26日,福建省莆田市埭头镇温李村的黄、陈两家因砍树发生纠纷,造成了1死3伤的惨剧。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据了解,黄、陈两家早有积怨,年前因修路就闹过不愉快。 黄家人嫌路面太窄,小车开不到家门口,就修路扩宽路面,把土推到陈家边上。有一段时间下雨,泥土堵住了陈家的排水沟。陈家要求黄家妥善处理,但黄家仗着兄弟多,嚣张说:“我修我的路,关你屁事。”两家人争执不下,陈家多次向村里投诉,但也没有任何进展,因此满腔...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只想回家”——疫情下一个流浪者的自述 ​

我已经流浪一个多月了。风餐露宿,无处躲藏。刺骨的寒风让我瑟瑟发抖,飘飘的细雨湿透了我全身。我不知道已经走了多少路,太累了,还是躺下来睡一下吧。 南南、南南……亲切的声音从远处飘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哇,是爸爸!”我朝思暮想的baba终于来接我回家了。我兴奋的立即跳跃起来,想冲上前去抱住他。一阵狂风卷来,一个激灵,原来还是一场梦…… 新年开始,全国经历着“新冠疫情”的劫难,当家家户户都宅在家不出门时,我却被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