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学佛分享

七旬老人的学佛诗意情怀

编者按:他,今年七十岁,是同龄人中的大学生、文化人,也是一位音乐爱好者,擅长小提琴、二胡等乐器。更值得一提的是,他有一个幸福的佛化家庭。两三年前,在女儿的引导下,老伴儿学佛修行了。他看到仅有小学文化的老伴儿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变得更加慈爱、贤惠、快乐,并热忠恭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著《什么叫修行》《藉心经说真谛》,他也心动了。佛教、佛学、佛法究竟有多大的吸引力?我也来学学吧。就这样,带着好奇心和探索欲,他汲取到了闻...

《忏悔偈》,神奇的觉醒力量

凡学佛之人都知道拜忏的力量与功德能消无始业障,也都知道犯戒了、不如法了要真诚忏悔。正如《金光明经》所云:“千劫所造无边业,一次作忏亦得净。” 然而,可怕的我执又常盖障了我们的觉察而使人变得愚痴,以致经常无法发现自己的错误,以致经常以为自己在修行而事实却是 “自己在骗自己都不知道”。 两年多来,在我与80多岁高龄的婆婆相处时,我以为自己很孝顺,从来就没有觉察过自己的不孝,直到有一天参加拜忏,在“拜、起、拜、起”的拜忏中...

致芳华绝代的梅艳芳:愿今晚最亮的星照亮你来世的路

2003年,随着《夕阳之歌》的落幕,一身洁白婚纱的梅艳芳最终没能等来为她揭开面纱的心爱男人,这朵美丽的“女人花”在“芳华绝代”里慢慢凋零,这也成了她人生的绝唱…… 这个响彻亚洲的第一歌后就这样走了,虽然她说过,如果有人想她,就抬头望一下星空中那颗最亮的星,那就是她。但令人心酸的是,她如同夜空中的流星,曾经光耀,最终无痕。 由于梅艳芳是一名佛教居士,为抚慰其在天之灵,亲友将她的灵位设于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下。每逢忌日,许...

人过三十,你是否这样省思过自己?

人过三十,曾经奋斗过,放弃过,失败过,得意过;但你还有很长的人生路要走。而世上最难走的是心路,因为窄时不容针;最好走的也是心路,只要你心宽了,便能容纳整个世界! 人过三十,你的生活不只有诗和远方。无论你在何处,生命里永远有一盏为你点亮的灯,那就是父母慈爱的目光。他们用一生为你保驾护航!想拥而别,即是离愁;一声问候,便是归途。所以不管在哪里,别忘了给父母挂个电话。 人过三十,如果说人生有三碗面(脸面、情面、场面)不好吃...

今后,与母亲一起学佛修行就是我的重要目标!

不知道是从何时起,我和母亲的关系变得水火不容,彼此说话超过两句一定会吵架,长期下来,相互间存有深深的抱怨。 随着母亲的年龄不断增长,她的身体越发倦怠。我搬新居以后,希望就近照顾母亲,就邀请她来与我一起生活。可从那以后,吵架成了生活的日常。母亲要么和我吵架,要么跟我儿子吵架,简直就是家无宁日。 母亲非常伤心,儿子也暴躁了,我亦不愿意回家。我非常矛盾,一方面想要孝顺母亲,可另一方面又没办法和她愉快生活。我该怎么办?很多人...

给闲暇中的女人:其实,学佛挺好的

有人说:“女人不能太闲,否则迟早会出事。” 也有人说:“女人一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再然后就会歇斯底里。” 我的邻居,娟(化名),就是一个很闲的女人。 她白净高挑,举止优雅,亭亭玉立如青荷。她未言先笑,轻声细语,第一次见面就能给人亲切感。更难得的是,她做得一手好菜,叮叮当当一会儿就能整一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每次在小区遇到娟,她总是那么热情跟我打招呼,那时我常想,谁娶到她真是好福气。 果不然,没多久,娟结婚了,接着家里添...

心念正愿力真,请蟑螂跟我一起恭闻佛陀法音后,它们离开了我的家

我终于搬进新家了。我爱我家,自然会花一些心思把新家整得清清爽爽。 那一天晚饭后,我双腿盘坐在客厅沙发上,恭听一位佛弟子念诵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说法《藉心经说真谛》,正悠闲的享受着新家带给我的安逸,学佛带给我的幸福时,我突然发现,家里来了“不速之客”,一个最不受人欢迎,“人人得而诛之”的“客人”——蟑螂“小强”。 我立即拨通妈妈的电话,“妈妈,我家有蟑螂!”我焦急地哭诉。妈妈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她第一句就说“千万别杀,...

你想做娑婆过客,还是成佛国住客?

从年头到年尾,恍然而至。 谁还能记得儿时的梦想? 谁还能忆及五年前的今天?抑或是十年前的某个画面? 那些深刻的,淡然的,浮躁的,安静的过往,道不尽白驹过隙,世事无常。 (一) 身旁的风景,一一远去,车子还在继续前行。 九思与悦悦此行的目的地是一个著名的沿海小城,静谧又休闲,这里号称是周边城市的“后花园”。 海风拂面,人们踩在细腻柔软的沙滩上,心也会随之轻柔。 “九思,等等我,我们一起去看烟花。”悦悦从身后喊道。 平时...

女儿终于明白,吉祥安乐只有靠自己真正的学佛修行转换因果才能获得

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睡梦中,我被急促的电话声吵醒了,接起电话,大女儿哭喊着:“妈妈,东东死了,车祸……”那边一片哭声!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东东是我女婿,今年28岁,跟女儿结婚才三年多,育有一子,一家三口过着小康生活,其乐融融。可这好日子才冒芽,就被生活的大锤毁灭了,可怜我那年轻的女儿啊! 我跌跌撞撞下了楼,匆匆订了机票赶回哈尔滨,再驱车赶到尚志县,奔向殡仪馆,抵达时天蒙蒙亮。远远看见几栋老旧楼房...

来自地狱的师徒对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深冬之夜,凛冽的寒风敲打着门窗,禅房内透出几丝光芒。 禅师静坐着,陷入了沉思中。他的耳边似乎响起一位徒弟的哭嚎:“师父,救救我吧,哎呀,哎呦,痛死我了!”哭声那样凄厉、悲惨! 禅师流下了悲伤的眼泪,但更多的是深深的叹息。今天,是这个徒弟的忌辰。 这个徒弟之前造了太多黑业,在社会的大染缸里几经沉浮,在他的字典里就没有钱办不成的事!事业有成的他似乎觉得整个世界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生活奢靡、腐化得让人瞠目结舌,顿顿生猛海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