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搜尋結果

依關鍵字 "仁波且".

开初仁波且修摊尸拙火定 温度高达摄氏92 度

开初仁波且     开初仁波且:由宁玛派释迦迥乃祖师转世之摩诃法王认证,是第三世多杰羌佛和摩诃法王的弟子,亦随摩诃法王座下十年有余,深受教益。曾受第三世多杰羌佛“现量大圆满”、“金刚换体禅”、“摊尸拙火定”三部大法的灌顶,最难得的是三部法全部修成功了。一个时辰之内他成就了现量大圆满,进入佛土虹光世界,现在昼夜恒时均可进入佛土世界。金刚换体禅修成功后,经核磁共振仪检测照片,他的顶门头骨开一深洞入脑髓...

佛菩萨来人间会被通缉吗?

南无羌佛是始祖报身佛的真身降世。佛陀降世为末法时期众生带来了百千亿万劫难遭遇的解脱佛法。在南无羌佛的弟子中,解脱成就者比比皆是。有证得生死自由,说“落笔圆寂”就即刻圆寂者,有证得肉身不坏者,有化虹光成就者,有预知时辰坐化圆寂者,有圆寂后烧出坚固子者等等。 图:羌佛弟子禄东赞法王圆寂之前,自己磨墨写下“拜别文”,落笔刹那,潇洒圆寂 图:禄东赞法王生死自由,荼毗后获得舍利坚固子,绿、青、黄、白、黑史无前例的五色舍利花,坚...

“佛菩萨暴露身份就要入灭”是邪说歪论

不知曾几何时起,佛教界流传一种说法“佛菩萨示现在世间,绝对不会暴露身份,身份一暴露,立刻入灭;身份暴露还不走就是招摇撞骗,绝非诸佛菩萨应世。” 甚至有全球著名某法师说,佛门的规矩是身份暴露一定要走,我们才相信是真的;身份暴露还不走,肯定是假的,欺骗世人。 如此绝对语气的说法靠谱吗?这真是“佛门规矩”吗? 佛史以来难道就没有公开身份住世渡生的真正佛菩萨吗? 要想拨开迷雾,我们需先了解这些说法的依据是否正确。 1、“身份...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对 越梅丽佛教徒的公开回覆

这位越梅丽佛教徒: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收到了你的来信(请见上图)。      首先,我们要指出几点事实: 一、在1985年前后约十年,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来没有去过一次香港,也从来没有在香港海关被没收、扣押过任何东西,不但在香港海关没有被没收任何东西,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从小至今,都没有在全世界任何国家或地区的海关被没收过任何东西,连一张纸都没有被没收...

顶圣如来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被认证为古佛的看法

在我没有被认证之前,不表任何态都是正常的,但是,现在我已被法定认证为多杰羌佛第三世,是或不是,我谈谈我的看法。我如果说我就是多杰羌降世的第三世,这句话的定义其表现无疑就是狂妄我执的凡夫行举,这哪里有丝毫佛陀觉行呢?相反的,我说我不是多杰羌降世,这就更加严重了,这不仅仅是凡夫、而且是魔军的行为了,是在谤佛、谤法、谤僧,其含义是否认了佛菩萨和佛法的存在,这无碍的是说:作认证、祝贺的圣者法王、仁波且、高僧们不是圣者,因此才...

感恩——能隐身的和尚开悟了我

感 恩 ——能隐身的和尚开悟了我 也许有当师父的人,会指令他的弟子,不准看这本我如实记载编辑的书。为什么?因为他担心他的追随者看了以后,会清醒认出他不懂真佛法,他传的是假佛法!我不同,我希望我的跟随者都能看任何为师者的书,只要是正知正见,尽管研究,邪恶才怕见正气,你若是真金,还怕火炼吗?只有破铜烂铁冒充黄金的才怕进炼金炉!! 编著:印昌 自序与佛陀的教化 我的职业病就是研究宗教,说来可笑,遗风固有,在梦里也隔三差五来...

旺扎上尊金刚法曼择决法会择出佛陀真身

旺扎上尊金刚法曼择决法会择出佛陀真身

本报讯 西元2015年9月5日,在美国一场“金刚法曼择决佛陀”的法会史无前例地在数十位藏密尊者、法王、仁波切与法师参与下举行,由西藏大活佛,曾在西藏闭关四十六年,佛法证量为金扣三段,三星日月轮的旺扎大尊者主法,金刚法曼择抉出释迦牟尼佛是真正的佛陀,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的佛陀,六祖大师慧能不是佛陀,是一位大菩萨转世。 金刚法曼择决法是怎样等级的法会呢?根据召开两场择决佛陀真身法会的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的说明,金刚法曼择...

义云高大师 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圣德们认证为多杰羌佛第三世

记者杨慧君/华府报导 2008年4月6日 对于佛教徒来说这是个很震撼的消息,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的官式赠书活动中,一本名为《多杰羌佛第三世》的书,经由国际佛教僧尼总会赠予美国人民,美国国会资深国会议员科林布朗Corrine Brown及国会图书馆亚洲部主任Judy Lu代表收藏宝书,开放利益人们。国际佛教组织表示,以这本宝书宏世的缘起,祝福美国及世界各国吉祥昌盛,万代辉光,世界和平。在隆重的赠书典礼上,隆慧大师代表认证附...

是佛陀为华藏寺开光沐浴,这仅仅是看见佛光吗?

这仅仅是看见佛光吗? ▲旧金山华藏寺身高二十一呎的阿弥陀佛座像法相庄严无比,为世所惊。(林君帆摄)         (记者苏静蓉旧金山现场直击)  二○○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晚上十点多钟,在美国旧金山市中心华藏寺(Hua Zang Si)亭园内,许多身着袈裟的出家人和很多在家人,有的坐在凳子上,有的干脆席地而坐,每个人的脸都仰对着天空,双眼不停地扫际着天上低沉而浓厚的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