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管理員

二十天共修之下,大家都现了“原形”

去年冬天,暂别了喧嚣的城市,摆脱了琐事的牵绊,我与同修们来到山清水秀的温泉之乡——温汤镇,闻法共修,别有一番滋味。 二十天,相对漫长的学佛生涯来说,只能算是短暂的瞬间,但因生活环境、学习形式的不同,我获得了多年学佛过程中未有的受益。 此次共修中,我们恭闻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东行说法》系列法音。我深感这套法音是专为敲醒我等愚痴众生而说。佛陀讲法深入浅出,契机契理,字字玑珠,句句中肯,直击众生的要害,这是我之前不曾有过...

大家若能互让三尺,何来死伤惨剧?

2020年 3月26日,福建省莆田市埭头镇温李村的黄、陈两家因砍树发生纠纷,造成了1死3伤的惨剧。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据了解,黄、陈两家早有积怨,年前因修路就闹过不愉快。 黄家人嫌路面太窄,小车开不到家门口,就修路扩宽路面,把土推到陈家边上。有一段时间下雨,泥土堵住了陈家的排水沟。陈家要求黄家妥善处理,但黄家仗着兄弟多,嚣张说:“我修我的路,关你屁事。”两家人争执不下,陈家多次向村里投诉,但也没有任何进展,因此满腔...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只想回家”——疫情下一个流浪者的自述 ​

我已经流浪一个多月了。风餐露宿,无处躲藏。刺骨的寒风让我瑟瑟发抖,飘飘的细雨湿透了我全身。我不知道已经走了多少路,太累了,还是躺下来睡一下吧。 南南、南南……亲切的声音从远处飘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哇,是爸爸!”我朝思暮想的baba终于来接我回家了。我兴奋的立即跳跃起来,想冲上前去抱住他。一阵狂风卷来,一个激灵,原来还是一场梦…… 新年开始,全国经历着“新冠疫情”的劫难,当家家户户都宅在家不出门时,我却被狠心...

她用忍辱描绘出一道美丽的生活画卷

她的丈夫曾沉迷麻将,即便父亲患癌住院都极少探望。 她的丈夫曾因嗜赌,让她偿还欠下的高利贷,令人崩溃。 她的丈夫根本不顾家,不疼她,只顾自己享乐。 然而,几年后,聪明的她却让烂赌徒丈夫悔过自新,两口子和好如初,从而彻底改变了不幸的家庭生活…… 她的丈夫曾沉迷麻将,即便父亲患癌住院都极少探望。 她的丈夫曾因嗜赌,让她偿还欠下的高利贷,令人崩溃。 她的丈夫根本不顾家,不疼她,只顾自己享乐。 然而,几年后,聪明的她却让烂赌徒...

两则学佛受用:从84岁的父亲与我的亲身经历说起

“佛法无边,高深莫测”是我多年来对佛法的感觉,所以我常常接触一些学佛的信众。我发现很多人学佛虽然很虔诚,但讲不出什么道理;有人说一套做一套,言行不一。凡此种种让我觉得不踏实,我想要找的学佛之路寂寞而又漫长……  2018年10月, 我84岁的老父亲被诊断为膀胱癌,很快做了手术,术后医生要求做化疗。我知道化疗对84岁的老人意味着什么,因此没有让父亲做化疗,而是保守治疗,但我还是非常担心父亲的病情。家里的气氛也...

两年未孕无助伤悲 皈依次月得子感恩

我出生在一个佛化家庭里,外婆、姨妈与母亲等人都信佛,这使得我从小就得到佛教教义的熏陶,深信因果,并懂得无常的道理。 但是我很懒散,得过且过,无事不烧香,遇到困难就祈求佛菩萨加持,属于临时抱佛脚的一类人。三十多年了,倒也算顺利,唯有一件事困扰着我,就是两年未孕。 这期间我看过中医,喝过汤药,吃过保健品,但是孩子还是没来。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耐心也一点点被磨没了,压力越来越大,整日胡思乱想怀疑人生,又难于启齿无处发泄。我最...

拿杵上座法會 高僧們出難題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谁能单手提悬420磅13秒钟?     華府新聞日報 2020年2月15日A7新聞 前言:由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學佛修行要修暇滿殊勝海心髓和最勝菩提空行海心髓,諸惡莫做、眾善奉行,利益眾生,這才是正事,不贊成拿杵上座的考試,聖德們為了讓羌佛支持拿杵上座,就故意設了一個陷阱,請羌佛來觀禮,結果羌佛來了,就造成佛陀無法推託,只得出面解難。 金剛大力王拿杵上座的標準是上超30段,為最高頂峰...

恭敬虔诚做佛事,三业相应排结石

我是珠海的一位佛弟子,五年前在润德师僧顿楚巴仁波切的带领下建立了闻法点,带领大家共修与放生。近期我老感觉压力大,力不从心,润德师告诉我必须去全面检查身体。我于十月份去医院检查,B超查出肝胆管结石,小石头很多个,最大的一颗达12mm×7mm!西医说必须动手术取石头。 我马上告知润德师,师父关爱备至,为我四处找寻名医,因缘殊胜,得遇良医魏医生。沟通了病情,魏医生先开了几副中药,他说至少要吃半年中药才能有效,而能否排除结石...

舅舅死而复生的 “濒死体验”

关于看不见摸不着的灵魂,科学家称其为思想,道家称之为魂魄或灵魂,佛教称之为灵知心识。我们姑且以最通俗的“灵魂”言之。一些西方科学家把死而复生的人的经历称为时“濒死体验”。我家舅舅也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体验。 舅舅是外婆收养的孩子,住在江苏靖江市“魁星阁”附近。外婆对他视如己出,愿他长寿又健康,故起名“张寿康”。天有不测风云。舅舅在二十岁时毫无征兆的死了,外婆哭得昏天黑地,伤心欲绝,几次声嘶力竭哭喊着:“拿我命,换我儿命来...

换个角度看人生,天宽地阔

笔者曾看过一个故事:有位老婆婆,大女儿经营着一家伞店,小女儿开着一间染衣坊。晴天,老婆婆担心大女儿的伞卖不出去而哭泣;雨天,她又担心小女儿染的布晒不干,因而长期忧心忡忡。邻居知道后,就劝导她:“婆婆,您应该感到高兴啊,晴天,小女儿的布晒得干;雨天,大女儿的伞有销路!”老婆婆一听,顿时豁然开朗,之后一扫愁容,喜笑颜开。 这让我想起了求学阶段的自己,少经世事,青涩拘谨。彼时,我会为语言表达不畅而羞赧,也会为囊中羞涩而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