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修行

巫婆神棍,算命匠,陰陽風水先生說你大富大貴,能當官,你信嗎?

許多人都聽過這個公案,說釋迦牟尼佛巡城時看到一個在爛泥的沼澤臭坑裡面蟲身人頭的人,有很多蛆蛹在吃他的肉,痛苦無比。 釋迦牟尼佛就告訴這些比丘們,就說他是一個大法師,曾經貪得出海人的錢財,他就遭到了這個因果報應。 你們記住他的罪業,將在什麼時候什麼時候多少劫某某佛陀出世的時間,他會成為四果阿羅漢。有人拿這個公案在講。 當今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告訴他講的是錯誤的,他說這是釋迦佛陀說的啊?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釋迦牟尼佛陀...

“糊涂”不难得,心境博大自然成

清代书画家、文学家郑板桥文采斐然,书法潇洒自然,奇秀雅逸,又擅长画兰、竹、石,世称“三绝”,尤其是他“难得糊涂”与“吃亏是福”的处世哲言脍炙人口,广为流传。 据传,“难得糊涂”有多个版本流传。有一种是说:郑板桥在山东潍县任县令时,看到“衙斋无事,四壁空空,周围寂寂,仿佛方外,心中不觉怅然”。他想:“一生碌碌,半世萧萧,人生难道就是如此?争名夺利,争胜好强,到头来又如何呢?看来还是糊涂一些好,万事都作糊涂观,无所谓失,...

已故祖宗将收亿元“巨款”,阴间有银行吗?

七月十五是佛欢喜日 非民间习俗之“鬼节”。盛夏渐远,初秋已至,又到了农历七月十五盂兰盆节,这天我在佛堂参加诵经、供养、闻法等佛事之后,回到家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母亲告诉我:“就等你了,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晚一点儿我们几个就出发,这次选的地方与往年不同,是一个大十字路口,今年的冥币准备很多,你过来看一下。” 进门的桌边放了一个很大的编织袋,我打开一看,里面装满了冥币,且面值都上亿。 母亲继续说:“哎!你外公外婆,爷爷奶...

送別小哥哥

小哥哥 請原諒我曾抗拒見你最後一面 我不忍 見你躺在冰冷的棺木裡 再也看不到這個世界 我默默為你祈禱,為你誦經回向 淚眼中 我一遍遍叩問 難道你真得離去 不久前我們在一起開會 你坐在我的身邊,發表你的工作見解 言簡意賅,鏗鏘有力 如同你豪爽的性格 還記得嗎 幾天前我們還在單位門口相遇 人群中,我一眼認出你 你戴著白色口罩 疫情防控期間佩戴口罩本是尋常事 不知為何我卻心中一驚 腦海中閃出一個莫名的念頭:小哥哥,你生病了...

我在正年轻的时候,学佛了

“你怎么年轻,竟然学佛了?” 这是很多亲朋好友表示好奇,而经常询问我的一句话。 在他们的印象里,皈依三宝,念佛、学佛是退休人士或老年人才做的事。对于我年纪轻轻就学佛,绝大部分人感到很惊讶。 而我这样回应:“学佛不是老年人的专属,所有人都应该学,而且越早越好。因为学佛能让我们明信因果、弃恶从善,做一个更好的人,最重要的是,学佛能解决我们最大的一个问题——生死大事。” 佛门中有句话,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那就是“佛度有缘人...

两位医生让我明白了爱语沟通

修行处处是道场,上午九点多,老父亲打来电话,让我赶紧过去一趟,他因脑缺血头晕得厉害,电话里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很虚弱,我的心不禁提了起来。老父亲有陈旧性脑梗塞,如果发作是很危险的。我急忙把手头的事情放下,打车到父亲的住处。一路上,我不停地念诵佛号,祈求佛陀师父加持老父亲千万不要犯病。 到了父亲的住处,一进门,父亲就说:「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不难受了,我不想去医院了。」 听老父亲这么一说,我放下心中的石头,稍微松了一口气。为...

弟子掉入放生池,禪師故意不救,助弟子破愚開智

週末,深夜,秋信還是呆呆坐在佛堂拜墊上苦思冥想。 秋信是個虔誠的佛教徒,學佛多年,也拜了多位法師為師,但這些法師所說所行,無法滿足他對佛法的渴求,他一直期望能像很多神話電影那樣遇到一個真正的佛菩薩。他百思不得其解一個問題:為什麼那麼多人說“佛菩薩暴露身份就要離開”呢?難道現代社會就沒有佛菩薩在住世嗎? 前一陣,他遇到一個因緣,一個讓他興奮了幾天幾夜的因緣。他得到一本寶書《多 杰 羌 佛 第 三 世——正法寶典》,寶書...

我终于见到 「菩提道损减增益法」 殊胜无上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大德:    恭敬请求帮我转发这篇文章。 佛弟子 释了正 合十    我终于见到 「菩提道损减增益法」 殊胜无上      当我听到有一位太尊级的巨圣要来本寺修「菩提道损减增益法」,我们以至诚的心做好了迎接的準备。太尊属于五段金釦,他的本事真有这么大吗?这社会已真相混乱,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假的可以冒真,骗人鬼话一大堆。尤其是有...

怎么看待修行路上的障碍重重?

《西游记》虽然是一部神话小说,但实际是在阐述佛法的道理,比如西天取经的第一站,唐僧师徒一上路,就遇到了“六个毛贼”来阻碍取经之路,这“六个毛贼”就是代表着凡夫的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如果此“六贼”不除,则难以解脱成就,所以孙悟空要打这六个“棒老二”。 想想我们在修行的路上,也会时时遇见阻障,真的是别人给我们设置的吗?其实不然。唐僧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途中遇见各种妖魔鬼怪阻碍西行,想想我们何尝不是呢? 师兄姐妹们之间...

2021年,欢乐是歌,寂寞也是歌

过年是欢乐而热闹的,孩子们喜欢,因为吃的丰盛,玩的开心,穿的靓丽,还可以任性些。大人们盼过年,可以见到平时难见的亲人,酒足饭饱之后,总结展望一番。 可是新冠病毒又抬头了,为控制疫情,很多在外的家人选择就地过年。 我也只能一个人守“老营”!所谓过年是大吃大喝,还是细水长流?我觉得后者比较好,否则脾胃也承受不住突然暴增的美食。 有幸踏上学佛修行路,就得抓紧时间,沉湎于世俗应酬太对不起自己。有人在抱怨不能团聚,有人在煲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