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因果

26fa6a8114274f7

面对丈夫“家外有家”,她从佛法中学会豁然大度,树立新的人生目标

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外遇”似乎是家常便饭般的正常,而男人“家外有家”“包小三”,养私生子,也屡见不鲜,这已是当前普遍存在的一个社会问题。 在发现自家丈夫有了外遇,或有“家外家”时,很多做妻子的选择的是“一哭二闹三离婚”,也有一些女人选择了隐忍、选择了包容。 那么,究竟该如何选择呢?下面这段真实故事,也许能给您留下一些启发。 (1) 雨荷是一位虔诚的佛弟子,我们因一起来圣地朝拜而结缘,大家有共同的目标和人生观,相谈甚欢...

dc3da85956c9bd8b3aee9f83eb9b5211

给闲暇中的女人:其实,学佛挺好的

有人说:“女人不能太闲,否则迟早会出事。” 也有人说:“女人一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再然后就会歇斯底里。” 我的邻居,娟(化名),就是一个很闲的女人。 她白净高挑,举止优雅,亭亭玉立如青荷。她未言先笑,轻声细语,第一次见面就能给人亲切感。更难得的是,她做得一手好菜,叮叮当当一会儿就能整一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每次在小区遇到娟,她总是那么热情跟我打招呼,那时我常想,谁娶到她真是好福气。 果不然,没多久,娟结婚了,接着家里添...

77934e6

给孩子高成绩名学校的捆绑背后,家长们忽略的因果才是真理

10月27日,我参加了执业资格考试,虽说是成年人的考试,但在现场却像孩子一样感受着痛苦。 更让我揪心是,坐我边上的是个七尺男儿,他竟因过度紧张而整场都在不停地发出吐纳调息声。真没出息!这让我心里忐忑不安,逃离了十几年的考场综合症再次袭上心头。看看表,居然时间过去大半,紧张感接踵而来,外界的种种声音都在削减我的专注力,一场考试就将我学佛两年后练出来的那点定力打的无影无踪,可见心理素质之低。 走出考场,我猛然感到,现在的...

106054416

将功真能补过、折罪,因果如何说?

笔者看了一段视频,复旦大学的一位女教授在上哲学课时,提出一个思考:善恶能否相互抵消?如若不能抵过,何来“浪子回头金不换”“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以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说。因此,她反问:“如果行了恶事,那些曾经造成的伤害就能抚平抵消吗?” 人们总以为做了坏事再做好事就能将功补过,或者将功折罪。其实,善恶根本不能相抵,也互相消融不了。说能相抵,就违背了因果律,因为因果是如影随形,丝毫不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

585d19831bf59

佛教处世观:孝与不孝,差距在这里

“鸦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马无欺母之心”动物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人呢?赡养父母,天经地义,无可厚非,这是做儿女的责任和义务。然而生活中有孝敬父母的楷模,但也有不孝父母、令人愤慨的不孝子女,他们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毁三观”! 就在父亲节那天,一个震惊的消息炸开了锅,一对忘恩负义的夫妻做出了灭绝人性的事,引众人纷纷谴责。 这家女主人是山西人,嫁到外地后,结婚生子多年。父亲年迈,就来投奔女儿,与女儿女婿生活在一起…… 这...

timguuuuuuu

无常骤然而至,至亲相继离世缘于何?

2017年11月的那一天,一个很平常但却充满黑暗的一天。这天,他的妻子突发心梗,抢救无效离别人间,一句话也没有留下。 第二天,他的大女儿因无法承受母亲突然离世的打击,跳楼自尽了。 短短两天,妻女一同离去,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瞬息间支离破碎。至亲永别,生死两界。他不堪重击一病不起,甚至也想随她们娘俩而去,几经亲友开导劝说才在极度悲痛中料理了后事。 他是我的表舅,今年七十多岁,是一个敦厚善良且很有能力的人,在当地也是...

5663800

金鸽子、银燕子一生迥然不同的命运是为何?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我的堂兄“呱呱”坠地,爷爷给他起名“金鸽子”。希望他有一双金色的翅膀,飞黄腾达,带领家族走出贫寒与饥饿。 两年后,我的长兄“银燕子”也来到这个世上。金鸽子、银燕子的童年都是在贫寒家境的食不果腹,衣不遮体中度过的。但他们到了晚年时,一生的命运却是迥然不同的。 由此,不禁令人思考:究竟什么在主宰命运? (1)学业工作 金鸽子高小没上几天就辍学,大字不识几个,为了糊口,他去供销社的食品站当童工,拽猪尾巴(...

u=1047

ICU病房的咏叹调

三伯哥进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已有二十多天。 ICU病房,一个人人谈之色变,闻之沉重的词。曾经高大健壮的三伯哥而今已是骨瘦如柴、器官衰竭了。重症监护室每日两次半小时的探望,让我更体会到人生如梦幻泡影的真谛。 ICU里很安静,但却是病人与死神正在进行殊死搏斗,这里是一个没有硝烟的生死战场,是生与死,幸福和灾难的分水岭。生命在这里显得特别脆弱。这里每天都重复演绎着生离死别,循环不止。不是死就是将死,除了哭还是哭。一进...

timg3434

婚后的家庭矛盾阴霾重重,佛法帮助我收获解开心结的钥匙

只记得那天心情很糟糕,清早和丈夫吵架的后遗症,像一股黑色的雾气,挥之不尽。婚姻是什么? 那只放满鲜花,洒满阳光,放着甜美音乐,向前飘曳的小船?扯淡!而我顶多是哪个岸上,想奋力把船靠岸的纤夫,但船总是出人意料偏航。 我精疲力尽地回头看时,首先看到的是婆婆那双永远挑剔的眼,公公永远不置可否的脸,还有我先生那种气不打一处来的麻木。 我的心情糟透了。这时师姐让我去她那里听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说佛法对人生是很有指导的意义...

乡愁不再是离愁,父慈子孝在正知见下闪耀

乡愁不再是离愁,父慈子孝在正知见下闪耀

在深冬严寒中,我回到阔别许久的故乡,那一如既往熟悉却又稍许陌生的一切,映入我的眼帘。老树的枯藤与残叶在风中摇曳,似乎在诉说岁月的无常,我也深深感到时光如水东流逝。 到家后,我坐在屋内跟母亲诉说旅途的点滴,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咳嗽声与脚步声。我猜想着父亲的变化,或许遍布白发,或许身背佝偻,然而他进门的一刹那,令我大吃一惊——父亲似乎变年轻了,比以前更显活力。寒暄几句后,父亲又开始了忙碌。 此时,记忆模糊了双眼,我依稀想起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