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慈悲

疫情故事:我的“闯关”归家路

2020年春节前夕,我与家人从西安驾车前往海南与亲人团聚喜迎新年,没想到,此番海南之行成了非想之行。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在全国蔓延开来,使得这个春节异乎寻常,举国上下齐心协力进行抗疫阻击战。 作为一名佛弟子,我也做功课祈请佛菩萨加持,祈愿疫情尽快消除。在这紧张的气氛中,我不能再久留海南,2月15日早上6点,我们动身离开海南,前往西安。 当时路上非常安静,空无一车,我们知道回程这2300公里在任何省都不能停留,只...

二十天共修之下,大家都现了“原形”

去年冬天,暂别了喧嚣的城市,摆脱了琐事的牵绊,我与同修们来到山清水秀的温泉之乡——温汤镇,闻法共修,别有一番滋味。 二十天,相对漫长的学佛生涯来说,只能算是短暂的瞬间,但因生活环境、学习形式的不同,我获得了多年学佛过程中未有的受益。 此次共修中,我们恭闻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东行说法》系列法音。我深感这套法音是专为敲醒我等愚痴众生而说。佛陀讲法深入浅出,契机契理,字字玑珠,句句中肯,直击众生的要害,这是我之前不曾有过...

大家若能互让三尺,何来死伤惨剧?

2020年 3月26日,福建省莆田市埭头镇温李村的黄、陈两家因砍树发生纠纷,造成了1死3伤的惨剧。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据了解,黄、陈两家早有积怨,年前因修路就闹过不愉快。 黄家人嫌路面太窄,小车开不到家门口,就修路扩宽路面,把土推到陈家边上。有一段时间下雨,泥土堵住了陈家的排水沟。陈家要求黄家妥善处理,但黄家仗着兄弟多,嚣张说:“我修我的路,关你屁事。”两家人争执不下,陈家多次向村里投诉,但也没有任何进展,因此满腔...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只想回家”——疫情下一个流浪者的自述 ​

我已经流浪一个多月了。风餐露宿,无处躲藏。刺骨的寒风让我瑟瑟发抖,飘飘的细雨湿透了我全身。我不知道已经走了多少路,太累了,还是躺下来睡一下吧。 南南、南南……亲切的声音从远处飘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哇,是爸爸!”我朝思暮想的baba终于来接我回家了。我兴奋的立即跳跃起来,想冲上前去抱住他。一阵狂风卷来,一个激灵,原来还是一场梦…… 新年开始,全国经历着“新冠疫情”的劫难,当家家户户都宅在家不出门时,我却被狠心...

两年未孕无助伤悲 皈依次月得子感恩

我出生在一个佛化家庭里,外婆、姨妈与母亲等人都信佛,这使得我从小就得到佛教教义的熏陶,深信因果,并懂得无常的道理。 但是我很懒散,得过且过,无事不烧香,遇到困难就祈求佛菩萨加持,属于临时抱佛脚的一类人。三十多年了,倒也算顺利,唯有一件事困扰着我,就是两年未孕。 这期间我看过中医,喝过汤药,吃过保健品,但是孩子还是没来。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耐心也一点点被磨没了,压力越来越大,整日胡思乱想怀疑人生,又难于启齿无处发泄。我最...

恭敬虔诚做佛事,三业相应排结石

我是珠海的一位佛弟子,五年前在润德师僧顿楚巴仁波切的带领下建立了闻法点,带领大家共修与放生。近期我老感觉压力大,力不从心,润德师告诉我必须去全面检查身体。我于十月份去医院检查,B超查出肝胆管结石,小石头很多个,最大的一颗达12mm×7mm!西医说必须动手术取石头。 我马上告知润德师,师父关爱备至,为我四处找寻名医,因缘殊胜,得遇良医魏医生。沟通了病情,魏医生先开了几副中药,他说至少要吃半年中药才能有效,而能否排除结石...

换个角度看人生,天宽地阔

笔者曾看过一个故事:有位老婆婆,大女儿经营着一家伞店,小女儿开着一间染衣坊。晴天,老婆婆担心大女儿的伞卖不出去而哭泣;雨天,她又担心小女儿染的布晒不干,因而长期忧心忡忡。邻居知道后,就劝导她:“婆婆,您应该感到高兴啊,晴天,小女儿的布晒得干;雨天,大女儿的伞有销路!”老婆婆一听,顿时豁然开朗,之后一扫愁容,喜笑颜开。 这让我想起了求学阶段的自己,少经世事,青涩拘谨。彼时,我会为语言表达不畅而羞赧,也会为囊中羞涩而苦恼...

春节,我给家人奉上特殊的 “年礼”

过了走街串巷拜年的初一,送走家乡传统禁足的初二,迎来喜气洋洋的拜寿初三,红寿篮装满寿面红蛋,还有红团白糕等兴化小吃,我牵着小儿,“吆喝” 着先生一起回娘家。 出发前,我特地用彩盒打包了珍贵的礼物,包括《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宝典》《无上珍宝之福音》等佛书,还有韵雕光盘《Yun Sculpture Master Wan Ko Yee》,准备给哥哥、嫂嫂、弟弟、弟媳等人“献宝”。 年迈的老母亲和哥嫂等人早已在村里的大晒场...

幸得佛恩,当下天堂

家公今年84岁了,年迈体弱,色身衰老,在家病得很重。为了能让他得到更好的照顾,我和先生把家公接来和我们一起住。方便就医的同时,也能更好尽孝。 家公刚到我们家时,目光呆滞,面色蜡黄,食不知味,腹胀、咳嗽,身体佝偻,精神萎靡不振,尤其到了晚上,呼吸困难,咳嗽不断且伴有呻吟。我听在耳里,疼在心里。晚上我不敢关我房间的门,生怕睡熟了听不到他唤我,提心吊胆的。我也深深体会到什么叫爱莫能助! 中西药和各色保健品,我们都给家公用了...

我们的世界到底有没有龙,有谁见到过?

有没有龙就像有没有外星人一样,似乎成了未解之谜,这就如同费米悖论,充满了矛盾性,人们坚信它有,但很少有人证明它的真实存在性,但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观念一直影响着中华民族! 从古至今中华文明里充满了龙图腾,我们被称为“龙的传人”,过去皇帝还被成为“真龙天子”,许多青铜器刻有龙饰,古人甚至还造有玉猪龙等,连寓言故事都有“叶公好龙”之说,可见龙文化深入骨髓。 最近北京的上空出现了类似龙形的云,更是引起了人们的好奇与议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