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观世音菩萨

余林彩春死而复生 得甚深净土法往升极乐

详见 《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宝典》         有缘拜见义云高大师 余明章为妻所求皆满愿 改变信仰皈依佛门      云高大师之佛法太不可思议!继侯欲善教授结手印往生及刘惠秀女士生死自由说走就走、肉身坐化之后,余林彩春一度死而复生两个月,并于九月底经云高大师以甚深精妙净土之超度法,临终得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原为基督徒的林夫余明章因而转变信仰改信...

义云高大师执掌如来正法,弟子依教奉行成就生死易如反掌

火化后拾得舍利子141粒。其金刚不坏火化六小时之表法及拾得舍利坚固子法物,彻底证明洛桑确实学到了仰谔大法王的如来正法,可惜的是,他不应该离开人间,而应住世宏法度生。 金刚体燃烧六小时 出舍利一百四十一 ——多杰洛桑法王法驾佛土  下午四点二十分点火了,大家围著火萏升腾的洛桑,有的念诵『南无阿弥陀佛』,有的念诵『心经』,有的念诵莲花生大师心咒,有的念诵观世音菩萨心咒,有的持麻哈嘎拉咒,大火象火龙一样在炉中盘旋...

“符印”是释迦牟尼佛的法吗?

“符印”是释迦牟尼佛的法吗? 浅学比丘 释慧空 一说到“符印”,往往很多人就怀疑是外道观点,甚至误认为是东方老子的”符印”和外道术法,就连佛教界也有些人说,“符印”是佛教之外的宗教使用的,释迦牟尼佛没有“符印”,他们的理由是:释迦佛陀在灵山会上拈花微笑,一花开五叶,就没有亮出过“符印”法。当然,也有些人说:佛教里有“符印”这件事。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要清楚什么叫“符印”?“符印”有两种形式:一是持咒用笔,以...

嚴正聲明

         今有師姐特別轉告美國洛杉磯華藏學佛苑,在微信上看見有假冒華藏學佛苑之名,「华藏学佛苑走路都能捡钱的,趣步卖虚拟糖果」誆騙眾生。在此本苑特別提出最嚴重聲明,華藏學佛苑從未有此違紀犯法之惡行,一向遵從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利樂有情的修行原則。在此也特別轉告各師兄姐千勿上當受騙,提醒行人勿...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十五號來函印證

辦公室收到佛弟子的來信諮詢(詳見後面所附的來信內容),鑑於茲事體大,辦公室特回覆如下: 第一,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及佛陀家人昨天晚上(7月1日)看到來信諮詢後,才第一次知道這個“SOMADERM HGH 透皮凝膠”產品的名稱,也才知道社會上有人打著佛陀的牌子搞買賣,但至今也沒有過問是哪個公司或哪些人在做這些業務。 第二,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偉大的佛陀,只教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學佛修行...

韵雕影带再掀震撼 义云高大师展现“艺德感人”力量

以韵雕技法超越自然天成之雕刻,而震撼世界艺坛的国际义云高艺术大师,他的韵雕作品幻灯与影带欣赏会三月八日再度震憾美国。包括美国众议员、加州议员、洛杉矶县政府、好莱坞市政府及美洲中国书画研究会,同时颁感谢奖赞叹义云高大师在艺术、哲学与科学方面的成就。 为表彰义云高大师的全方位成就,2000年3月8日美国加州州政府宣布当日为义云高大师日,美国义云高大师国际文化基金会特举办义云高大师韵雕作品幻灯及影带欣赏会;吸引了来自台湾、...

无肉不欢的人,疫情期间如何改变成一个素食主义者?

一日三餐无肉不欢的人,缺少一顿都不成, 特别炖五花肉,连吃稀饭都可以吃上几俩,不但能吃厨艺也有一手。 这就是以前的我,一个无肉不欢,连做梦都想吃肉的我! 时常饭桌上摆的全是肉食,素食对我来说可有可无,有时候我连续几天一片菜叶都不粘! 常言道:“祸从口出,病从口入!”因为我长期爱吃大量的肉食,引起肠胃消化很不好,只要食用凉的~酸的~冰的食物,紧急是制命疼痛,造成饮食不佳营养失调,严重缺少维生素,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有时...

没有学到真佛法,出家也易盲修瞎练——壹乘比丘出家30年的感言

近日,世界佛教总部发布20200103号公告《学的不是本尊认可的经书法本,难以成就》,首次向全球佛教界公开指出,祖师们传承下来的许多传统课诵法本存在严重问题,乃至僧侣们天天在大雄宝殿唱诵的《佛宝赞》《赞佛偈》竟然也掺杂了邪见语句,是被混进僧团的魔子魔孙修改过的法本,我们却全然未觉,天天在殿上做早晚课,礼拜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等佛菩萨,以为在修行,却不知是整天对佛菩萨打妄语,未证言证,实属罪过。 这份公告犹...

大愛無疆 心系疫情 溫暖人間

        由於海內外師兄姊對美國疫情的關心,捐贈美国洛杉磯華藏學佛苑防疫口罩,本苑即刻依口罩的型式,轉贈美国洛杉磯所屬第一線醫護人員、警、消人員等及本地的師兄姊們。本苑在此呼籲所有師兄姊大家一起量力而為發心貢獻一己之力,對美國本土疫情發揮救助之效,美国洛杉磯華藏學佛苑會統籌轉贈相關單位,採購口罩型號是(KN95、N95),並會要求授贈單位簽上免責書,請大家放心。如有意願發...

疫情故事:滞留美国的我终于回国了

2020年3月,我搭乘了从洛杉矶飞沈阳的航班回国。因为受新冠病毒的疫情影响,许多航班停飞,此前我已滞留美国一个多月。 与往常的热闹气氛不同,飞机上呈现一片静谧。大家都戴着口罩,警惕地保持距离。我找到座位后发现一袋干粮已放好,起飞后顶上的灯就关了,乘务员中途不再服务。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有人为了防护,竟然能不吃不喝不上洗手间。我的鼻梁被口罩磨破了,时不时要松一下。当我起身去洗手间,借着过道昏暗的灯,看到好几排人穿着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