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霞明灭中的佛门圣迹……

这个寺庙根据因缘它有时显露有时隐没,云霞明灭中的佛门圣迹……

北齐初年。嵩山高士沙门宝公在由林虑去白鹿山时,迷了路。太阳快当中午了,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钟声。他循着钟声前进,翻山越岭,见一座寺庙坐落在树林的深处,山门正对南方,金碧辉煌。他走到山门跟前看,门上的匾额写的是"灵隐寺“三个大字、门外有五六只狗、都像牛一样大、一律是白毛黑嘴巴,有的窜蹦跳跃,有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但都盯着宝公,宝公吓得正要往回走,转眼之间便见一位胡僧走来。

宝公上前打招呼,胡僧却既不应声也不回头看一眼、直奔大门而入。那六只狗也都跟在他后边。过了一会儿、宝公看见有人陆陆续续地进了门,殿堂四周的门房都关闭了。宝公进了讲堂,只见床榻与高座摆放得整整齐齐,他到西南角的床上坐了下来。

这个寺庙根据因缘它有时显露有时隐没,云霞明灭中的佛门圣迹……

过了好长时间,忽听东边有声音,抬头一看,只见房顶上开着一个井大的窟窿,许多和尚一个接一个地从那里飞了下来,总共有五六十人。大家依次坐定之后,便互相打听起来,打听今天在什么地方吃的饭,有说在豫章的,有说在成都的,有说在长安的,有说在陇右的,还有说在蓟北、岭南乃至五天竺的,说什么地方的都有,每个地方都离这里成千上万里。最后面一个和尚从空中下来时,其他人争着问他为什回来得这么晚,他说:“今天在相州城东彼岸寺中鉴禅师的讲会上,一个个各抒己见,有个后生聪明英俊,接连不断地提问和辩难。那种场面实在可观。不知不觉之间我就来晚了。”宝公本是鉴禅师的门徒,听了这些话后,就想过去搭话,于是整了整衣服站起来,告诉那些和尚道。“鉴禅师是我的师父。”那些和尚直打量宝公。顷刻之间,整个灵隐寺就消失了,只剩下宝公一个人坐在柞木上,除了山谷与翻飞喧叫的禽鸟之外,他什么也看不到了。

宝公出山以后,把这件事告诉了尚通法师,并问他这是怎么回事,法师说:“这里曾是石赵时代的圣人佛图澄建造的寺庙,虽然距现在已经很遥远了,可是据说仍然有圣德住在这里,这不是个平常的地方,根据因缘它有时显露有时隐没,变幻莫测。现在从那座山上走的人,还能听到钟声。

这个寺庙根据因缘它有时显露有时隐没,云霞明灭中的佛门圣迹……

看了这段佛门公案,令我不由的想起了释正慧法师写的《揭开真相》一书,在这本书中释正慧法师以一个出家人的戒行原则,讲述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三年,整整十二年的时间,自己在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驻地中修行的亲身经历、实际参与的纪实。书中如实记录了诸多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鲜为人知、真实无虚的惊人事实,并记述了经过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传法灌内密顶的一些戒行超凡,德入圣品的佛弟子,功夫本事大的令人咋舌,与本文中腾空飞行的圣僧真有异曲同工之妙。末法时代,古佛住世带来至高无上的佛法,实是众生的大福报啊!

作者:介子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