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艺术

u=4023617330,1030317491&fm=173&app=25&f=JPEG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国画《蝉声》,蝉歌声声催显生命的脆弱短暂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国画作品) 寒蝉凄切,西风紧,万木萧疏。晓来朝露洗青柳,转瞬已是暮秋。 《蝉声》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青年时期的国画写生作品。画面之中,古树残枝错综交叉,焦墨苍润,意笔草草。线条厚重劲力,松紧有度如折钗股。墨色浑厚透亮,虚实相生。古树秋枝,柳叶低垂中,油黑色的寒蝉蜗居在树干之上,似乎正酝酿着生命尾声的最后宣言。蝉的造型是写实的:健硕的肥蝉,透明的有力双翼,于是那蝉声叠叠破纸而来。蝉的鲜活生...

u=3139716121,4177426984&fm=173&app=25&f=JPEG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山水画《三峡浪歌》,锦绣江南渔歌动人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山水画) 这幅淋漓酣畅的山水画,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青年时代的大写意国画作品。在这一历史时期,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绘画艺术,在植根于传统的基础上,力求突破已有的艺术形式,不断尝试新的绘画语言,力求把中国传统绘画推向世界现代艺术的前卫。从此幅《三峡浪歌》已经可以感受到现代艺术的气息。这一风格的绘画作品大约诞生于二十世纪的八十年代前后。 《三峡浪歌》气势磅礴,意象险绝。其意蕴在袭人心魄的...

u=425319940,991070898&fm=173&app=25&f=JPEG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牛年图》,杏花春雨诗意江南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国画) 春风荡漾绿意浓, 柳笛声声牧童归。 人说三月风光好, 景色幽远如幻中。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这幅国画作品,在19年前,我曾见到过,当年见到这幅作品时,蓦然之间被带入了纯真的诗意浓郁的精神世界。整幅画面语言精炼: 一头牛、一支笛子、一个牛背上的牧童、寥寥数笔画出的树干枝条、和微微的几点绿色。绘画语言虽极简, 但作品给人的艺术感受却异常丰富。透过大面积留白的画面让人仿佛看到了杏花春雨的诗...

u=1332474007,698194778&fm=173&app=25&f=JPEG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山水画《毫端卷意》笔墨渲染出令人向往的净土气息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山水画)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蛟则灵”。静气宜人的山岚之中,三五间茅屋座落其中,清澈见底的碧水环绕…….这不是肉眼所见的尘俗中的山水,而是艺术大师笔下毫端所生发的心灵家园。 这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所画的一幅美得醉人的山水画。鲜活灵动的线条,华滋浑厚的墨色,优雅脱俗的色彩,营造了一种令人向往的净土气息。 多少年以前,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山水画,就以超凡的笔墨修养,深厚的书卷气息闻名于...

u=344024272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画作《飞泉独舟》,山水画卷浑然天成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山水画《飞泉独舟》 这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山水画作品,一幅真正的笔精墨妙的山水画精品。篆隶与草书的笔法,凝聚成遒劲的线条,在变化莫测的墨色中千回百转、若隐若现。篆隶与草书的笔触中有丰富的墨色变化,墨色中又含有笔触的韵味。随心所至的草草意笔之中,触人心魄的山水画卷浑然天成、山水清韵醒目而至。 当代国画大家齐白石说:“作画贵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则媚俗,不似则欺世”。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创作的山水画作...

u=28345066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国画《泼墨螃蟹》—造型简练质朴、画面生机蓬勃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国画) 《泼墨螃蟹》笔墨凝练、奔放奇纵、雄健浑厚、造型简练质朴、画面生机蓬勃。在把握螃蟹鲜活的形貌、质量感、运动方式、环境关系及个性特征的同时,还表现了螃蟹活泼、灵动的生命力。画的墨色深浅浓淡,变化多端。螃蟹的硬壳透明,由深到浅。笔触的变化,使螃蟹的腿部呈现各种形态,看似容易,实则极难:画得活,则螃蟹之生命意趣自出;画僵了,也就失去了生命感。直中有曲,乱中有序。 似柔实刚,似断实连,这灵动的暂...

u=183431541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山水画《山泉古寨》,意境连绵幽远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山水画) 这是一幅尺寸很小的山水画,画面仅有手掌大小,可是方寸之间却具万里之势,真可谓:以一管之笔,拟太虚之体、以判躯之状,尽寸眸之明。这种层层山、叠叠水,虚灵缥缈,有如远寺钟声,空中回荡。这种同宇宙虚廓合而为一的博大气象,正是这幅画的艺术风格所在。 文/云峰山樵 来源:郎墨百家号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

u=1383788950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人物国画《萨陀波侖尊者》,格调脱俗高古、意蕴深邃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人物国画) 《萨陀波侖尊者》是一幅格调脱俗、高古、意蕴深邃的中国画人物作品。人物眼神的刻画让人触目惊心,人物形象神奇古雅。大写意的笔墨与工笔有机的结合,使人物的造型平中见奇、神韵十足,仿佛有刹那欲出之感。画面设色浓而不艳,色不掩墨,墨不遮色,设色与笔墨相得益彰。 文/听松客 来源:郎墨百家号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

u=155380895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人物画《济公活佛》,具象与抽象艺术完美的结合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人物画) “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南无阿弥陀佛……”这几乎是中国家喻户晓的济公活佛形象。 然而要把几千年来,人们心目中的济公活佛的艺术形象,传移摹写到画面却绝非易事,正如文学评论家所言:「一千个人读《哈姆雷特》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但是,一位世界级的艺术巨匠,却把外示邋遢不羁,内心清净慈悲的活佛济公画活了!不拘一格的人物造型、明快大气的黑白灰关系,个性鲜明的面部形象…,都从各个不同...

u=320347864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水墨画《宿士闹春》,小鸟传达春天的气息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水墨画) 这是一幅清新脱俗的写意花鸟水墨画,画面寥寥数笔便把料峭的早初春天的气息呈现出来。 画中的几只小鸟,刚刚从梦中醒来,它们面对悄然降临的春天,欢乐地鸣唱着、嬉闹着,仿佛在相互交流传递着春天的美好信息。下方的一只小鸟与右上方的小鸟顾盼相对,似乎是在对话又好像在对着山歌。 画家笔下的小鸟,肢体语言鲜明到位。清新鲜活的艺术形象,彰显了画家笔墨语言的精湛与构思的高妙。花鸟水墨画是传统国画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