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学佛分享

当佛诞与母亲节重逢,看弟子如何过节?

今年的五月十二日,农历四月初八,是南无释迦牟尼佛的佛诞,又恰逢母亲节,真是“双节共庆”的吉祥日。大家不约而同陪同母亲和家人,再约上三五好友,去江边放生。 我与几个同修负责购买此次放生的物命,由于我第一次负责采买,兴奋得一晚没睡着,天蒙蒙亮就来到了日前约好的市场。 走进一家河鲜店,一个大桶里挤满了泥鳅,它们伸着脖子,扭来扭去,好像很缺氧,又好像在说:“救救我们吧!救救我们吧!”想到它们不知何时会成为人们的盘中餐,我心里...

到底有谁认得佛法? ——回应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声明

拉珍 认证祝贺到底是个什么?比佛法法义更重要吗?众生盲目,被几个社会流氓弄昏头,高僧大德们也那么盲目吗?我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来学佛法弘扬佛法的还是来大婶大妈似的研究东家长西家短的?我们要纠缠在这些反复无常的小人举动里而忽略珍贵的如来法义吗?要由这些小人来判断佛法的真假吗?佛法就是佛法,认证不认证,祝贺不祝贺,跟佛法没有关系,认证祝贺不过是个形式,谁若坚定地维护认证,那是他们的功德,该恭贺他们认得如来法宝,恭贺他们为...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说 世法哲言 二

是非由或自論,凡事之非,莫可于執,著之抗言之鬥,自度非業加盛,終至入患,由是之道故面是非切勿掛懷。 所有是非之本體都是不可執著的,它只能給人們帶來壞處,只會給人們來不幸和災難,因此,在我們面臨是非的時候切不可執著它。是非出現以後,讓別人自己去理論,他高興怎麼說,就怎麼說。不然的話,一糾纏在是非裡,就會造成爭辯,就要爭辯誰真誰假,誰正誰負,也就要造成互相之間言語上的爭鬥。而且,往往互相都不服輸,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学佛修行,是我人生的分水岭

在未遇到佛法之前,我内心深处总有着莫名的空虚,找不到人生的方向和目标,做什么都觉得不是我想要的。我也曾想象着将来老了,也许会像路边跳广场舞的大妈一样,无所事事,或者进入老年大学,学学画画,了此余生。不曾认真思考过,人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为了什么,内心充满了无奈和迷茫。 长年以来,我身心极度疲乏,精神萎靡,连走路都觉得吃力,躺在床上,自感如行尸走肉活死人一般。我时常羡慕别人一家三口,外出散步,说说笑笑,但这对我来说这些都是...

因车祸而获大福报,拜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的奇遇

俗话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福与祸在一定因缘情况下会互相转换,坏事可能引出好的结果,好事也能引发出坏结果。而我就从逆境中突袭,获得了难以想象的福报。 事情还要从2016年12月13日,在美国休斯顿发生的一场车祸说起。 那天,我走在大街上,一辆车不知从哪个方向冲过来。还没等我反应, “砰”的一声巨响,貌似一个大气球裹着我飞出两三米后,又重重砸在地上。刹那间,我意识到被车撞了,后悔没回家看一眼,这就要走了。 不知...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五十三號公告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五十三號公告

“懇請解惑”的諮詢來於了正法師,現將原信附後,信中所提及事看似事小,但實際上是不惜誣衊南無羌佛而達到藉機欺瞞,因此必須公告醒示大家。 事情源於有人欲藉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積累贊助資金,殊不知其言行誣衊、誹謗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該凡夫心行謊言對眾,宣稱說南無羌佛非常想念大師館等,因此,她準備要在美國修一個大師館,後又有邪見同夥發現事情不妙,與其共商,及時改為家鄉之美,繼續胡為惑眾。這個事情表面上看是善意、敬佛之舉,而...

警惕寺院另类“商业化”,邪师骗供养

当前佛教界呼声最高的莫过于反对佛教“商业化”,而当我们将目光对焦于寺院上市,寺院被承包,高额门票和烧高香,假僧人敛财等乱象时,也许忽略了寺院的另类“商业化”,那就是信众到寺院供养时,有些僧人忘记了佛教“慈悲为本”的情怀,而是以信众供养钱的多少,给予不同待遇。更有邪师常以“供养寺院钱越多,功德越大”的邪见,错误引导生活困难的信众给寺院供养。 有天,笔者我在某地开展业务,想随缘接引一些人学佛。此时一位经常跑寺庙的师姐在竭...

好了伤疤忘了痛,妻子两度鬼门关,我终明白学佛解脱才是人生出路

(1) 我叫廖文雄,我太太叫黄小冰,是一位贤妻良母,我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一家人过着幸福的生活! 2015年底,我太太去医院检查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已经转移淋巴,及两边的肺都有好几处肿瘤,已经无法做手术了。医生私下跟我说,大概还可以活半年,如果化疗,有可能可活一年左右。但做化疗太太身体承受不住,她太瘦弱了体重不到70斤,所以我们只能保守治疗了。 为此,太太三天两头去医院住院抽胸腔积液。听说什么保健品好,什么药好,就买来...

观世音菩萨灵感实录:念念不生疑,表妹躲过车祸大难

《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记载:“若有无量百千万亿众生,受诸苦恼,闻是观世音菩萨,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 佛经记述真实不虚,我表妹身上就发生过诚心念诵观世音菩萨圣号,并转危为安的真实案例。       那是1985年,表妹写信告诉我,准备国庆节举行婚礼。我们两人虽已近二十年没见面,但从小感情好。在我很小的时候姑妈曾带着表妹出差,在我家小住,我们小姐妹相处得非...

佛法智慧遍及一切,陪读家长的“吼”式教育难题不药而愈

开学了,“吼妈们”继续着有限的陪读,吼声不断。 前阵子很火的两条信息刷爆了朋友圈:“陪孩子写作业,大人急到送医院。” 现实就是这样骨感。 这两份特殊病例不是空穴来风, “吼妈”式的陪读我时时耳闻,儿子的同学每晚被楼上邻居类似这样扰乱着: 还有一位同学的妈妈明知自己血小板低,却常常因为孩子每晚作业是这样子而每年必须去医院疗养一次。 上一秒亲妈,下一秒后妈,说控制谈何容易!陪读的痛苦,谁陪谁知道。甚至有高人总结了给陪读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