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放生

大愛無疆 心系疫情 溫暖人間

        由於海內外師兄姊對美國疫情的關心,捐贈美国洛杉磯華藏學佛苑防疫口罩,本苑即刻依口罩的型式,轉贈美国洛杉磯所屬第一線醫護人員、警、消人員等及本地的師兄姊們。本苑在此呼籲所有師兄姊大家一起量力而為發心貢獻一己之力,對美國本土疫情發揮救助之效,美国洛杉磯華藏學佛苑會統籌轉贈相關單位,採購口罩型號是(KN95、N95),並會要求授贈單位簽上免責書,請大家放心。如有意願發...

大家若能互让三尺,何来死伤惨剧?

2020年 3月26日,福建省莆田市埭头镇温李村的黄、陈两家因砍树发生纠纷,造成了1死3伤的惨剧。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据了解,黄、陈两家早有积怨,年前因修路就闹过不愉快。 黄家人嫌路面太窄,小车开不到家门口,就修路扩宽路面,把土推到陈家边上。有一段时间下雨,泥土堵住了陈家的排水沟。陈家要求黄家妥善处理,但黄家仗着兄弟多,嚣张说:“我修我的路,关你屁事。”两家人争执不下,陈家多次向村里投诉,但也没有任何进展,因此满腔...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只想回家”——疫情下一个流浪者的自述 ​

我已经流浪一个多月了。风餐露宿,无处躲藏。刺骨的寒风让我瑟瑟发抖,飘飘的细雨湿透了我全身。我不知道已经走了多少路,太累了,还是躺下来睡一下吧。 南南、南南……亲切的声音从远处飘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哇,是爸爸!”我朝思暮想的baba终于来接我回家了。我兴奋的立即跳跃起来,想冲上前去抱住他。一阵狂风卷来,一个激灵,原来还是一场梦…… 新年开始,全国经历着“新冠疫情”的劫难,当家家户户都宅在家不出门时,我却被狠心...

两则学佛受用:从84岁的父亲与我的亲身经历说起

“佛法无边,高深莫测”是我多年来对佛法的感觉,所以我常常接触一些学佛的信众。我发现很多人学佛虽然很虔诚,但讲不出什么道理;有人说一套做一套,言行不一。凡此种种让我觉得不踏实,我想要找的学佛之路寂寞而又漫长……  2018年10月, 我84岁的老父亲被诊断为膀胱癌,很快做了手术,术后医生要求做化疗。我知道化疗对84岁的老人意味着什么,因此没有让父亲做化疗,而是保守治疗,但我还是非常担心父亲的病情。家里的气氛也...

换个角度看人生,天宽地阔

笔者曾看过一个故事:有位老婆婆,大女儿经营着一家伞店,小女儿开着一间染衣坊。晴天,老婆婆担心大女儿的伞卖不出去而哭泣;雨天,她又担心小女儿染的布晒不干,因而长期忧心忡忡。邻居知道后,就劝导她:“婆婆,您应该感到高兴啊,晴天,小女儿的布晒得干;雨天,大女儿的伞有销路!”老婆婆一听,顿时豁然开朗,之后一扫愁容,喜笑颜开。 这让我想起了求学阶段的自己,少经世事,青涩拘谨。彼时,我会为语言表达不畅而羞赧,也会为囊中羞涩而苦恼...

封城前,外甥女从武汉回来了

一场新冠肺炎的疫情,让人们闻“疫”色变,我家也经历了一场惊魂。 1月22日,我老伴因身体状况,要去上海复诊。而我家里有八十岁的母亲需要照顾,姐姐说让她女儿英子来照顾外婆。我想太好了,真是及时雨! 当外甥女英子风尘仆仆拖着行李箱赶到,我才知道原在杭州工作的她,下半年转到武汉工作了。这可是疫情重灾区呀,武汉封城前约有500万人离开,英子可是那500万分之一啊!万一她是病毒感染者这么办?我们全家可都接触了啊!普通人还能扛,...

蝙蝠不愿背“黑锅”

似乎大家都已知道,此次“新冠病毒”的宿主是蝙蝠。蝙蝠从此背上了 “罪魁祸首”的骂名。有网民曝光了两个网红美女食用蝙蝠的恶心视频。一时间,国人骂声四起,网红公开道歉。我很难想象,本来就长相丑陋,被煮过后更是面目狰狞的蝙蝠,怎么能吃的下去呢? 但食用蝙蝠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古人认为:吃蝙蝠养生,吃蝙蝠治病。在中药体系中,蝙蝠及其粪便可以治病。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禽部·伏翼》中记录了它们的各种药用价值和服用方法。在海南岛...

两个真实案例道出杀生的过患

《分别善恶报应经》中记载了杀生的十种报应:一、冤家增多。 二、见者不喜欢。三、众生害怕。四、恒受苦恼。五、常想杀生。六、梦见忧苦。七、临死悔恨。八、短命。九、愚笨。十、死堕地狱。 杀生的恶报如此之多,可有些人就是不以为然,为了世间的利益而枉顾因果,最后酿成一幕幕人间惨剧。 笔者的一位朋友朱大姐,就见到了两桩现世报的真实案例。 (一)父亲射子为哪般? 朱大姐老家在安徽一个叫朱大囤的村庄,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家里大都是老...

放生被保安阻拦,僵持之际突然峰回路转

一切众生皆我父母亲人,佛弟子遵循佛陀的教导,慈悲利生,不杀生而行放生,此善行可以感动诸佛菩萨以及护法圣众,也可感动被获救的众生,因此常有放生龟一步三回头泪拜感恩的,有鱼儿听话一呼即应等!笔者也亲历了一回放生的峰回路转之事。 农历十一月十七是南无阿弥陀佛佛诞,师兄师姐们为庆贺佛诞日而组织放生,但由于每到殊胜节日物命会被抬价,我们就决定提前一天放生。 早上八点多,我们已把物命运到生态公园的一处湿地,夏天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

我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记得我上中学时,无意间看到一篇小小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讲的是一群人排着长长的队伍,每个人都穿着黑色的礼服,胸前佩戴着一朵小白花,他们表情严肃,前进的终点是坟墓。排队过程中,有人玩耍,有人做游戏,有小孩哭了,大人开始讲笑话哄小孩整个队伍变得热闹起来。排队的人居然忘记了自己排队正走向坟墓。故事配上了精美的图片,特别震撼。从那时起,我对人生无常开始了思考。 大学期间,我接触了一些外国著作,其中德国哲学家叔本华,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