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携程亲子园”事件看如何消除社会乱象中凸显的“心灵雾霾”

近日,充斥各个媒体头条的是既“辣眼”更“辣心”的携程亲子园“组团虐童”事件,其令人发指的行为,引起网民的义愤填膺。俗话说:“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不禁想问这些参与“虐童”的老师,难道你们没有孩子吗?这些可爱的小孩子有什么错?

这个事件一出,人们把愤慨的焦点集中在了这些人的残忍上,感到义愤填膺。而我认为,对这些“虐童”人,人们不能仅是扬汤指责,更应该以“新视野”来深入挖掘其背后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

当我在反思这个问题时,发现社会上类似的现象还有很多。

一个朋友曾跟我讲过他以前公司的一件事:老板换了一个女秘书,而这个女秘书为了替老板省钱,制定一系列的改革政策,对一线员工极其苛刻,甚至减少加班工资。从表面看,公司省了很多人力资本,但几个月下来,财务部门核算亏损很大,但一直找不到原因。后来才发现,原来基层员工为了报复福利减少,部分人故意把一些质量合格产品判为不合格。按照规定,不合格品立即报废,因此很多产品被销毁了。时间一长,公司怎能不亏损呢?

其实,员工故意破坏制造亏损,与亲子园老师虐童有类似性。他们均将自己的愤怨找了一个出口,以表达不满。我真不知道,如果不是家长亲自回看视频,虐童事件还要持续多久,何时才会暴露?

其实虐童事件在以下三个方面的任何一个环节做好都可以避免。首先,如果携程的人力资源部门能加强管理,加大对视频的审查力度,哪怕每周有一天进行审查,就能发现问题;其二,如果亲子园的园方能够负起自己的责任,既对老师们进行素质培训,又加强视频审查和每天不定期的巡查,虐童行为也不会继续发酵;再者,如果亲子园的老师能够把小朋友当成自己的亲人,她们还会这样虐待他们吗?

那么,出现这个事件,难道仅仅是这些幼教的缺德与可耻吗?实际上,这是三方在追逐利益主导下的各自道德缺失和责任缺位。

我们从媒体一系列的报道以及携程公司、亲子园的声明、各种招聘信息等各方面很容易发现,携程公司的表态传递了一个信息:他们认为建立亲子园是给员工的福利,是公司的恩赐,是多做了一件“可以不做的好事”。暗含之下就是此事的管理好坏与自己职务考核、薪资、晋升没有多大关系,因此亲子园实际就是一种的“多出力而无利益回报”的额外负担。既然不列入自己工作的考核范围,那么会造成监管缺失。而在这种亲子园托管的模式下,园方所追逐的利益点就很直截了当,园方的利润就是总收入减去支出,而其总收入是基本固定的,因此要减少支出以提高利润。最终,园方在单纯追逐利益及忽视监管的不作为,形成了“灰色纵容区”。而这些老师若不只是把打卡上班作为唯一利益目标,她们会更有爱心、责任和担当,也不会发生此一悲剧。然而很遗憾,这些缺少爱心和职业道德素质的老师们,在外部承受某种压力时,她们的内心便失衡了,工作压力压垮了她们人性的良知。当她们无法也不敢对亲子园发泄不满时,孩子就成了她们“出气筒”。

我们不难看出,一切都是围绕着相关利益而产生的人间悲剧,而悲剧的背后是“正能量信仰”的缺失。

对待此问题,我想假定自己的角色。如果我是其中的一员,但我首先明白我是一名学习佛法的佛弟子。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一直教导我们要慈悲利益众生,众生是我们的亲人,我们不能高高在上欺压众生,就算宁愿吃亏也要帮助、爱护他们。很显然,不论我是公司的主管人员、亲子园的园长或者是里面一名教师,甚至保育人员,我必须知道所有的孩子都是我的亲人,我应该也必须爱护他们,让他们有一个美好的童年,哪怕我自己面临人生的苦难,也不能恶意转嫁我的痛苦,而应自我承担。我坚信任何一个真正学习佛陀正法的佛弟子,他们也会有类似的善行举动。

末法时期,众生因内心深处的贪嗔痴三毒炽盛,而引起的贪嗔漫谤之行为,如同“心灵的雾霾”污染着社会本有的善良、和谐与包容。但我真的很庆幸,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这个世界、这个时期弘扬佛教正法,引导着人们走慈善、和平、利益大众之路。我相信佛教正法是对社会、国家乃至世界助益的一股清流,愿这股清流洗净人们“心灵的雾霾”,让彼此的生活更加美满幸福!

文/东山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