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学佛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公告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自二零零九年开始,通过考试选拔闻法上师以来,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的闻法上师们,带领大家恭闻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学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道德、修行,深入自修,落实《什么叫修行》和公开发在网路上的《解脱大手印》两大心髓,虽然没有完全做到,但已取得了突飞猛进的成果,不仅自身的道德境界得以提升,更重要的是,带动了所在社区和整个社会的道德风气,形成了一股慈悲善良、团结友爱、帮助他人、利益众生的风气,有效地促进...

别抱怨人生的裂痕,那恰是阳光照进来的地方

假如你怀孕五个月,胎儿有问题,你会怎么做?不少人都会说打掉吧。 假如生下来,后续的治疗费会让你一贫如洗,乃至负债,你会怎么做?更多人会说打掉吧? 今天说的孩子就是在妈妈肚子里五个月就知道是软组织病,现在三岁多了,他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因为爸爸说:生下来! 三个字,一锤定音,姥姥姥爷,妈妈都听从了。 出生后,看到右胳膊比小腿还粗,爷爷大发脾气,指责为何瞒着他,从此不闻不问。      ...

「佛门观察」见面就称“菩萨”貌似恭敬谦卑,实则罪过无穷!

某位师姐知我信佛,经常到单位与我交流学佛心得,几乎每次见面就热情洋溢地会称呼我“菩萨”,甚至只要遇到学佛的恨不得都称“菩萨”,有时候放生时还称“鱼菩萨”“龟菩萨”等!还有一次她要赶走家里的蟑螂,竟然说:“蟑螂菩萨啊,你还是搬到其他地方生活吧,别在这里干扰我了。” 我虽佛教知识浅薄,但听到如此称呼“菩萨”异常别扭,感觉很怪。特别是她告诉我“蟑螂菩萨”的事情时,我顿时毛孔倒竖,这世界还有干扰人们生活的“蟑螂菩萨”吗?这简...

「佛门观察」一久避尘俗老僧说:《晨钟偈》文句有许多邪见

有一段时间,笔者挺喜欢听一些佛乐的,什么“愿做菩萨那朵莲”“那一日闭目在经殿香雾中”,其中最喜欢的要数齐豫演唱的《晨钟偈》,觉得有那么点滋味,让人心情宁静、舒畅。 直到不久前拜访了一位久避尘俗的老和尚,产生的对话颠覆了我所接触到的“佛教”知识,对我的内心产生了极大的震动,让我思考,到底什么是真正的佛教、佛法、佛学? 我是朋友介绍来的,初见面时,老和尚一身灰色僧衣,没有披袈裟,寸许头发,半已掺白,不像外面一些和尚那样的...

世界佛教总部公告 (公告字第20200105号) 胜义“金瓶掣签”法规

(请见附件)    (胜义“金瓶掣签”,共有二十一项法定程序,一项也不可少。胜义“金瓶掣签”并不是常规的“金瓶掣签”,不是真正的佛菩萨级的大圣者,无论身份地位多高,都不敢做胜义“金瓶掣签”,因为德品不够,修不成。) 第一法规程序——诞生制簽人       在大雄宝殿上,修法诵经七天,切不可缺少21度母经。第八天公开大众监看,实行现量伏藏,推举大圣德取绿度母镜坛宝镜(照...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五十七號公告

針對大家提出的幾個重要問題及諮詢出現的嚴重的邪見,辦公室現公告如下: 一、 佛陀教授大家明信因果,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是所有眾生解脫的終極依怙,所以,釋迦牟尼佛和十方諸佛是所有佛教徒的唯一師父,故稱“本師釋迦牟尼佛”。佛教徒是佛弟子,師弟子是外道的稱呼!我們有幸生活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時代,南無羌佛和十方諸佛是所有佛教徒的師父!假如有一天有人竟然說:“你已經依止了上師,就不必再去依止佛陀了”,說明這位上師已經被魔子...

疫情冰冷,但人间有情

2020年春天,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肆虐,医院人满为患。 我长期生活在美国纽约,工作是医院护工,护理病人。由于缺乏有效防护,我本人也身感不适,持续高烧长达两个星期,温度在37.8℃以上(华氏100度以上),并伴有咳嗽。严重时,咳嗽剧烈,我还有昏迷的症状。 去就医时,医生听我说有持续发烧、咳嗽等症状,根本没让我检测,就说我感染了新冠病毒,并拒绝为我看病,只是让我回家休息,也未开药。 我惶恐不安,又惊又怕,求医无门,心里的...

我的回乡之旅与修行之路

几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改变了我的生活,让我体会到“世事无常”。 那天清晨,我与往常一样骑着电单车去上班,行进到国道一个加油站时,一辆商务车从我身后飞驰而来,将我连人带车撞倒在地。经过两个月的精心治疗和调养,我的身体逐渐康复,但从此落下了后遗症——左腿活动受限,不能正常行走。这次意外对我的身心造成了难以言表的伤害,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意志消沉,沉默少言。我常常想,为什么上一刻我还在健康骑车,下一秒就遭遇了不幸?我为何...

我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记得我上中学时,无意间看到一篇小小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讲的是一群人排着长长的队伍,每个人都穿着黑色的礼服,胸前佩戴着一朵小白花,他们表情严肃,前进的终点是坟墓。排队过程中,有人玩耍,有人做游戏,有小孩哭了,大人开始讲笑话哄小孩整个队伍变得热闹起来。排队的人居然忘记了自己排队正走向坟墓。故事配上了精美的图片,特别震撼。从那时起,我对人生无常开始了思考。 大学期间,我接触了一些外国著作,其中德国哲学家叔本华,用一...

幸得佛恩,当下天堂

家公今年84岁了,年迈体弱,色身衰老,在家病得很重。为了能让他得到更好的照顾,我和先生把家公接来和我们一起住。方便就医的同时,也能更好尽孝。 家公刚到我们家时,目光呆滞,面色蜡黄,食不知味,腹胀、咳嗽,身体佝偻,精神萎靡不振,尤其到了晚上,呼吸困难,咳嗽不断且伴有呻吟。我听在耳里,疼在心里。晚上我不敢关我房间的门,生怕睡熟了听不到他唤我,提心吊胆的。我也深深体会到什么叫爱莫能助! 中西药和各色保健品,我们都给家公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