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学佛

華藏學佛苑公告 – 06/18/2019

華藏學佛苑原僧眾釋妙言,釋正淨,已於2019年3月29日正式離開華藏學佛苑,釋正平於2019年5月24日離開華藏學佛苑,三位僧眾均因個人原因離開,自離開之日起,釋妙言、釋正淨、釋正平已不屬於華藏學佛苑僧眾,所有行為自行負責,與華藏學佛苑無關,如有發現其以華藏學佛苑的名義,請托或代購等各種事項,請師兄師姐們提高警覺,及時與華藏學佛苑查實,聯繫電話:626-698-6770,特此公告!!!     &...

我慢慢从一个烧香客,转变为修行人

烧香拜佛求平安,财运亨通心愿成?这是大部分人进寺庙赶佛潮的心态,在2013年前,我也是抱着这样“迷信”的思想,往寺庙赶,觉得只要诵诵经,拜拜佛,许许愿,就能心想圆成了。直到后来因缘聚会之际,我接触了佛教正法,恭闻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恭看了阿王诺布帕母的法著,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单纯的“烧香客”,而不是真正的“修行人”。 佛法不离因果,重视因果,深信因果,教导世人弃恶从善,从因地上做一个好人,好的佛弟子,这样才会...

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 第五十四号公告

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今天接到反映,有人在散发下面的短信:“千载难逢(非艺宝官方) [发]特大优惠省钱不花钱,大好机会人人参与不可错过,大家都知道艺宝瓷砖出自佛陀的五明,[发][发]瓷砖在的地方就与佛陀结下不灭的因缘,特大优惠期间人人都可参与宣传介绍艺宝砖,你把艺宝瓷砖介绍到哪里,哪里与佛陀结下了不灭的因缘,愿所有的同修无论是自己还是自己的儿女家亲眷属在装修房子的时候都用上艺宝砖[福],所处吉祥更生欢喜[转圈],愿天下...

年轻人学佛,学到乐观豁达,笑对人生起起落落,有何不可?

年轻人学佛,学到乐观豁达,笑对人生起起落落,有何不可? “年纪轻轻,学什么佛啊!”我常听到身边朋友如是说。在人们印象里,似乎学佛是退休后修心养性,消遣时光的事情。 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掺和到一群大爷、大妈的群体中诵经拜佛似乎有点异类,犹如在“广场舞”里看到年轻人一样,感觉怪怪的。为此,许多年轻人也就“望佛止步”。 错!大错特错!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著《世法哲言》有云:“惊世之道,捷然取之,由缘未熟,时久淡之,群或...

学佛修行,是我人生的分水岭

在未遇到佛法之前,我内心深处总有着莫名的空虚,找不到人生的方向和目标,做什么都觉得不是我想要的。我也曾想象着将来老了,也许会像路边跳广场舞的大妈一样,无所事事,或者进入老年大学,学学画画,了此余生。不曾认真思考过,人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为了什么,内心充满了无奈和迷茫。 长年以来,我身心极度疲乏,精神萎靡,连走路都觉得吃力,躺在床上,自感如行尸走肉活死人一般。我时常羡慕别人一家三口,外出散步,说说笑笑,但这对我来说这些都是...

七旬老人的学佛诗意情怀

编者按:他,今年七十岁,是同龄人中的大学生、文化人,也是一位音乐爱好者,擅长小提琴、二胡等乐器。更值得一提的是,他有一个幸福的佛化家庭。两三年前,在女儿的引导下,老伴儿学佛修行了。他看到仅有小学文化的老伴儿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变得更加慈爱、贤惠、快乐,并热忠恭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著《什么叫修行》《藉心经说真谛》,他也心动了。佛教、佛学、佛法究竟有多大的吸引力?我也来学学吧。就这样,带着好奇心和探索欲,他汲取到了闻...

给闲暇中的女人:其实,学佛挺好的

有人说:“女人不能太闲,否则迟早会出事。” 也有人说:“女人一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再然后就会歇斯底里。” 我的邻居,娟(化名),就是一个很闲的女人。 她白净高挑,举止优雅,亭亭玉立如青荷。她未言先笑,轻声细语,第一次见面就能给人亲切感。更难得的是,她做得一手好菜,叮叮当当一会儿就能整一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每次在小区遇到娟,她总是那么热情跟我打招呼,那时我常想,谁娶到她真是好福气。 果不然,没多久,娟结婚了,接着家里添...

女儿终于明白,吉祥安乐只有靠自己真正的学佛修行转换因果才能获得

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睡梦中,我被急促的电话声吵醒了,接起电话,大女儿哭喊着:“妈妈,东东死了,车祸……”那边一片哭声!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东东是我女婿,今年28岁,跟女儿结婚才三年多,育有一子,一家三口过着小康生活,其乐融融。可这好日子才冒芽,就被生活的大锤毁灭了,可怜我那年轻的女儿啊! 我跌跌撞撞下了楼,匆匆订了机票赶回哈尔滨,再驱车赶到尚志县,奔向殡仪馆,抵达时天蒙蒙亮。远远看见几栋老旧楼房...

婚姻之苦家暴之痛,佛法拯救了一个即将破碎的家庭

我是苦命的女人,但也是一个幸运的女人。 我的一生充满了坎坷和惊险。曾想找一人为我遮风挡雨,谁知道这辈子最大的风雨都来自曾以为能给我遮风挡雨的丈夫。 年轻时,父亲重病去世,母亲孤苦无依,我为了照顾母亲一直没有成家。后来母亲病重,为了让老人家安心,我急忙相亲,然后就是“闪婚”。不久,母亲就离世了。 当时我想给母亲戴三年孝,了解三年,不行就离婚。可我怀孕生下了孩子,可怕的噩梦也开始了。 刚剖腹产,麻药还没过劲,我就被推回了...

嘲讽和平静的声音同时响在心中,“学佛修行“帮助我选择了放下

偏西的太阳收起了刺眼的光芒,变成一个金灿灿的圆球,余晖让云儿绚丽多彩,红霞满天。村前一条新建的宽阔柏油路默默通向外界,村民们已三五成群在散步。 我们夫妻难得回老家,先生提议出去走走。 到了熟悉岔路口,眺望远处,一片绿色。这里已拆迁八年了,土地还未征用,那棵几十岁的歪脖子桑葚树还在坚守故居。儿时,我和姐姐常猴儿似的在上面摘果子,品尝那渗到心田的清甜,直到手和嘴巴变成紫色才罢休。 我们走过一片坟地。虽然坟墓经规划已全部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