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明信因果

两年未孕无助伤悲 皈依次月得子感恩

我出生在一个佛化家庭里,外婆、姨妈与母亲等人都信佛,这使得我从小就得到佛教教义的熏陶,深信因果,并懂得无常的道理。 但是我很懒散,得过且过,无事不烧香,遇到困难就祈求佛菩萨加持,属于临时抱佛脚的一类人。三十多年了,倒也算顺利,唯有一件事困扰着我,就是两年未孕。 这期间我看过中医,喝过汤药,吃过保健品,但是孩子还是没来。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耐心也一点点被磨没了,压力越来越大,整日胡思乱想怀疑人生,又难于启齿无处发泄。我最...

恭敬虔诚做佛事,三业相应排结石

我是珠海的一位佛弟子,五年前在润德师僧顿楚巴仁波切的带领下建立了闻法点,带领大家共修与放生。近期我老感觉压力大,力不从心,润德师告诉我必须去全面检查身体。我于十月份去医院检查,B超查出肝胆管结石,小石头很多个,最大的一颗达12mm×7mm!西医说必须动手术取石头。 我马上告知润德师,师父关爱备至,为我四处找寻名医,因缘殊胜,得遇良医魏医生。沟通了病情,魏医生先开了几副中药,他说至少要吃半年中药才能有效,而能否排除结石...

舅舅死而复生的 “濒死体验”

关于看不见摸不着的灵魂,科学家称其为思想,道家称之为魂魄或灵魂,佛教称之为灵知心识。我们姑且以最通俗的“灵魂”言之。一些西方科学家把死而复生的人的经历称为时“濒死体验”。我家舅舅也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体验。 舅舅是外婆收养的孩子,住在江苏靖江市“魁星阁”附近。外婆对他视如己出,愿他长寿又健康,故起名“张寿康”。天有不测风云。舅舅在二十岁时毫无征兆的死了,外婆哭得昏天黑地,伤心欲绝,几次声嘶力竭哭喊着:“拿我命,换我儿命来...

觉醒的发露,真诚的忏悔

首先我要用一颗最恭敬、虔诚、纯净与感恩的心顶礼佛陀师父——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惭愧佛弟子无德无才,在学佛路上寻访二十多年都未遇明师,盲修瞎练,最终在美国洛杉矶如愿以偿,拜佛陀为师,学佛修行之路终于顺畅。得遇南无第三多杰羌佛住世,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和福报!感恩十方一切诸佛菩萨! 可是我闻法近四年,真心感到自己没有做到精进勇猛修行,不过我保证今后一定会奋进!现在我基本上每天都在忏悔往昔所造之恶业,也在努力修正自身的诸多...

人间真的有净土吗?

有人说:“世界屋脊”之称的西藏,拥有湛蓝的天空,清澈的湖水,气势雄伟的布达拉宫,还有转山朝圣的信众,好似“人间净土”。 有人说:新疆的喀拉峻,静谷雾秀,百溪涌汇,芳草萋萋,繁花斗艳,被人们喻为天籁之地、世外桃源,好似“人间净土”。 有人说:云南的香格里拉,远离都市喧染,宁静而安乐,每寸土都是画,每条河都是歌,好似“人间净土”。 但人们不知道究竟何为真正的净土。 恭读过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法著——《学佛》,我们就会知道,...

蝙蝠的自述

人类叫我蝙蝠,在中国的东北我还有个别名叫“燕别咕”,意思是说我飞起来像燕子。说来惭愧!我有自知之明,我长得太丑哪里敢和燕子比美呢? 我是动物界中唯一能飞行的哺乳动物,喜欢跟成千上万的伙伴聚集在一起。我的伙伴身上都带有各种不同的病毒,我们之间也会反复交叉感染,但我们有特殊的免疫系统和DNA修复能力,这提升了我们对病毒的抵抗力。在病毒交叉感染过程中,有的病毒会被杀死,有的承受住考验保留了下来,所以能在我们身上活下来的都是...

疫情之下:谣言止于智者,春天已经来临

自从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传播后,大家从最初的忽视,到恐慌,再到全力配合,积极防控。人们也纷纷传诵:今年过年不串门,串门只串自家门,客厅门,卧室门,厨房门,厕所门。而有些人士呆久了,思想也“灵活”起来,大家以讹传讹,一个个谣言就这样诞生、传播开来。 类似 “新型冠状病毒可以通过眼神传播,看一眼就得病”“感染上就会死”“宠物会传播新型冠状病毒”“香油滴在鼻孔,可以阻断一切的流感和瘟疫传染”“ 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

蝙蝠不愿背“黑锅”

似乎大家都已知道,此次“新冠病毒”的宿主是蝙蝠。蝙蝠从此背上了 “罪魁祸首”的骂名。有网民曝光了两个网红美女食用蝙蝠的恶心视频。一时间,国人骂声四起,网红公开道歉。我很难想象,本来就长相丑陋,被煮过后更是面目狰狞的蝙蝠,怎么能吃的下去呢? 但食用蝙蝠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古人认为:吃蝙蝠养生,吃蝙蝠治病。在中药体系中,蝙蝠及其粪便可以治病。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禽部·伏翼》中记录了它们的各种药用价值和服用方法。在海南岛...

经历痛苦后不抱怨人生,我闯出一片碧海蓝天

这是我的真实经历,从原生家庭的困扰到成家后的烦恼,再至闻法后,依靠法音治愈心伤,遵照佛陀的教戒反省自己的言行,一边前行一边修正。未来是一条光明大道,有了佛法,一切都有了希望和力量! (一)原生家庭的痛,由重男轻女开始 忙忙碌碌几十年,还是活在解放前。 勤俭持家为哪般,愚痴迷茫苦难言。 不知学佛修行好,争吵斗嘴伴一生, 因果不昧显相时,还怨苍天不长眼。 贪嗔痴爱轮回因,不知阎王何时见。 当下忏悔自改过,烦恼少时自在来!...

为永离苦难,我出家修行了

从小我就信奉观世音菩萨,一直对观世音菩萨极其虔诚恭敬,因为母亲经常为我讲述观世音菩萨的故事。加上母亲初一十五吃斋,久而久之我也深受感染。 在我十岁时,父亲就去世了,家里兄弟姊妹多,而弟弟当时年仅五岁,生活的重担全部落在母亲一人身上。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为母亲分忧,十四岁的我,独自一人到全国各地四处闯荡,尝尽了生活的艰辛与苦楚。我曾离家千里身无分文,也无屋可居躺过马路,在别人呆不住的地方我都咬牙呆下来了,一路坎坷难以言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