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如来正法的我,愿让父亲登上开往成就彼岸的“解脱之船”

66765456

我的父亲并不高大,甚至在人群中显得很矮小,很容易被人忽视。

小时候,我只感觉父亲很关心我,但更多时候是感觉到,似乎父亲老是得罪人,很多人都不待见他,我还经常责怪他不合群。

等我长大了,自己做了父亲,猛然回头,才发现自己错怪父亲了,而善良、正直的父亲才是我生命中的那一座高山。

父亲的一生是被人误解,他不善言辞,更不会说别人喜欢的话,加上他从来看不惯歪风邪气,因此他给别人的印象是说话太直,总是得罪人,但又有着才子的清高,所以很多人都给他穿小鞋子,但还好他总能逢凶化吉。

我一直感觉他似乎不应该在这样的世界里,因为在这里没有他的位置,他虽然略通琴棋书画,是我们那里难得的有这样才气的人,加上他教学能力很强,赢得了学生的赞叹,但是在那个时代,乡村民办教师特别多,父亲的才气和能力似乎给了他们巨大的压力,于是他们无端的排挤父亲。因此几乎每次父亲回家都会带着不解和怨气,但这一切丝毫改变不了他对学生和教学的热爱。

父亲一直教育我们,对待别人一定充满善意,平等对人不能仗势欺人害人。这一点我深有体会,记得曾经跟父亲矛盾较深的一个村干部就公开赞叹父亲:我最佩服X老师这一点,我跟他矛盾这么深,但他从来不另眼看待我的儿子。

后来有人问父亲你为什么不利用机会收拾他儿子?

父亲说收拾他儿子太容易了,但我跟他父亲有矛盾,跟他儿子无关,我是老师,我要教好每一个学生,谁家培养个孩子也不容易。

父亲这些朴素的话对我影响很大,甚至伴随着我的一生,他让我明白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不容易,如果自己能帮助别人,就要毫不犹豫的伸出自己的双手,而任何人都不喜欢被人欺负,嘲笑,父亲的言传身教让我明白谦卑和善良的道理,我感谢父亲对我人生善良的启蒙。

小时候,我跟在父亲教学的课堂里听课,他总是抑扬顿挫用我们很不习惯的普通话教学生,而这与众不同的口音也激起了他的同事一片的鄙夷和排挤,因为他们上课讲的都是我们当地的土话。

父亲就是在这种排挤中,凭借他的才气、清高、正直、善良、不向歪门邪道低头的坚守,有惊无险、还算平平安安度过自己的教学生涯。于是他把一切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我似乎成了他生命中的一切。记得我上大学时,他几乎一个月都写几封信告诉人生的道理,鼓励好好学习,做好一个好人,每一封信都寄托着父亲对独自在异乡求学儿子无尽的思念和期盼。

记得有一年暑假,父亲跟我说起他在5.1节救了一个人的事:那是他去游览我们当地名胜时,突然发现一群人在一个沟壑边熙熙攘攘的叫喊着,父亲过去一看,原来一个不到二十的小伙子不小心摔到下面去了,当时已昏厥在沟底,那个沟底很陡峭,跟他一起来的小伙子根本不敢下去,而围观的人只是在做“吃瓜群众”,父亲一看不管自己生命的危险,小心翼翼的下去,用力掐人中等等,费了很大的劲,大约用了半个小时才救醒他。我问父亲这么危险,为什么去救他呢?

父亲说他和朋友高高兴兴的旅游,如果因为这件事把命丢了,那他父母都活不了了!谁家都有孩子,我就是受点伤也要救他。

此时,我似乎已理解了父亲,其实那个人的遭遇,让父亲想到了在异乡的我,他用这种感同身受的情感寄托着对自己儿子的深深的爱,或许他内心中也期盼如果自己的儿子有一天遇到困难,也有人像他一样会伸出援手。

不善言辞的父亲其实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记得爷爷去世,我和父亲一起守灵到天亮,我感受到了父亲失去亲人的那种痛苦,虽然父亲没有流泪。而对待赡养我奶奶的事情上,我的亲戚都躲得远远,父亲毅然提出不需要任何人赡养奶奶,他自己照顾,直到现在有人提起我们家对待老人,都会竖起大拇指。

因此,直到今天我从来也无法体会不孝敬父母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在我和父亲的心目中孝敬父母是一种天性的自然。正是在父亲润物细无声的教导下,我和我妹妹家也非常的和睦,我妹妹对我儿子甚至比对自己的孩子还亲。所以我一直无法理解一家人父母与子女不和,兄弟姐妹之间互相矛盾重重是怎么一回事。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一家人就是和和气气,其实很多时候父亲还经常批评我妹妹。

现在,父亲年纪大了,已是满头的白发和日渐沧桑的面孔,我也感到了岁月的无常。随着自己成为父亲,养儿才知父母恩,我真身感受到了父亲对我那种深深的爱,父亲的无言就如同我生命中的一座山,屹立在我的心间。

我一直想善良的父亲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遭遇?而我又如何才能真正报答父母,兄弟姐妹的恩情?这些问题有意无意的伴随着我。

直到有一天,我学习到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如来正法,我们明白了人生宇宙的道理,我明白了善良正直的父亲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多的排挤和误解?

先撇开多生累劫的因果关系不说,父亲在善良的同时却忽视了忍辱。比如同事间哪有不充满着是是非非的呢?如果每次都执着,那这辈子无疑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如果父亲对一些鸡毛蒜皮“张家长,李家短”的事,看得开,无所谓,一笑了之,那么时间久了,自然人际关系就会融洽不少。恰是“佛说无为最,忍辱第一道”。

因此,父亲所有的善良正直只是朴素的、不圆融的善业而已,并且很多时候长满了“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伤害了别人。

在我感恩于父亲以其善良本质从小对我言传身教之时,我更明白为人子者真正的大孝,真正的报父母恩是能引导父母学佛。因为只有学佛才能让父母的善良更圆融,把好人做的更好,而成为没有夹杂恶因恶缘的真善真良,继而成为善良、慈悲,忍辱、无私的修行人,最后获得解脱成就,这才是父亲应该拥有的真正的幸福。

如果说父亲一直是我生命中的一座山,而今学到真正如来正法的我,愿做父亲的一块船板,让父亲踩着我登上开往成就彼岸的“解脱之船”。

文/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