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的我撞进了抑郁的漩涡,这样走出来……

timg (2)

真是羞愧啊!学佛多年,自以为快乐的我最近竟然患了抑郁症。那种压倒一切的伤感袭击着我,内心晦暗的阴云,挥之不散,我原来的快乐已荡然无存。

我还要如此抑郁伤感吗?

冬天的太阳软弱无力,热爱太阳的我得不到丝毫温暖。

身边的沉默的伙伴没有语言,如同魅影。

我极尽全力的想,也想不起什么事情能再让我振奋,倒是一堆难缠晦涩的事情,鬼魅一样的缠着我,缠着我的思维:

想起孩儿的叛逆;想起丈夫曾经的背叛;想起朋友关键时刻的抛弃;想起官司几年迟迟无果;想起可怜的母亲对我拼命的支撑 ……

人生的残破像朽透了的木头,不可雕塑。

人生无常的佛理,在我这里走向极端,我甚至想此刻无常的绳索就这样把我牵去,把一切烦恼抛向另一个空间。但也深知:“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我即使此刻死去,业力还是会追随我而往。

我当然不会自杀,因为佛教告给我,自杀的恶业会让灵魂堕落进无量的黑暗的地狱。刀山火海寒冰地狱那是更恐怖的地方,想一想这灵魂竟然无可躲藏,这种无可逃遁的无奈感,使我更加抑郁。

说实在话,从小到大一直很自信的我,从来没有陷入过这种无力的漩涡。

我把自己关起来,不和任何人接触。除了那只小猫咪。她实在也没人照顾。

听歌,看电影,品尝美食……

效果微乎其微。

那就听佛法吧: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心动著境即是魔,随缘分别则无定》,听得我两泪长流,我除了是内心着魔了还是什么?

我的心如此的憔悴无力,我根本没做到,好像也做不到,问题在哪里?

又是谁给我戴上了“抑郁”的魔箍呢?

我拿起佛陀经书《藉心经说真谛》,但感到用现在这种心不在焉的心境来读,简直是对佛陀的不敬。我把书放在小桌上,盘腿吐气进入冥想:

我是一只负重的乌龟,压力山大,为什么能感到重力压力和痛苦?那是因为有“我”呀,因为有“我”而才有这种患得患失,贪、嗔、痴、慢、疑,学佛这么长时间,可曾放下过?

一个我执,圈起了所有的便当,一个凡夫俗子的习气冲天。为什么要计较这些得得失失?

因为我执,我执呀!

因为有我才有负重,才做了压力山大的乌龟:

把孩儿放下吧。既然我的操心和唠叨引发了他的逆反,我何苦一定要坚持而伤己伤他呢?儿孙自有儿孙福。把做好人的道理告诉他,服务好他的吃喝拉撒,衣食住行,尽个为人母的责任,其他随他去吧。

把母亲放下吧。虽然“百善孝为先”,但也不要羞愧难以报答,先做好自己才有能力孝敬老人家。常回家看看,陪老人说说话,笑一笑,同样是一种孝。而这样的难过,如此的抑郁永远无济于孝。

把对丈夫的怨恨放下吧。想来自己原来应是多么的刁钻古怪欺负人,才有了这一世的恶姻缘。

把朋友放下吧。何必感叹没有朋友帮助我呢?我自己又为别人做了什么,帮助过别人什么呢?没有因何来果?我有何理由要求别人在我困难的时候走过来呢?今生如是,前世亦或也如是,唯有当下改变自己,要多多关心朋友。

把仇人放下吧。你让我亲人反目,钱财尽散。谁又知道我前辈子又是怎样的得罪过你?为了你而让自己嗔恨堕落,正中魔的圈套。傻瓜的我才会上当。

把一切烦恼放下吧!一切起于贪心,贪心又起于我执。

业力之身的假我绑架了“真我”生生世世,生生死死无量劫;

一个臭皮囊的行尸走肉,招摇过市粉墨登场,酸、甜、苦、辣、喜、怒、哀、乐。

人生如戏,本来剧本是假的,却当真的演了一世又一世。

该醒一醒了。

学佛这么长时间,想想却没听佛的教导,一任的放纵自我,放纵凡夫俗子的恶习恶性,了脱从哪谈起?

从早到晚,从晚到早,从起床到睡下,再从睡下到起床,天天忙忙碌碌,所做一切其实只是一个事情:世间法——轮回的种因。我每天究竟有多少时间花在解脱因种上?我究竟做了多少利益众生的佛事呢?我没有实相功德又何来实相受用,福慧增长呢?

思维至此,身体突然间放松了,这段时间铅一样沉重而痛的双腿也没了知觉,身体轻暖,这个世界与这个皮囊与我无关,我进入了冥想中……

没想到这一段冥想,竟把我从抑郁的心情中带出来,身体沐浴了一般的轻松,心中那块郁结在融化……

小桌上雪白的哈达上,玫红色的宝书放着七彩的光芒,我舒口气,恭敬打开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藉心经说真谛》扉页。我已经第六次恭读这部无上法宝了,这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藉《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来讲真正的解脱真谛的无上法宝,真经的强大加持力让我感到醍醐灌顶般的惬意:

今天是最吉祥殊胜的日子,大年初一,现在正式开始说法了。说什么法呢?是藉《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来讲真正的解脱真谛……

……你们在座的有人类,还有其他的生物,但是你们都不知道人是怎么一回事?世界是怎么一回事?因为你们被迷了,迷昏的你就不明了宇宙又是怎么一回事?这些与人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有众生?为什么有我?一切生命与大自然为什么活生生在我们面前?一切的一切相互之间是怎么回事?我是怎么一回事?众生、心、佛、宇宙的真谛是什么?等听完我给同学们说法圆满后,你们就会明白,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为什么会有生生死死的无常?为什么有不生不死的本体?而我们依法完全可以把生死痛苦转换为不生不灭的福乐。为了众生永恒不灭的长乐,我就藉用《心经》来说真谛,给你们一个解脱成圣,生活在永恒幸福的机会!

我突然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我执”在作祟。

那就把那些该放下的垃圾全部放下吧,先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我将会忏悔和发愿。我也将重新走到人群中,去做好利益他人的佛事,去找回那份丢失的快乐。

文/问心

来源于佛教新视野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