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如水,星空下静思修行之路

风吹云舒卷,淡看人间路。静谧的夜晚,我的脑海里闪过这样的画面。抬头间,繁星垂挂天幕,定睛处,不知其名的星座任云儿在其间穿梭。有多久,我没有好好跟自己相处,而任由生活裹挟着,推搡着前进?

menghu

在物欲横流的城市,守住初心多么不易,大部分人为生活奔波忙碌,从年头忙到年尾。而我,也只是临到周末才放下世间的纷扰,去佛堂参加闻法共修,倾听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导。

春节放假在家,生活节奏放慢,我拿出《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什么叫修行》和《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诵经祈福、回向家人和众生。

今年,我尤为高兴,因为母亲没有杀生。故乡的习俗,除夕当晚餐桌上有鱼表示“年年有余”。去年在我未归家时,母亲买了三条鱼,煮了一条,虽然其他两条后来被我放生了,但一想到之前被烈火油烹的那条鱼,我还是忍不住心颤。跟母亲讲因果,一开始她压根不相信什么因果报应,但我唠叨的次数多了,她买菜也避开活物,买三净肉了(不闻杀、不见杀、不为己杀之肉)。

自从我吃素后,她从担心我的身体健康,到慢慢接受,且尊重我的选择。她和继父准备年货时,一会儿说买这样,一会儿又说买那样。继父提醒她,女儿不吃肉啊。她又默默放了回去。后来听她说起这一段,我心里流淌着温暖的泉水。

b.700_0

再忆及归家前,我跟母亲说,您别去接我了,我自己回家就好。

她回复,我想去车站,这样可以早点看到你。

我说,那您别去早了,提前十分钟到就好。(注:我家离高铁站步程也就几分钟)。

她说,知道了。

可那个晚上,母亲依然早早来到高铁站外等候。隔着人群,我看到了母亲,她正在张望。我赶忙向她挥了挥手,她一眼就看到了我。

《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开示:父母恩德,无量无边。而对于其中的“远行忆念恩”,我更是深有体会。

现世的父母生我们,养育我们,不计劳苦,不求回报;往世的父母也曾生育养育体爱于我们,只是我们可能前世皆忘,尚未认出。“知母:了彻三界六道众生无始以来于轮回转折中皆我父母”——《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什么叫修行》。再恭看至念恩,报恩,慈爱,慈悲,舍贪,断执……我心生惭愧,自己为父母付出了什么?平时的几通电话,过节的几件礼物,年底的一点家用,功课的一时回向……实在少得可怜。

为人子女,引导父母学佛,不沉沦苦海,走解脱之道方为大孝。对于这个孝字,我还在路上。对父母一样的众生,我又是如何对待的呢?有柔和语言谈,慈悲心关怀吗?有菩提心对待,时刻想接引有缘众生学佛修行吗?这些我都没做好,还谈得上是一个修行人吗?不觉汗颜!连一个真正的修行人都算不上,又如何成就解脱呢?虚妄的因,只能结不实的果啊,因为因果不昧。

1727

新年过去了,无常又近了一步。从忙碌中脱身,重视生死大事,把时间用在刀刃上吧,不能愧对自己这暇满人身,也不能愧对父母及众生。正如“送人玫瑰,手有余香”,自觉觉他,利益他人,也会因利他而自获德量,成就自己。行动胜于空谈,付诸实践真修行吧!

繁星依然闪烁,生活经短暂休整又重新开始了忙碌。看人来人往,叹世间奔波。在无边的宇宙中,我们渺小得如同一粒尘沙;在无涯的时间里,生命短暂得如同朝露。经常问一问自己:这一生,我有把握成就解脱吗?不能解脱,我又将去往何处?诚恳面对自己的内心,说出答案。也许现在未有肯定的答案,如法修行,相信终有一天,那个答案会如我们所想,圆我们所愿。

文/玖蕖思



聲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