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酒鬼”学佛后的转变

1619079

我家先生是个艺术工作者,也是当地远近闻名的“酒鬼”。

他就读于国内某知名美术院校,毕业后回到了县城,从事艺术创作。他天性率真,性情豪爽无羁,既不圆滑,也不懂上下通达,加之恃才傲慢,自觉抱负难施,憋屈压抑。也不知那天开始,就以酒相伴,但不胜酒力的他,经常是逢喝必醉,醉后更是狂放不羁。

上个世纪九零年前后,吃喝风盛行,文化干部下乡机会多,吃饭喝酒在所难免。一次,有个乡镇搞装修的企业开业,请市文化部门的人来支撑门面,结果对方劝酒出言不善激怒了他,愤怒中他砸了碗碟掀翻了餐桌,一场酒宴给他闹得不欢而散。醉酒后的他,回到家也不消停,兴奋时往往不知深浅的同孩子闹,孩子还小常被他吓得哇哇大哭。

更严重的是,有一次回老家和他哥哥喝酒,不知道为什么在酒桌上吵了起来,仗着酒力他竟然拿起没开封的酒瓶朝自己头上砸去,顿时玻璃横飞,鲜血直流……

我总是在他一半清醒一半迷醉的状态中逃避着他,父母双亲又气又痛对他倍感失望与担忧。这样的日子真是苦不堪言,我们的婚姻也走到了离婚的边缘。

先生对自己的荒诞他自知自明,酒醒后的空虚、慌乱让他更加忧郁,他在看不到岸边的苦海中挣扎。

一次聚餐,有个文友向他推荐了一本书《学佛》,从小到大喜欢读书的他,看到书里通俗易懂的内容好像有所悟,特别是看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返老回春法相,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从此在他心里种下一颗菩提种子。

一天同事聚餐,他又喝多了,借着酒劲他把心里的愤怒宣泄了个痛快,竟把领导和同事都骂得狗血喷头,把饭店也乱砸一气…回家的路上,把自行车也扔马路上了,在同事搀扶下找到家门,钥匙也不知道丢哪去了,敲了两下门见没人开,便一拳头把门上方的木板打开了,把手伸进门里把锁拧开进了门。我和孩子早已睡了,他进了卧室一头扎在床上,衣服也没脱就昏睡过去了……

午夜他从昏睡中醒来:眼前一片漆黑,他的意识惊悚辨别着自己这是在哪里?慌乱的回忆着发生的一切,当他的思维把一切理出头绪后,冷汗一下子出来:砸了饭店,丢了自行车,单位里上至馆长下到部主任,当着人家的面骂了个狗血淋头,再想想他以前的所作所为……他想如果天不再亮,就这样一直浸泡在浓黑的夜色中该多好啊,可是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把他推向明天推向现实,他不敢想象明天如何面对自己的生活,他想到了自杀。。。就在这极度的绝望中,他忽然脑海里出现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影子,就是这一念使他的暗昧人生有了转机。那个痛苦绝望的夜晚,他平生第一次虔诚合掌,像儿子呼喊慈母一样的至心称念“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

也许是挚诚感通吧,他念着念着觉得身心痛苦消除了,心口一片清凉,再接着念下去身体顿消,眼前呈现出一片蔚蓝……经过那个神奇的夜晚使他对佛法产生了由衷的信心。

就这样他踏入了学佛之门……巨圣无上伟大的圣迹常常让他感动的泪流满面,《什么叫修行》匡正了他的偏知偏见,从此他坚定他一生应追随南无第三世多杰佛。

因缘成熟,他远赴美国拜见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并得到佛陀师父亲传的禅修大法。遇见佛之后,他求知好学的优点也开始浮现出来,平时易怒的脾气开始收敛 酒醉的次数也明显少多了,恶习渐退,家庭氛围在慢慢改观,先生看着先生一天天的改变,期间因我父亲去世的因缘也促使我想探究生死问题,于是我也开始学佛。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多次在法音中开示最好的忏悔是不再犯,改了就好,并且要从点滴做起,从身边的亲人做起,再扩展到周围的人。先生深刻认识到自己以前所作所为的可怕和给周围人带来的痛苦,在佛菩萨前立誓不再饮酒,彻底忏悔自己过去的业障。

先生戒了酒,戒了烟。一个唯我独尊,唯酒是伴,狂傲不羁的浪子终于回头了。他在按照佛陀师父的教言教戒踏实修行。进步神速,变的成熟而高大起来:

在老人眼里先生是个孝顺听话的儿子,在儿子的眼里爸爸是良师益友、是学习的榜样;在我的眼里是脾气温和勤快知情的人生伴侣和同修,在同事朋友眼里是个热爱工作严于律己宽于待人的兄长,在佛友眼里是精进修学如来正法的同参道友。

幸福回归的让我如此的惶恐和感恩。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把一个疯狂的“酒鬼”转变成了对社会有用的人和一个具有正知正见的修行人。

文/初行人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