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让曾经痛苦彷徨的我,找到回家的路!

sdhfalkdfjasdpfi

编者按:“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有过坎坷经历的人,跳出黑暗的包围圈,也许更能体会这句诗背后的深意。曾经的她,找不到光明,在痛苦的道路上寂寞徘徊;学佛后,她充满了力量,和家人共同修行,走成就解脱之道。

曾经的我,迈着流浪的脚步,徘徊在无数个寂寞的街头。夜里,寒风抖擞着落日的黄昏,雪花没有昔日的柔情。我背着行囊站在街口。寻着,母亲的身影。冬夜的街如迟暮的老人,昏暗迟缓。我等了好久,好久。脚冻麻了,手也冻红了,尽管嘴里不停哈着热气。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一瘸一拐地拉着三轮车向街口的大垃圾箱走来。这是傍晚的最后一车了。我赶过去,在后面默默推着车。这时我又怀念起突然离世的父亲。如果他不离开我们,生活会是怎样?为什么会死,人死后会去哪里?这样的问题经常在我脑海中盘旋。那时我还不懂佛教教义,也不知道什么叫人生无常。

为了讨生活,我们一家人从山里迁到了城里。母亲做环卫工人,我在建材商店打工,妹妹在外地当保姆,弟弟还小就待业在家。在陌生的城市,我们没有亲人、朋友,只租了一间十几平米的小平房,厨房和卧室只一步之隔……

有一天在回家路上,我发现在垃圾箱后,有个人蹲在那里正在翻找别人丢弃的食物,他好像找到了一个面包,津津有味地嚼着。我和母亲正要离开的时候,才发现那个人是我弟弟。风从胡同口吹来,真的好冷,好冷。

我以为嫁给城里的男人,可以让家人有个依靠。匆忙结婚后,才发现自己卷进了痛苦的漩涡中。无休止的家暴,痛苦与惶恐伴着我合眼。终于有一天,我做出了大胆的决定,离开东北,踏上南去的列车。

可是无论我如何拼命,命运好像不尽人意,痛苦和磨难跟随着,有时我感觉它们跑在了我的前面……我在南方想孩子,想母亲,梦中都是泪。离别的揪心与牵挂,无时无刻不在折磨我。

在漂泊无定的日子里,哪怕一点温暖我都可以感知到。

那一天,因缘成熟了,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我走进了佛堂,就像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听到梵音唱诵的《大悲咒》,我的眼泪无法控制,喷薄而出!心中的委屈、愤懑、痛苦和难过,刹那都随之融化。佛堂,对我来说是一个心的港湾。

从那以后,我便常常去佛堂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遨游在佛法的海洋里,我懂得了什么是因果,原来宇宙万事万物不离因果,而我早在因果网络中纠缠,随业力牵引。众生的一切努力和奔忙,均是为了生活和前途,却忘了人总有一天要死的。死了怎么办?死了可不是一了百了,会进入中阴阶段,随后根据业力分道,在六道轮回里打转,循环往复……

如果不学佛,不求出离,不了脱生死,恐怕轮回的痛苦甚过生活这一点微末之苦。看看畜生道的动物,它们被天敌吃掉,被人类宰杀,还要躲避自然灾害等等,生存环境比人类更加恶劣,更何况饿鬼道、地狱道的众生其痛苦更难以言状……

而今回忆起来,自己真是幸运——拥有暇满人身,有真实佛法可学,更有福报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法音,漂泊的心有了修行的方向和奋斗的目标!

花开花落,春去秋来,我与家人均健康、平安。满脸皱纹的母亲也充满了希望,她每天给佛菩萨顶大礼拜,恭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说法法音,法喜充满。母亲幸福,我更感到幸福!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学佛之路,义无反顾。以往的苦已成为前进的垫脚石,让我更加珍惜现在每一天的安定……

佛法,让曾经痛苦、彷徨的我,找到回家的路!

文/默儿



聲    明

華藏學佛苑官方網站、華藏學佛苑微報、華藏學佛苑微信公眾號服務號等自媒體和網路平臺、手機平臺轉發的佛弟子的受用分享文章,只代表作者的個人知見和立場,不代表華藏學佛苑認同其知見和立場,一切知見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法和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為准。特此聲明。

華藏學佛苑

您也許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