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当笨猪,擦亮心眼辩正邪 ——原“恒生仁波切弟子”周丽敏想说的话

5。

不当笨猪,擦亮心眼辩正邪

——原“恒生仁波切弟子”周丽敏想说的话

观无常

人人都会说“无常”二字,包括我自己,“无常”二字都快成为口头禅了,其实并没有真正了知无常,直到那天为去世的张师姐助念时,我才对“无常”有了深刻的认识,同时也触动了我内心一直涌动、一直想说的一番话。这番话是要对原“恒生弟子”们说的真心话。

2018年10月27日,“观音菩萨出家日”,一个吉祥殊胜的日子。我们佛堂举办了系列恭贺活动。先是放生,后是在佛堂点灯祈福、为同修庆生,共修《金刚瑜伽圆满法》,办 “观音普门品法会”……  

作为佛堂法务人员,我内心充满法喜的忙碌到傍晚五点多才回到家。正当我想好好休息一下时,突然接到一个非常沉重的电话“张师姐往生了”,需要我去助念。尽管那时我已非常疲乏,但还是驱车40分钟赶去看她最后一眼……当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时,蒙圈了、傻眼了,心里顿时五谷杂粮般的愣住发呆,“张师姐才60岁就这样被‘无常’带走了啊”。直到旁边师兄叫我先礼佛才反应过来。

回想我们曾经一起打高智尔球、吃饭、逛街、泡温泉,谈笑人生等等,一言一行历历在目。而如今的她,瘦骨如柴,静静的躺在那里,根本就认不出来就是曾经漂亮的她 。她的“闺蜜”好友正跪在地上为她上香,她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依然有信息进来,包包衣服鞋子等东西都在等它的主人……我还看到她身边放着一套“闻法上师法袍”,据她儿子说,就是要让妈妈穿着法袍“去”。

我与张师姐本来都是拜陈恒宝生为师的。2017年6月3日陈恒宝生公开宣布背叛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尔后教唆一些魔子魔孙、愚痴弟子做出诽谤佛陀,摘下『多杰羌佛降世皈依境』等破坏如来正法的邪魔行径。这给张师姐带来了莫大的打击,她在迷茫、抑郁、痛苦中度过两个月后被查出患癌症晚期,已失去了治疗机会。虽然她挺了一年多,最终还是没能挡住无常的脚步。

据说,师姐临命终时痛苦无比,脸部一直抽搐,嘴巴一边歪。“观音菩萨出家日”这天上午,—个王姓师兄带来了增德段位法师与他结缘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修法过的法水以及大圣德修“隔石建坛法”的金刚沙前来助缘。当法水喷到师姐脸上和嘴里后,师姐脸部痛苦状刹那解除,而且不到几分钟,也就是当天中午11点,被病痛折磨了一年多的师姐安详走了。确认去世后,王师兄又将“金刚沙”粘在师姐印堂当中,五个多小时后,师姐断气未闭合的嘴巴也自然闭合了。当时在场的师兄姐都对圣物的威力赞叹不已。

张师姐的儿子也是我们同门师兄,发自内心对前来助念的师兄姐说:“一万个凡夫俗子的助念,都抵不过师兄带来的‘法水和金刚沙’这两大圣物的威力,能让妈妈走的如此安详。”随后所有人助念和一些仪式程序做完后,大家为张师姐穿上了如来正法象征的“闻法上师法袍”而入龛等待火化,也表示终归正法,不跟陈妖邪魔。

随着助念佛号声声在响,我也知道不能在亡者跟前流眼泪,就只有忍住直到离开,回到车里才痛哭一场。我分不清是舍不得她而哭,还是真的害怕自己“无常”而哭,或是害怕孤独无助,害怕身边的人一个个都会这样无常掉。

当我哭到全身无力时,突然感觉一点暖风吹来 ,一个念头,想到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说《极圣解脱大手印》,想到两大心髓,心里即刻充满温暖和感恩,感恩我还活着,感恩我还有机会,只要好好努力踏实修行,今生就有成就解脱离苦得乐希望。

随即,我的思绪被拉到了2017年5月,拉到了那段让我全身不寒而栗的“黑色”日子。

识真相

我于2011年在福建福州结缘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如来正法,开始恭闻佛陀法音。2012年在香港拜陈恒宝生为师。自那后不管香港、台湾还是泰国,只要是收到通知可以见陈恒宝生,我就千方百计的前去。每一次去都有各种各样的费用,花果供养、场地供养、闻法供养,请咒请法供养,水电费供养,供养所谓的上师陈恒宝生,路费等,每一次都是不少的费用呢!一直以来,在以讹传讹中,我都以为我的师父,也就是所谓的“恒生仁波切“是真正的圣者,是大菩萨,殊不知,他竟然是个大骗子,是妖孽邪魔。

2017年5月14日我们刚刚到香港集体拜见陈恒宝生回来没多久,又收到通知去泰国。那时已经有师兄姐或明或暗的向我透露一些诽谤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言论,而一些微信群则在公开披露陈恒宝生“以凡充圣”“欺骗众生钱财”等罪孽行径,这让我感到很迷茫。

为了求证真相,6月1日我跟随大家也去了泰国。当时陈恒宝生跟我们说他如何如何的被世界佛教总部冤枉和迫害,公开诽谤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说这是一个诈骗集团,说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返老回春是假的, 因海老和尚圆寂圣迹是假的……等等,并用“下地狱”“蹲监牢”等话语威胁我们,这又让我心里产生了极度的不安、恐惧和挂碍。

泰国回福州后,6月9日我到共修佛堂。领队的就要我们把所有法音、佛书、皈依境、有关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所有东西都要全部上交过来,由她统一处理,并威胁我们说,如果不交,被公安局查到后果自负。当时我和好多师兄师姐们听信谎言,心生恐惧,就把各自佛堂的『多杰羌佛降世皈依境』取了下来,连同复印版的《极圣解脱大手印》和当时在香港请的 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世界佛教总部《文告》“合订本”等都一起上交了。但我还是将佛陀法音、佛著、帕母论著等珍宝偷偷留了下来,因为我当时实在想不通这里面的是非曲直,我还想闻法,还想学佛。因为,我知道自我开始学佛以来是因为恭闻佛陀法音而生受用的。

过后有正知正见的师兄就找我,跟我说被陈恒宝生骗了。我把在泰国亲耳听到的,亲眼看到的事实以及他们诽谤佛陀的一些说法说给这位师兄听时,师兄说了一句话让我震惊:“说你们是猪脑一点都不为过,这都能信。”我所说的一切被师兄驳的体无完肤,一句都答不上。

此后,我开始更加精进闻法,针对问题找相应法音,在公告和《128条邪恶见和错误知见》中找答案,做对照。两个月后我彻底清醒了,但为时已晚,因为被蒙骗而摘下『皈依境』,无明之间已犯阐提重罪,为此我在佛堂向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深深地忏悔我的愚蠢深重的罪业,发心坚持每天都读《解脱大手印》,连续读三个月。

其实,在“陈恒宝生事件”发生前,2017年4月,我就有幸拜到金釦一段圣德孺尊“证达上人”为师。我看到了真正的圣德风范。证达上人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看不到有丝毫的架子。不仅有问必答,耐心解说而且都说自己所说仅供参考,以佛陀法音为标准。当我真心顶礼上人,手捧供养想拜拜,以表感恩时,上人师父却要我们拜佛陀拜诸佛菩萨,不让我们拜她,并将我们的供养金加持给了我们。如此谦卑的圣者太让我感动了。

真是圣凡之间天差地别啊。回想每一次见陈恒宝生都是提前好久手捧哈达和供养金跪地等候,顶礼膜拜。经常还要得经过通宵达旦等待的煎熬才有机会见上一面。那时以为是“师父慈悲,为了众生不分昼夜”,现在看来其实是故意折磨我们。他人模人样的高坐法台,接受着我们逐个手捧哈达供养,口诵“弟子顶礼大宝金刚上师吉祥如意”,一路跪到面前,他才笑哈哈接过哈达、供养,煞有介事的在我们头上摸一下,名为“加持”。那种装腔作势的“圣者模样”,现在回想起来令人作呕。

其实也是我们活该受骗,只看人外表不看人实质,只听信带队的师兄姐、老同学说“师父是圣者,是大菩萨”就信以为真,而不依据佛陀法音、《128条邪恶见和错误知见》和《公告》中教给我们如何判断真正圣者、邪师等方法去对照。平时貌似精进闻法其实是走过场,不作思考,无论《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公告》还是《世界佛教总部公告》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们小心辨别邪师,而我们看了就过了,囫囵吞枣,不深究,不对照,依然认邪为圣。现在清醒后对照起来,果然世界佛教总部的许多公告几乎都是针对“恒生问题”所说,总部圣德们如此慈悲,苦口婆心的提醒我们,我们自己置若罔闻而上当被骗,难道不是活该吗?好在去年陈恒宝生自己撕下了邪魔画皮,我才得以逃出魔宫,否则真不知道在这条邪路上还要走多远,想想就后怕。

    后来,我们福州一百多个逃出“魔宫”的师兄姐一起组建了新的团队,办起了新的共修佛堂,并以这个“大家庭”真诚接纳,热情欢迎“后知后觉”清醒过来的同修们。大家齐心协力,分工协作,平等相待,共同进步。我们之间有很多师兄姐也有幸到美国拜见到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我们既向孺尊证达上人学法,也向高僧隆慧法师学法,从来就没有人说我们是“叛徒”(2017年4月我去拜证达上人为师时,就有原来的师兄姐骂我是“叛徒”,拉黑我的微信,把我从微信群踢出来)。我们佛堂还邀请蓝釦增德仁波切、法师前来为大家做皈依和传法,让更多离开“陈妖”魔营的同修们有了新的依靠。

一年多来,我坚持每周参加2-3次共修,也有自己来组织同学共修。在这个“大家庭”,我们亲如一家人,与正知正见的师兄姐们一起闻法、学习领会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和世界佛教总部的公告(只要有新公告出来,我们就会打印出来贴在佛堂大厅共学)。我们深入学习领会《128条邪恶见和错误知见》《学佛》等佛陀教言,还认真学习拉珍、证达等圣德、大德、佛弟子们所写的批驳、揭露陈恒宝生“不通经教、以凡充圣,诽佛谤法,诈骗钱财,性侵女徒,贪污善款”等等邪魔行径的文章。

当一个又一个真相摆在我们面前,当我们冷静分析辨别时,我们的内心越来越明亮,越来越看清了陈恒宝生等邪魔的真面目。为表真心忏悔自己的罪业,我发愿做佛堂的法务工作为师兄姐们服务。明知自己能力差,做的不好,甚至经常丢三落四,但是,师兄姐们并不嫌弃我,对我都非常体谅和支持,总是鼓励我,在这当中我也学了好多东西,也感悟到法务工作真的很锻炼人的,现在的我非常开心,有志同道合、正知正见的师兄姐相互提携前进。

辩正邪

如果说去年1月因海圣尊无疾刹那圆寂,法体神变,成就金刚不坏身的圣迹,是向全世界昭告正法之源就在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这里,那么,今年9月闻名遐迩的禄东赞法王准确预知自己圆寂时辰,法王在写完给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拜别文》“就此落笔离世,墨迹未干圆寂”后,落笔刹那圆寂,展示了生死自由之潇洒。这一表法同样彰显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真正的如来正法大法所在,是如释迦牟尼佛一样无别的佛陀之法。

有文章介绍,在短短二十多年间,羌佛座下就有三十多件记录在案的惊人成就实例,未列在案的成就者多达数百人。更有如降养清真老法王这样的高僧大圣者,修羌佛所传甚深佛法,身体已经修成半透明状,来无影去无踪,再如格兰德谦释勒玉尊、旺扎上尊等等,还有一些不愿为世人知晓的圣德,他们都是修羌佛所传圣法而得成就,他们的证量太过高妙,实在难以用片言只语详述。

只可惜,许多众生,特别是原来那些拜陈恒宝生为师,恭闻过佛陀法音多年的师兄姐们,竟然无法认识如此伟大真实的佛法。他们之中有的天生就是魔子魔孙再来,跟随陈恒宝生来到这个世界破坏正法的,依往昔的魔愿所牵而肆意诽谤佛陀,破坏正法;但他们之中更多的是被利益所牵、被情感所累,蒙蔽了心眼,无法辨别正邪者。有人竟然说“我无法辨别,所以两边都不靠”,这种人正如最近一位圣德所写文章《有些人,比猪还笨》一样是“笨猪”,“有聪明的猪,也有愚蠢的人。有很多人,爱吃会睡比猪强,脑子却比不聪明的猪还笨!”,事实就是如此。

这篇文章让我突然感觉到,至今还在追随陈恒宝生,视邪魔为“大宝金刚上师”,认魔为师,认贼为父者,还有那些以为念念《妙慧童女所能问经》就能增福报,真以为陈恒宝生能带他们“回归本源”成就解脱的人,这些人是笨猪中的“脑残猪”,因为再笨的猪被人抓去宰时还会撕叫反抗,只有“脑残猪”才无法分辨主人是要拉它去宰杀的。

事实就是如此。一方面是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陀觉量,妙谙五明的诸多成就以及佛弟子在学习羌佛正法后取得生死自由,或肉身不化等等圣迹摆在面前,表明了正法之源头;另一方面是《128邪恶见和错误知见》这个照妖镜摆在面前,羌佛办公室、世界佛教总部一份又一份公告在警示提醒我们,更有拉珍、证达等圣德及诸多高僧大德从不同角度剖析陈恒宝生的邪恶真面目,还有许多当年的师兄姐站出来揭露陈恒宝生欺骗弟子钱财,侵吞救灾款,性侵女弟子等等真相事实。

可惜,我们的一些“脑残猪”的昔日同修就是不相信,或不愿相信,或不愿面对这些事实。他们视比生命还宝贵的法身慧命如同草芥,在涉及自己未来无量劫是解脱还是堕落的“大是大非”面前,呆若木鸡,把正邪辨别看成“说是非”,不闻法、不看公告,不读真相文章,偏就相信邪魔陈恒宝生的一面之词,花言巧语和谤佛邪论。他们被陈恒宝生拉到地狱去排队了还在为他唱赞歌。这种思想反应难道不是跟“脑残猪”一样的吗?

想到这里,想想昔日与我朝夕相处的好姐妹们就这样堕落,就这样被陈妖邪魔拉上开往地狱的高速列车,我的心很痛,却又无奈,无能为力。只能引用《有些人,比猪还笨》这篇文章的最后一段与昔日的同修们共勉:

“佛弟子们,生死,这不是无关面对我们痛痒的事啊!这是每个人都要面临的切肤之痛啊!轮回痛苦,真实得很啊!没学到真佛法,白费一生光阴不说,很可能还要堕落恶道变猫变狗变虫蛇,甚至堕地狱进油锅刀山,苦难巨大啊!

佛弟子们,人潮如山、声名显赫、身份崇高等等,这些都与你们的成就解脱没有关系,唯一与你们自己成就解脱有关的,是有没有真正的如来正法!你们跟谁学佛,在哪里学佛,这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你们学到了真正的佛法没有?!!

历史的事实已经告诉我们,学到了真正的如来正法,只要你虔诚如法修学,成就解脱,脱离轮回苦难,就如九头牛拉一个小石头那样轻松易得。反之,若学到的不是真正的佛法,便是你这颗小石头,身后拖著轮回痛苦的九头牛,难有出期啦!

佛弟子们,如果禄东赞法王的大成就,如果这么多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们的解脱实例,都还不能让你清醒你该走哪条路去寻找如来正法,那就只能说明两点:要么你是真的愚痴透顶比猪笨,要么你根本就是个不想来学佛求法的大笨蛋!”

在文章结尾时,我只能大声高喊“我不想当‘笨猪’,弟子周丽敏至诚忏悔一切罪业,至诚祈请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诸佛菩萨加持弟子消除业障,今生成就解脱。”

昔日同修们,那些还在迷茫中徘徊中的师兄姐们,张师姐在临命终时还懂的要穿“闻法上师法袍”走,誓死追随如来正法,难道你们真的愿意当笨猪,当“脑残猪”,誓死跟随陈妖邪魔下地狱吗?已昏沉了一年多,该醒醒了!因为人生真的很无常,更何况我们许多人还是“阐提子”或“罪提子”呢。真诚希望大家都能擦亮心眼,辨别正邪,勇敢的弃恶向善,改邪归正吧。

                                 惭愧佛弟子:周丽敏

                               2018年11月6日于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