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扎上尊展显金刚力在圣迹寺提起千斤拦殿金刚杵 – 有神通也开不了现量伏藏(世界日报)

旺扎上尊展显金刚力在圣迹寺提起千斤拦殿金刚

(杨慧君/洛杉矶现场目击报导) 2019年03月19日

金釦三段已证不退地菩萨,一向不接触一般凡人的旺扎上尊,终于在美国洛杉矶帕萨迪那市的圣迹寺与千名佛教徒们见面了!2019年3月6日,佛教徒们挤爆了圣迹寺,但是秩序井然,为的就是能见到旺扎上尊。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先是在释迦世尊佛像前的法台上为众说法,说了証境达到上尊的人数,在这个娑婆世界是屈指可数的。在大雄宝殿中门外的千斤金刚杵,没有内证功夫是提不起来的。旺扎上尊作为上尊等级,位居顶级大法王,依法度,必须展现他的金刚力。气脉明点没有完全打开畅通的人,是无法举起千斤金刚杵的。由于无法找到千斤的金刚杵,所以改用举重选手用的杆铃, 重量为一千斤,代替拦殿金刚杵, 来作修法加持。

1,000斤是什么概念呢?在机场,一件行李不可以超过32公斤,等于是一般人能搬运的上限,再增加重量就会伤到搬运人。1,000斤等于500公斤,抬千斤的概念,就是16 个满重的行李必须以一人一次抬起,没有哪个大力士能一次抬得起的!这千斤金刚杵要能被抬起,已让众人惊呼不可思议!就在众人的惊奇声中,出家人广播说:「旺扎上尊已经到了!」

近千名信众立刻两边排班,手持哈达迎请上尊驾临。但见一位身材高大魁武十分庄严,看起来确实像一尊金刚像,留着长胡的上尊,走到了圣迹寺大殿。在踏入大殿前,上尊弯腰将两边各十多个钜大钢铃的千斤金刚杵,晃当一下,没有提起,但见他一提气,两手一提,瞬间将千斤重的金刚杵提起,然后放下,又是一阵很重很重的金属撞击地面的声响应时响起。信众瞬间惊叹!欢喜讚叹!旺扎上尊於是入中央的寺门,朝着大殿上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一路四次大礼拜,旺扎上尊屈腰上前,受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摸顶加持,然后坐到羌佛下方左边的桌前,他用正宗的英语在释迦牟尼佛像前向大众开示说:「佛弟子们,我非常高兴今天在这里见到你们。我高兴是因为你们有因缘在这一生能遇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这样你们就有机会学到正宗的、没有被窜改的、原始的佛法,因为这样,你们就可以在今生得到成就,所以我当然非常高兴。」在羌佛离开前,旺扎上尊站起来埋头弯腰,双手朝上, 做弟子送佛礼,恭送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离去。然后返回法座一一为与会大众摸顶加持。

接受旺扎上尊加持的信众,包括金釦一段证达上人,证量高深的见慧孺尊、阿寇娜摩仁波切、蓝釦三段的多位仁波切、蓝釦二段、蓝釦一段的仁波切、法师们、多位寺庙的住持和众多出家人,也有许多居士参加了这场法会。受到旺扎上尊加持的人,有人觉得头顶一阵清凉,有人觉得被上尊的手摸顶,像是千金压顶,有人感觉全身颤抖,如通了电,极为殊胜。当旺扎上尊为大众做完加持后,寺庙开放现场信众可以报名上前去举这个千斤杵,会场的在家人与出家人,十多位上前试举,结果千斤杵丝毫不动 。

圣迹寺曾有三位佛陀在虚空出现,穿过三层障碍物降下甘露於钵中的圣地,此圣地已经由旺扎上尊依法成立真正的内密坛场,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内密坛场。 以后具备内密灌顶师资的大圣德们可以在此为经过择抉具资格的佛弟子们举行内密灌顶。

有神通也开不了现量伏藏

在大力王尊者堪千旺扎上尊在圣迹寺展示抓起千斤重拦殿金刚杵的隔天,即2019年3月7日,圣迹寺来了一位比上尊更高的“玉尊”,当著近200人展显现量伏藏道行!

藏密法分为两大类,一是经书法本翻译,为嘎玛,二是伏藏取出为代玛。代玛又分为南藏北藏。而伏藏包括开藏,总称伏藏法。伏藏法又分昔量伏藏和现量伏藏。伏藏师三字,在藏密中常见,藏密彿教徒几乎人人皆知。昔量伏藏顾名思义,即佛陀或前辈祖师如释迦牟尼佛、莲花生大师等,将一些机缘尚未成熟或将招魔害暂时不宜传世的佛法法本、法物秘密埋藏起来,待因缘成熟时,由后世祖师开掘出来传法。伏藏共分两大类,上部伏藏和下部伏藏,合称并为南藏。而后来后藏的增郭吉登曲坚刻印了新的伏藏,称为北藏。这些都不重要,无非匿藏经书圣物等,开藏才需圣量获取。

但是,昔量伏藏并非绝对需要圣证量,有时可依照记载或祖师留下的线索寻找,而且时隔久远,加之末法时期的种种怪劣骗子假圣者等造作,那伏藏物到底是前辈祖师伏藏的还是凡夫充圣人自藏自取的骗局,谁也说不清。故佛菩萨为了预防以假充圣的邪恶骗师,规定取藏师本人必须举行现量伏藏来证明自己开藏取宝的真实性。现量伏藏绝对不允许有线索记载可寻,仪式慎重中加严格,当场当众从数百人或千万人中抽签定出十位伏藏者在众人监管下伏藏,让被关在另外一处的大圣师当场当众开藏,没有丝毫虚假能够混入!佛史上,具现量伏藏道行的有莲花生大师取佛陀讲经,还有宗喀巴大师、玛尔巴大师、无我母大师、杜松浅巴法王。

连阿底峡尊者修现量伏藏法都曾失败过两次,可想此法所需圣量之高,非具有圣量者就能企及的。就是三段金釦上尊,可取昔量伏藏,也很难取出现量伏藏。八地到十地大菩萨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取现量伏藏。唯有大摩诃萨才能确切地开藏无误。能现量伏藏,意味着该伏藏大师的所有开藏取出的佛法、法器等必然真实无疑。故,凡未经现量伏藏证实的法,都是不準确的,统称世俗佛法。因为世俗佛法必须还要经过胜义择决才能确认是否为真伏藏胜义佛法或法器,但胜义择决又必须是要大摩诃萨、等妙觉菩萨才能作的。

现量伏藏的法本或法物,不是一件,而是十件,每件东西不同,其中真正的法本或法物只有一件,混杂在外表一模一样的许多件当中,在众目睽睽监看之下,由抽签出来的十位伏藏者,到另外一间隐秘的房中,在开藏的巨圣德看不到的地方打包、隐藏,再拿出来伏藏。此时开藏巨圣师一口指出唯一的圣物在何处。

3月7日这一天,女巨圣德“玉尊”来到圣迹寺大殿,拒绝现场一百七十多位法王、活佛、大法师等的供养,“玉尊”从法会开始到结束未发一语,她不要名利,不露圣颜,只为开藏表正法所在此地,普利众生。四段金釦“玉尊”道行高深莫测。

此次现量伏藏的圣物是“照妖镜”,这是即便具有神通也没有办法现量取藏的。修法开始,照妖镜与十面看起来一模一样的普通小镜子混在一起,现场抽签选出的十位伏藏者,被隔绝在另一旁的观音殿中,门口有人严守。“玉尊”与一百多人在另外一处所,与那十人相互隔开,无法通悉。十人在观音殿内将十面小镜子分別用十条一样的白色哈达包裹起来,放在黑布袋子中,自然外形形体混乱,就是伏藏的十个人没有一个人知道哪一面是照妖镜,因为十面镜子完全相同一模一样,再加上哈达包裹,再放入黑布袋中,形体形象早已混乱没有样式。紧接着,十人随意从布袋中拿出包着的镜子分別伏藏,伏藏好后即刻返回观音殿关起门来,就是这十个人也毫不知晓照妖镜在何处,而“玉尊”毫不沾边、从不接触,竟然坐在另外的帐中很快便举牌宣布什么地方有伏藏照妖镜。此时原伏藏的佛弟子又从观音殿出来,按照“玉尊”的预言法旨开藏见证。当开藏出来的镜子呈放在圣迹寺大殿中央的油灯前一照时,十个伏藏者都惊呆了,果然是照妖镜!一百多位佛弟子争先恐后、兴奋地围聚在巴掌大的小镜子跟前,照妖镜里反映出的根本不是常识中的一盏灯,一声接一声的高喊回荡在大雄宝殿:“三盏!”“我看到五盏!”“四盏!”“八盏!”……有几人看到邪恶相!然而,其它九面看起来与照妖镜完全一样的小镜子,所有人都只能从中看到一盏灯,也没有什么邪恶相。伏藏开藏一共两轮,”“玉尊””两次都轻易地举牌预言指定出真正的照妖镜伏藏在何处!

我是伏藏者之一,我必须说,太厉害了!如果不用油灯仔细鉴別,我们十个人试作,明摆著睁开大眼睛来分辨,也看不出哪一面是照妖镜!十面镜子一个模样,都是水银镜子,不要说伏藏了,明摆在大家面前都选不出照妖镜是哪一面!”“玉尊””完全不沾镜子的边,竟然知道伏藏的照妖镜在哪里,实在是佛国巨圣降人间!”

我们特地去请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对此说法,羌佛说:“什么照妖镜,不值分文,不能成就。这只不过是一个标记而已,是没有意义的,学佛修行才重要!!!”

我们记住了佛陀的教导,最重要的是学佛修行,管它什么照妖镜,那是成就不了人的。而现量伏藏的法义重点不是照妖镜而是“玉尊”能从十个伏藏起来一模一样的水银镜子中,準确地举牌公告圣物所在处!那些在我们凡胎肉眼中没有差別的镜子,还伏藏起来了,但在“玉尊”的道行里,却是无法藏匿!千万不要小看那举牌宣布在何处有圣物的动作,试想一下,如果换作另外的大法王或者你我,我们敢宣布吗?我们敢瞎猜吗?那可是要当众打开来见真章的呀!这不是说大话、讲开示、吹牛能解决的事啊!一当打开来不是圣物,怎么下台?只会彻底完蛋,从此倒霉!所以,巨圣德与圣德之別,也就在这举牌宣布的瞬间,一翻两瞪眼、黑白湛然!就是有神通的圣者,用天眼通能看破墙壁、穿过山石,看到的也是同样的水银镜子,根本分辨不了哪一面是照妖镜,更况凡夫哪有道力沾得上现量伏藏?

修法一结束,现量伏藏必须的佛圣加持的稀世大宝丸也同时修成,大家十分感动,发心準备尽其一切供养大摩诃萨“玉尊”,怎奈“玉尊”一言不发,分文不收,飘然离众,不见踪影,留下的只有佛弟子们的感慨:“这世上号称大法王、大法师、圣者大菩萨的人何其之多,有的名声震天响,著书开示一大堆、空洞无道行,尽收供养为目的,可他们对真正的佛法不要说自己没有,连见还没见到过呢!这些所谓的名流大人物,到底有谁拿出了如“玉尊”一样的佛法圣量?他们能实地修一场现量伏藏法,给求法若渴的众生看一看,来证明自己掌有的传承是真正的佛法吗?!找不到一个真货色啊!费人深思啊!

世界日报新闻链接: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86960/article-%e6%97%ba%e6%89%8e%e4%b8%8a%e5%b0%8a%e5%b1%95%e9%a1%af%e9%87%91%e5%89%9b%e5%8a%9b%e5%9c%a8%e8%81%96%e8%b9%9f%e5%af%ba%e6%8f%90%e8%b5%b7%e5%8d%83%e6%96%a4%e6%94%94%e6%ae%bf%e9%87%91%e5%89%9b%e6%9d%b5/?ref=%E8%88%8A%E9%87%91%E5%B1%B1_%E6%96%B0%E8%81%9E%E7%B8%BD%E8%A6%BD

手机版: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86960/article-%E6%97%BA%E6%89%8E%E4%B8%8A%E5%B0%8A%E5%B1%95%E9%A1%AF%E9%87%91%E5%89%9B%E5%8A%9B%E5%9C%A8%E8%81%96%E8%B9%9F%E5%AF%BA%E6%8F%90%E8%B5%B7%E5%8D%83%E6%96%A4%E6%94%94%E6%AE%BF%E9%87%91%E5%89%9B%E6%9D%B5/?ref=%E8%88%8A%E9%87%91%E5%B1%B1_%E6%96%B0%E8%81%9E%E7%B8%BD%E8%A6%BD&ismobile=true

您也許也會喜歡…